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環時社論猶如曹操赤壁寫信嚇孫權

2016/12/9 — 12:31

TIME風雲人物特朗普與臺灣總統通電風波繼續發酵,終於輪到中共官方憤青媒體《環球時報》出手,於12月6日發表一篇題為《特朗普的「憤青幕僚」需要好好補課》的社評,借小打大,借評擊特朗普政策顧問史蒂芬摩爾蔑視中國的言論,去批評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

這篇社評以一貫五毛憤青的口吻,批評特朗普的經濟幕僚像個「網絡小憤青」,本身已經夠好笑,明明中共自己就是一個出產網絡憤青的超級大國,卻張冠李戴,反過來說表達自己立場的美國顧問是個「憤青」。更好笑的是社評呼籲特朗普不要受「豬隊友」蠱惑,再一次自己反罵自己,多次發表垃圾文章的《環球時報》早已成為中共的「豬隊友」,但仍然可以繼續大言不慚,可見中共維穩費實在易賺,怪不得香港白頭才子周融可以撈得起!

最教人哭笑不得的就是,社評極其誇大中共解放軍佔據臺灣的能力。社評認為特朗普幕僚不應該以舊思維看中國,現在中國已經強大了,不像過往一樣讓美國可以主導臺海局勢。社評更向特朗普幕僚做「形勢教育」,說臺灣一旦發生臺獨,「人民解放軍有能力在以小時計算的時間人摧毀臺軍的抵抗力,並快速奪取整個臺灣島,在美國的『馳援』到達之前就基本結束戰鬥」。

廣告

實在可笑之極!兵貴神速,如果中共解放軍真的夠實力在以「小時計算」那麼短的時間佔領臺灣,早就應該出動,完成十三億中國人統一全國的美夢,而不是在這裡寫寫文章耍嘴皮!再講,如果美國和臺灣軍方從前不知道解放軍有這種實力,現在經《環球時報》提醒而加強臺海軍事戒備,就會大大增強將來解放軍佔領臺灣島的難度《環球時報》如此出賣重要的軍事情報,豈非做了中共解放軍的「豬隊友」?

縱觀《環球時報》這篇垃圾社評,不禁令人想起赤壁之戰前夕,曹操寫給孫權的恐嚇信,兩者都自我露底:實力不足,一味靠嚇。曹操書信內容為:「近者奉辭伐罪,旄麾南指,劉琮束手。今治水軍八十萬衆,方與將軍會獵於吳。」(三國志,吳書二吳主傳) 

廣告

話說曹操自官渡之戰(200年)和北征烏桓後(207年)徹底消滅了袁氏政權,自覺已經統一了北方,於是決定揮軍南下(208年),矛頭直接荊州。當時客居荊州的劉備,本身陣腳不穩,加上荊州之主劉表暴斃,繼任人劉琮毫無反抗意志,見曹軍壓境馬上投降,駐紮樊城的劉備只好逃走,而曹軍亦迅速取得荊州治所襄陽的控制權。其後劉備退至夏口,等待東吳孫權派兵來援,曹操則趕往江陵,出榜安民,接收荊州水師,並控制江陵至赤壁這一段的長江流域,為征伐東吳作準備。

曹操南征之初在荊州之役,可謂未逢敵手,勝利來得太容易,一下子就接管了荊州大片土地,更重要的是接收了荊州的水軍。就在此時,真正的強敵才正式出現在曹操面前,那就是坐穩長江以東的孫吳政權。曹操深知自己暫時未夠實力跟東吳以硬打硬,因為水戰始終不是自己擅長,但如果現在不借新滅荊州的餘威消滅東吳政權,剛得到手的荊州諸郡,好快就會被東吳吞併。

於是曹操唯有像《環球時報》的憤青編輯一樣,耍耍嘴皮,寫封信嚇一嚇孫權及其幕僚,期盼東吳陣腳自亂而投降。信中說「今治水軍八十萬衆」,意思就是說你們南方人不是一直笑我來自北方的曹某人不擅水戰嗎?你看,我剛吞併荊州就獲得了八十萬水軍,要東渡長江吞併你孫吳實在易如反掌,你還敢小看我嗎?何不快快束手投降,免得生靈塗炭。至於「方與將軍會獵於吳」這一句,並非如字面所解想約孫權一起打獵,而是恐嚇之言,意思是我很快就會進入你領土開殺戒了,猶如《環球時報》社評說解放軍能夠以小時計的速度佔領臺灣一般。

曹操寫信叫孫權不好小看他的語氣,跟《環球時報》社評教訓特朗普幕僚要對中共解放軍另眼相看,同出一轍,而且同樣是嚇不到人,反而自我露底。曹操若果真的有能力打敗孫權,馬上就打了在不是在江邊耗著,要迫人投降,也應該是兵臨城下才去迫,而不是隔著個大江,對方都未感受到曹軍的真正軍事威脅就教人投降。曹操書信能夠嚇得到東吳一班為保自己官位性命的庸碌官員,他們紛紛勸孫權投降,但卻嚇不到孫權兩位最重要的幕僚周瑜和魯肅,更嚇不到孫權本人。

而東渡遊說孫權聯劉抗曹的諸葛亮亦認為雖然曹操挾著新勝荊州的餘威,但已是「彊弩之末,勢不能穿魯縞」(三國志,蜀書五諸葛亮傳)。諸葛亮更分析,雖然曹操新得荊州水師,但這些荊州人只是被迫投降,並非心悅誠服地支持曹操,軍心不穩,曹操的水軍自然不能發揮最大效力。若論到水戰形勢的掌握,又會有誰比得上熟習當地環境的地頭蟲周瑜和魯肅?事實證明,憑藉周瑜和魯肅的指揮謀劃能力,加上有黃蓋等一眾將領的執行力,兩軍在赤壁一段的長江水域相遇,曹軍迅間灰飛煙滅,曹操本人更要落荒而逃,北還思過。

歷史就是這麼巧合,昔日曹操拿自己不熟習的水軍來恐嚇孫權,跟現在這篇《環球時報》社評與獨霸海洋的美國談海戰一樣,都是不自量力,貽笑大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