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現時抗爭運動隱藏的最大危機

2019/8/15 — 16:54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路人十三】

如今,香港人的情緒與日俱增,同時對抗爭的底線亦大大提高,所謂的「最大公約數」從不衝擊發展至不被捕。雖然警察濫捕的情況比以往更猖狂,欺壓暴力程度更是令人氣憤難平,但參與抗爭運動人士卻未有減退跡象,意志未有消沈一刻。也許,現在大家情緒高漲,團結一致,但這股氣勢很有可能會被一攻即破。

眾所周知,這次市民之間的龐大連結,跨時代,跨界別,也跨國界,全歸因於政府及警察「匪夷」所思的行動及回應。每一個記者會,感覺都是衝著市民而來,為求挑動各位的每一寸神經。市民五項大訴求,隨著數千顆催淚彈的煙霧一一飄散。林鄭大巴大巴掌的刮在大家面上,訓示我才是莊家,不由你們話事。話雖如此,五大訴求中仍然剩下一項未被政府完全拒絕,這亦是政府最後殺著,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廣告

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設立及運作緊扣著一堆複雜的問題。首先要考慮當中「獨立」的意義:委員需於此事件上擁有獨立的身份,其身份在社會上有絕對的說服力,以第三者角度帶領調查方向,同時間他們必定要是香港永久居民,不容許有「外國勢力」參與其中。比較貼地的說法,大家希望有個叫包青天的大老爺,身後一隊專業團隊包括負責計謀獻策的公孫策,負責搜證的神勇威武展護衛,以及保護包大人免於兇惡的王朝馬漢張龍趙虎。但這個完美組合是否在香港真的存在?不難想像,在市民心目中,香港至高法院或相關人士或許成為不二之選。但是經過多次人大釋法,顯示香港法院並不一定擁有最終的決定權,法院之上,或許還有其他不能控制的因素。除此之外,前首席終審法官也按捺不住對社會現況作出有方向性的指控時,法官一貫的中立不偏形象,也並不一定是永恆。那麼,不偏不倚而令整個社會也信服的包大人在香港真的存在嗎?

除此之外,社會間對獨立委員會的可行性一直存疑,例如誰來任命委員會?誰來擔當委員?委員能否得到足夠保障免於更高層次的政治壓力?調查的結果可有合法性?委員會是否有獨立檢控權?調查報告結果會由誰來接收及處理?若果最終決定權及執行權由政府及警察負責,實在難以理解調查報告的實際作用。

廣告

加上林鄭對「獨立任命」的專家報告一向有「獨樹一幟」的處理手法,家傳戶曉。繼質疑扶貧委員會的認受性,然後放棄採納委員會提出的建議。又有在土地政策咨詢中,從公開言論給予咨詢委員會壓力,及後自我演繹專家的研究報告。因此,若林鄭一天在位,任何形式的調查報告也只是一堆廢紙而言,最後她總能斷章取義,把報告融入於自己既定的台詞及劇本。

一份擁有足夠公信力的調查報告,必須透徹地分析解構整個過程發生的一切,將資料及證據鉅細無遺地呈現。今敞抗爭運動已歷時近十一週,六十多天,數百場集會或遊行,大小不一的記者會。每一次示威,每一次衝突,不同的鏡頭,若要逐項調查,逐項搜證,所需要的時間會以年計。美國的穆勒報告,從展開調查特朗普「通俄門」事件,到報告發表,歷時接近三年,長達近四百五十頁。雖然這次運動的性質與「通俄門」大大不同,但事件的複雜性及牽涉人數不比其低。若以該報告為簡單參考,報告以三年為期,三年後的香港,區議會及立法會選舉已經換屆,林鄭亦已經完成官方任期,報告結果或許已不再有任何大作用。若想倉卒成事,一年內完成報告,所調查範圍必須得到取捨,而得出的結論只會是有限度,很容易引致以偏概全的後續討論及發展。

當然,從談判角度看,尋找各方僅有的共識以作為出發點,毫無疑問是非常重要。但是若擺放太多期望予獨立委員會的成立,而不細心理解背後的複雜性,以及千絲萬縷的政治安排和動機,將會直接打擊現時運動的發展,換來的卻是附合不了各方期望的結果。

可怕的是,亦是最有可能發生的情況:林鄭出動最後殺著,宣佈短期內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細節及詳情由新設立的調查委員會籌備小組負責,為期三個月,即區選之後發表,而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調查細節及時限,將由委員會仔細研究再作安排,無明確時間表,無必然承諾。屆時,中間游離派或會立時冷靜下來,接納政府措施,靜待事情發展,好讓社會平息一會,俗稱「恢復元氣」。當然仍有情緒高漲的抗爭行動者,不為所動,深信政府一切言論皆妖言惑眾,毫無誠信,堅持繼續抗爭。割蓆分裂的時候便隨即發生。堅持抗爭者的一切對抗行為變成擾民而不再得到諒解,相反中間游離派被認定為短視易騙的港豬,被辱罵被摒棄。經政府小小推動,市民潛在理念上的分歧將浮現於水面,例如和理非與勇武,堅持和不堅持即時雙普選,認同和不認同立即撤銷起訴被捕示威者。傾刻間,民眾四分五裂,抗爭者從此失去中間派的掩護,而中間派失去抗爭者給政府帶來的政治壓力,民眾失去主動權,政府更加輕易地處理剩餘的示威者。先拘捕,待獨立調查後才追究。被捕者從此經歷長時間因著被捕或被控的心理壓力和生活上的影響。最後受最大傷害的會是示威者及年青一代,而政府及社會則如常運作,無絲毫改變。中間派繼續硬咽政府為所欲為的拙劣施政。

此時此刻,大家要定下心神,冷靜思考各自在此運動中所期望的結局,認清長遠應有的目標,認真理解每個訴求的實行及後果,以及可能對廣大抗爭者的重大影響。別再留於單純口號式的追求。事情發展至如此地步,仇恨情緒達致沸點,或許社會已走進不可回頭的單程隧道,即使停下多久,最後也要繼續向前,面前將漆黑一片,隧道盡頭等著大家的,或許是彩虹,又或者是滂沱大雨,雨中軍隊列陣。無論如何,於幽暗的環境中,大家唯一可做的,就是保護身邊每一位,不分離亦不走散,確保大家安全度過,再一起應對接下來更大的挑戰。

作者自我簡介:路上的人。生於香港,長於香港。相信歷史應該被創造的,而不是等待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