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環時》撰文斥「極端分子」騎劫學生會 雷鼎鳴:不事生產的寄生蟲 消耗社會財富

2017/9/18 — 9:32

資料圖片:雷鼎鳴

資料圖片:雷鼎鳴

大學民主牆事件,引發十間大學校長發表聯合聲明,譴責最近濫用言論自由的行為,重申大學不支持港獨。科技大學經濟學系教授、幫港出聲成員雷鼎鳴在黨報《環球時報》撰文斥「極端分子」騎劫學生會。他又把他們,形容是「不事生產的寄生蟲」,指極端思潮萌芽階段便要將其扼殺,否則會進一步無謂消耗社會財富。

雷鼎鳴指出,的確可見有一批極端分子在校園中到處挑動仇恨對立,但質疑這些人沒有代表性,原因香港各大專院校選舉學生會「內閣」時,只需極少數的學生投票便可滿足最低門檻。例如在香港科技大學,只要達到14%的投票率,選舉結果便合法,有些大學的門檻更低,「政治上腦之人要取得各校學生會的職位,在操作上並無太大難度,蓋因大多數學生對學生會搞的政治鬥爭活動並無興趣。」

他認為,校園中的極端分子人數雖然不多,但他們對校園及社會造成的破壞,卻是影響深遠,而且不易逆轉,對此視而不見,不聞不問,並非正確做法。

廣告

雷提到,年輕人在求學時期都不能迴避一個問題,第一條是潛心搞學問,增進知識,學懂怎樣才可提高自己的生產力,從而對社會做出實實在在的貢獻。第二條是學習「搞鬥爭」的技巧。他稱,若後者人數少,就算他們對社會幾無裨益,社會或還可養得起「這批不事生產的寄生蟲」,「但他們若人數衆多的話,社會生產力會因人才短缺而萎縮,一方面,社會財富減少,另一方面,在僧多粥少的情況下,他們爭奪資源時還容易內鬥,進一步無謂消耗社會財富。」

雷又稱,最好的防範方法便是在極端思潮萌芽階段便將其扼殺,否則極端分子一旦人數擴張,便會產生自生能力,積重難返,「讀懂數理化有生產力的人反而要養活只知『鬥爭』的寄生蟲,誰願意寒窗苦讀後再當冤大頭?」

廣告

他在文中結尾中總結,「客觀地說,香港的大學及執法當局都並非善於鬥爭的人,若他們做事不夠果斷,婆婆媽媽,社會終會出問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