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理大三莊互撼 政見由左至右

2017/2/8 — 15:49

順時針,左上起,參選內閣煥理(因事退選)、理行、繫理、理賢。

順時針,左上起,參選內閣煥理(因事退選)、理行、繫理、理賢。

是屆理大學生會,出現三莊混戰*,選舉現正舉行,為學界近年罕見。

兩年前港大「眀峯」與「Smarties」對決,令學生會的政見備受關注。從此每屆選期,筆者會盡力走訪各大院校的候選內閣,詢問「政治必答題」。

(註:是年理大撼莊,還有四號候選內閣煥理,但因有人退莊而退選。為表尊重,一併記錄)

廣告

***

廣告

一號候選內閣 繫理

問:你地點睇六四?

繫理:作為學生應該關注學生運動。我地比較 prefer 唔係由政黨悼念,想純粹由學生角色出發。

問:你地支唔支持平反六四?

繫理:我地係平反六四方面,的確冇好明確嘅立場。因為我地始終覺得,顧好自己先算。我地係一支本土莊,基於人道立場,覺得需要悼念同敬佩當年爭取民主嘅英雄。

但講到平反,我覺得要由持份者自己去平反。我唔認為我地係持份者。

同埋有冇人細心諗過,「平反」係指乜嘢?係歷史上嘅「平反」,純粹要歷史記載;抑或追究責任,要當權者道歉?

我認為歷史已經係不爭事實,民眾唔容許歷史更改。近年「平反」變左政治口號,為左一個儀式同集會。我覺得切實俾同學了解件事,就係真正嘅平反。

問:若貴閣有幸當選,應該不會去維園晚會?

繫理:我地唔會參加維園集會。希望聯絡唔同院校,以學生名義舉辦 forum 了解件事。

***

問:你地點睇中共?

繫理:中共剷除我地寶貴文化,亦要人民噤聲。我地絕對唔信任依個獨裁政權。

當然佢的確 exist 係度,有權管轄你,我地的確係特別行政區。作為香港人,最緊要就係保衛家園、文化同傳統。係生活中可以做到嘅就做左先。

***

問:你地點睇香港嘅政治前途?

繫理:我覺得悲觀。

身為學生,唔係剩係讀書,了解社會事務係最基本。學生會代表學生處理外務,但我見唔到點樣將外務問題帶返俾同學知道。我唔希望一年後,得嗰十二個人真係了解社會事務。希望一年後同學嘅參與度更高,社會係大眾嘅事。

問:但你地對香港將來有什麼政治願景?

繫理:香港保存自己嘅自治權。我地覺得獨立唔係必要,最終嘅理想係達成民主制度。

每個人都有自己諗法,雖然未必同我一樣,但普及而平等嘅選舉會得出結論。無論結果係獨立抑或一國兩制,我地都冇所謂,但民主就係我地最終願景。

***

問:若貴閣有幸當選,會主張以什麼形式抗爭?和平抑或勇武?有沒有被捕準備?

繫理:我地鼓勵會員參與活動,但絕對唔希望用學生會名義做激烈行動。我地要對同學負責,係學生會最基本責任。

我地嘅責任係 back up 番學生,例如物資站同法律團隊。依啲都係學生會做得到嘅嘢。

作為學生會應該按學生意願行動,唔希望上莊之後,得十二人用學生會權力,做十二人想做嘅嘢。

問:抱歉想問比較確定的答案。貴閣主張什麼抗爭路線?例如和平抗命,勇武抗爭等等。

繫理:和平抗爭。如果有得揀,冇人想揀勇武抗爭。永遠由和平演變成抗爭,所以和平嘅手法係開端。

魚蛋革命後,好多人被捕進入司法程序,可以判監九個月咁長。當政府嘅司法手段咁凌厲,君子不立危牆之下,絕對唔希望行到勇武抗爭,而到被捕嘅地步。

無論統或者獨,都唔係社會大眾嘅諗法。希望回歸到深耕細作,推動民眾參與。

***

二號候選內閣 理賢

問:你地點睇六四*?

理賢:六四嘅本質係反人類事件,中共屠殺人民。但悼念或者平反六四,唔係香港人嘅責任。普世價值嘅傳達冇國界,但實踐普世價值嘅責任,應該落番當地人身上。

(註:理賢已在政綱明確交代不往維園集會)

***

問:你地點睇中共?

理賢:一個極權政府,遇到問題解決發現問題嘅人。

中共係一個騙子,利用馬克思主義,實質行資本主義。好不幸 97 年主權移交,我地受中共殖民管治。

***

問:你地點睇香港嘅政治前途?

理賢:最初一定唔係追求港獨。十年前我地都係左翼人士,曾經對政權有幻想。

但考慮到香港嘅現況,真係要諗一條出路。依個政權唔會再聽我地和平嘅聲音,議會內嘅抗爭,試過;遊行集會、制度外嘅示威,試過;更加激進嘅瞓街,試過,政府都不聞不問。我地唔可以否定(港獨)依條路,唔思索唔討論。

我地理想中既政府,係以香港人為依歸。至於獨立建國嘅藍圖,我地都傾向中間傾左嘅政府。但前提一定要立足本土,係本土族群內嘅左;唔係世界主義嘅左。

問:稍稍補問。而家本土派嘅情況有點亂,你們傾向什麼派系?

