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理大判決與思想自由

2019/3/4 — 13:49

(圖片來源:理大文化推廣委員會fb)

(圖片來源:理大文化推廣委員會fb)

關於理大踢示威學生出校,氣憤了一整天。然後想起一件小事。

去年 11 月底,到該校賽馬會綜藝館看《承受清風》,表演的是「理工大學劇團」,由校方轄下文化推廣委員會招募、統籌該校學生、職員、校友而成。King Sir 鍾景輝領銜演讀。

《承受清風》(Inherit the Wind) 原是經典劇本,寫於 50 年代美國,改編自一宗著名法庭審訊,講述一個美國中學老師因在課堂上教進化論,結果被告上法庭。全劇大部分劇情,都是雙方律師在交鋒。

廣告

表面上劇本主題是老生常談的「科學 vs 宗教」,但回到劇作者身處的年代,實質有反諷當時麥卡錫主義(亂扣帽子指控他人叛國)、高舉思想自由、言論自由之意。

對,是言論及思想自由。

廣告

演出完畢,輪到台下觀眾提問環節。一如平常,沒太多人舉手。直到一個年輕男生發問:為何今時今日刻意重演這經典,是否有什麼時代意義?

好平常開放的一個問題。但放在當時民主牆事件落幕不久的理大校園,這提問或許在有些人眼中是敏感。

導演是一個劇場老前輩,他回答時顯得有點緊張,先說這劇本角色眾多,很適合劇團演出,再說若談時代意義,可先回到文本作者身處的時代云云……總之小心翼翼,避答觀眾原先問題。

然後到劇本翻譯加入戰團,由台下走到台上,先說演出這劇本是自己的主意,盛讚理工大學作為一間較重實務、工科的大學,也有人文關懷去接納,及後補充「不希望大家把劇本扣連什麼」……說到最後一句不忘再 U turn :當然大家都係有思想自由去扣連嘅。

全場都聽得出氣氛十分尷尬。

散場後才知道,原來該場觀眾席上有時任理工大學校長唐偉章、一些大學高層,還有演藝界政協汪明荃。當時我已經在想,究竟大學的高層睇劇時在想什麼呢?思想自由?抑或 King Sir 聞名不如見面?

(圖片來源:理大文化推廣委員會fb)

(圖片來源:理大文化推廣委員會fb)

***

四個月後,理大學生紀律委員會出判決,四個參與「圍堵」的學生分別被判以退學、停學一年、社會服務令,我很氣憤,原因有二:

一、懲罰不成比例。

我呼籲大家都看看當日學生示威片段,片段所見,兩名男生(即被判退學及停學的兩人)當日確實聲大夾惡,沒有禮貌,但應該不太像黑社會(不過劉炳章去過小桃園飯局,這點他應該是權威)。片段中最「激烈」的場面,是其中一名校方高層突然高叫腳痛倒地,然後指控學生弄傷他(「但我會原諒你」);以及很多報道都記錄的一句「你哋收共產黨錢收得咁過癮,舐共舐得你哋咁開心呀啦,屎忽鬼」,並以肢體阻擋二人離開。你可以說,他們沒尊師重道,有錯;但這樣就要開除學籍以至「永不錄用」?教授們會不會太玻璃心了?

二、思想、言論自由。

更重要是,學生們當日為何走上去「圍堵」校方高層?只因民主牆(當時為紀念傘運四年變成了「連儂牆」,有人寫成港獨字句)被校方用紅紙遮蓋,連管理權也被收回。你可以說,民主牆以至校園一花一草,都是理大擁有,校方有權做任何事。對,但合理嗎?這種約定俗成的默契一旦破壞,學生的反應也是順理成章。更何況,在圍堵以後,他們也用過其他手段,例如絕食,例如溝通(上樓之前他們就在李嘉誠樓17樓呆等,以為校方會派人下樓商討,怎知原來高層已被通知要疏散),為的只求交代,以至是背後更虛無的言論自由、思想自由。

於是我想起那夜在理大看的《承受清風》。思想自由、言論自由是什麼一回事?校長、高層們看劇時究竟在想什麼?是一段幾十年前在美國發生的歷史?是一個唔關我事的劇場故事?當鍾景輝飾演的大狀在結局洋洋灑灑為破壞「傳統」的中學教師辯護,並高舉人類的思想自由之際,校方何不落閘放狗,嚴正聲明:其實以上純屬虛構,校方立場是將該名違反規則的年輕人凌遲處死?

《承受清風》結局中,「犯法」的中學教師終於被判有罪,但刑罰僅是象徵式的一百美元。對比因學生不尊師重道就乾脆踢人出校的理大,又是否太可笑?

大學校園(其實很多機構都是)實在有太多冠冕堂皇的說辭。要判斷其真實面貌,不要看它講什麼,而要看它做什麼。這次理工大學所幹的,就是這回事。

時任理大學學生會會長林穎恒、碩士生何俊謙

時任理大學學生會會長林穎恒、碩士生何俊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