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甘心嗎?

2016/11/4 — 19:13

香港「又」到了最黑暗的一天,或許過幾天,吵嚷一番後,太陽會照常升起,馬照跑舞照跳,大家再等待下一次的黑暗來臨,類似的輪迴過去幾年看得太多,看得太厭。

特別在佔領後。

民陣又發起遊行,遊行有用嗎?上街遊行人大就會不釋法嗎?答案恐怕是否定的。相比憤怒,這種做甚麼都無法驅散眼前黑暗的無力感,才最讓人絕望和沮喪。

廣告

但是否就這樣甚麼都不去做?

過去兩年,我們問了很多次,甚麼才有用?結果好像世上所有事,都徒勞無功。絕望和無力感,是個可怕的旋渦,反正做甚麼都無法改變現狀,倒不如省口氣,久而久之,人連反抗的意志和勇氣都會散失。

廣告

甘心嗎?

其實遊行不過是成本最低的抗爭行動,覺得遊行沒有用的,請用其他更有用的方法抗爭。站出來,可能改變不了現實,但起碼還可以提提自己,我寧願站著死,也不想跪著活。

這是尊嚴的問題,是我們的城市我們的家存亡的問題。

也不要以為,今次要禁的只是港獨,與我無關,這不止是唇亡齒寒,也是原則和價值的問題。也或許有人討厭本土派,不滿青年新政兩人的言行,甚至覺得他們是「鬼」。

人也好,鬼也好,到這關頭還重要嗎?這早已不是他們兩個人的事,或本土、港獨的事,而是香港還有沒有自由這回事。

你的家正被烈火焚毀,難道你會認為,只要這場火,能燒死有份燃起火頭的人,就可以任由這火一直燒下去,直到你所珍視的一切化為灰燼?

至於認為政見與你不同者,即使被剝奪政治權利亦無不可,整個制度陪葬也無甚感覺的,告訴你,今年大閘蟹有點問題,改吃小龍蝦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