理賢:如果真係要揀,我地同民族黨最貼近。

我地都討論過何謂香港人,移民政策其實係中性,要睇背後嘅目的。例如香港需要技術專才或資金,為香港嘅長遠發展,我地歡迎移民,但唔係收一班不斷分薄資源嘅人。

我地唔講優先抑或主次,要求港人本位,成個政府都要立於香港。

我地就係想用熱血公民嘅全民制憲,達至民族黨嘅香港獨立。香港成為一個主權獨立嘅國家,權力來自全民制定嘅憲法。

***

問:若貴閣有幸當選,會主張以什麼形式抗爭?和平抑或勇武?有沒有被捕準備?

理賢:我地唔想俾人話流於「口頭勇武」,一定有準備。

我地唔會用學生會嘅名義發動武力衝擊,但唔反對同學以個人名義參與,更加會 back up 佢地。

各種抗爭都有用途,正如孫子兵法講「奇正」。「奇」是非常規手段;「正」是常規手段。「以正合,以奇勝」,常規手段就係和理非抗爭,的確可以聚合到民氣;只有非常規手段即係勇武抗爭,先可以撼動政權,殺佢措手不及。

***

三號候選內閣 理行

問:你地點睇六四?

理行:政府唔應該武力對待一班手無寸鐵嘅學生,漠視佢地訴求。六四俾我地反思人權,言論同集會自由。

依件事嘅反思就係,點樣同政府有更好嘅溝通?點樣可以令政府肯聆聽人民嘅訴求?

問:若貴閣有幸當選,會唔會去維園晚會?

理行:應該唔會參與。我地希望邀請劇團「六四舞台」以舞台劇形式,向同學講返六四係咩回事。希望有別於過往集會,令同學更加明白六四。

問:你地點睇中共?

理行:香港唔係一個宗主國,我地冇自己嘅話事權。我地只不過係一個國家底下,一個高度自治嘅城市。

但我地睇到高度自治、港人治港不斷受蠶食。我地希望能夠做番港人優先嘅自治。

***

問:你地點睇香港嘅政治前途?

理行:我地覺得一個社會應該和而不同,接納各方唔同聲音。但其實社會有部份人被忽視,就係基層。佢地為左維持生計,根本冇時間應付政制上嘅議題,冇能力發聲。我地要幫佢地脫離現況,有更多時間討論政制,到時就有一個大家都想要嘅方案。

問:比如左翼一樣強調基層,會去洗樓,做地區工作,但依然在推動其政治理想。當你們令基層理解政治後,你的主張是什麼?

理行:我地希望做到理想中嘅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甚至希望自治權可以更大。唔可以再隨便委任(特首),一定要係港人認同嘅人,達至真普選。

***

問:若貴閣有幸當選,會主張以什麼形式抗爭?和平抑或勇武?有沒有被捕準備?

理行:我地反對武力抗爭。以武制暴根本係幫倒忙,係政制上完全做唔到事,一班爭取民主嘅香港市民被標籤為暴徒。

正如彭定康講,港人應該站係道德高地,爭取香港人應該有嘅民主。過去反對 23 條立法,反國教,都可以推翻政府決定。以武制暴做到咩呢?本內閣堅決反對。

***

四號候選內閣 煥理

問:你地點睇六四?

煥理:六四係一件慘劇,但唔係我地既首要目標。我地會以香港人利益為優先。

至於中國嘅民主運動,因為係普世價值,我地唔會認為悼念六四拖慢香港民主進程。中國嘅民主進程,同香港嘅民主進程冇違背,支援內地民運人士等行動,我地都會支持,但會排係香港之後。

我地唔會出席支聯會嘅六四晚會,會舉辦一些相關活動。我地希望同學,唔係單單認識歷史,而係能繼往開來。

***

問:你地點睇中共?

煥理:咁多年嚟,佢對民主嘅訴求視而不見,改革毫無寸進。

香港人同學生會,面對中共政權,必須更加決斷,唔好錯失運動時機。希望香港嘅政治領袖、學運領袖,同政府交流時,唔好密室會談,做一啲未經人民認可嘅妥協,而係將所有討論帶返俾人民。

***

問:你地點睇香港嘅政治前途?

煥理:我地支莊有唔同政治光譜,但傾過莊務立場,偏向民主自決。同時平衡到莊內比較大中華嘅莊員,以及比較本土,支持港獨嘅莊員。

***

問:若貴閣有幸當選,會主張以什麼形式抗爭?和平抑或勇武?有沒有被捕準備?

煥理:我地覺得兩者唔係二擇其一,而係因應時機。正如梁天琦都講而家需要集氣,和平集會係有佢嘅作用。而且成本較少,更多同學參與到。

我地認為真正嘅勇武,係大家清楚風險過後,依然覺得值得去做。知道成本仍勇於去做,先係真正嘅無畏。

學生會嘅角色,就係令佢地了解,可以參與到邊個程度。同埋係任何抗爭場合,無論溫和激進,甚至有風險,都去保障學生安全。

現階段部分莊員的確未付得起成本,但外務等同學已經有被捕嘅心理準備,為公民抗命付出代價係值得嘅。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