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理念?胸襟?分析統治班底的組成

2016/5/24 — 18:56

【文:栩晉】

近日,自詡為「白宮發言人」的新聞統籌專員馮煒光不斷撰文、發言,為特首護航並攻訐其政敵。今天,馮又發言,表明「既然主要官員是行政長官提名,治港理念必然和行政長官一致,否則不會加入問責班子」,以為現屆政府的成功之道,正是「團結」。對此,筆者實在不以為然。誠然,「理念」是「組班」的充分條件,但絕非必要條件。反之,「胸襟」更是組班的成功指標。以下,筆者將據歷史,析述組班的成功因素。

所謂「道不同不相與謀」,「理念」就像班底中的紅線,牽引不同的人合作用事,以收事半功倍之效。但「理念」一致,又是否成功的保證?歐陽修〈朋黨論〉,便曾直言:「小人與小人,以同利為朋」,「利」便是小人之朋的共同理念。面對利益一致,小人或會「暫相黨引以為朋者」;當利益不一,小人又會因「見利而爭先,或利盡而交疏」,後更「反相賊害,雖其兄弟親戚,不能相保」。由此可見,「理念」實是兩面刃,理正則為君子;念惡則為小人,「理念」只是組班的充分條件而已。

廣告

此外,不少成功的君王在選拔人材時,反十分珍視與自己理念不一的人材,務求使其效力麾下。魏武帝曹操被譽作「超世之英傑」,其超世處正在於能集合理念不同的人材,為己出謀獻策,終使曹魏人才實力達於頂峰。眾所周知,曹操不喜以家世論人,因此其麾下集合了不少寒士。但同時,他又明白士族掌握大量資源和人材,因此他用人唯才是舉,不問家世、背景。此舉不獨為他爭取到世家大族的支持,寒門逸材亦樂為其用。其實,人無完人,絕不可能單憑一己之力,單打獨鬥,因此成功的君王必能吸納不同理念的人材,以增加團體的能力。

為能吸納不同理念的人材,君王又必有恢宏的「胸襟」,方能集眾人之人,以成大業。春秋期間,管仲與鮑叔牙分別效力於糾與小白之下,管仲更曾箭射小白,險置後者於死地。事後,小白便矢志復仇,必殺管而後快。至此,兩人可謂南轅北轍。但後來,小白即位,納鮑叔牙議,以管仲為相,終成五霸之首,足見其為霸之器。至於,作為「千古一帝」的唐太宗,更是「胸襟」的極致模範。太宗用人,素以「內舉不避親,外任不避仇」為原則,故內舉長孫無忌、魏徵等為一代名相,外任李勣、尉遲恭等為一代名將,終成貞觀之治,得天可汗之名,奠唐百年盛世。綜合上言,「胸襟」確能化異為同,整合最複雜的人心,眾志成城,以成大業。

廣告

韓愈〈進學解〉曾言:「登明選公,雜進巧拙,紆餘爲妍,卓犖爲傑,校短量長,惟器是適者,宰相之方也」,以為高明的領導者必能兼收並蓄、不偏一隅以儲才、任才、用才,務求人盡其才,發揮最大的效用。劉劭《人物志》亦言:「凡人之質量,中和最貴矣。中和之質,必平淡無味; 故能調成五材,變化應節」,認為領導應表現得「平淡無味」,以能「調成五材」,以作最佳應對。「兼收並蓄」、「調成五材」均直指領導者的胸懷,唯能用才,方能成業。

馮煒光以「理念」為政府的「成功」因素,雖有其理,但實在膚淺之極,足見其不知統治之術。觀乎現今形勢,泛民、市民對特首的不滿已達臨界,建制內部亦時有微言。所謂「天視自我民視」,人民反對聲起,其領導者必有改過的必要,但馮仍能滿足於所謂的「理念」,而不知反躬自省,及勸說在上位者當有「胸襟」,接納異己、異見。子曰:「小人求諸人」,小人正因自以為是,而屢責於人,還望發言人能「多讀聖賢書,多思歷史事」,莫要自作多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