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甘草梁耀忠的爛演技﹗

2016/10/17 — 12:59

梁耀忠(資料圖片)

梁耀忠(資料圖片)

【文:酷比 Coolbe Armin】

「如果我是譚耀宗,真折墮太黑暗,事事亦靠中共 籬下樹蔭……」這首曾在網絡紅極一時的二次創作,也許會再次流行,前提是,詞中的「譚耀宗」改為「梁耀忠」﹗

街工立法會議員梁耀忠昨將主持立法會會議決選主席的權力,拱手相讓給石禮謙,令經民聯梁君彥這位連續三屆0票當選工業界(第一)組別的中聯辦紅人,以38票贊成0票反對的「佳績」當選新一屆主席。事後,《香港01》和民主黨許智峯均先後透露他私下和石禮謙溝通,令市民懷疑梁與建制派打籠通和排戲。若然屬實,「偽君子」梁耀忠這位肯肯定比「真小人」譚耀宗折墮。縱然,梁聲稱秘書處和法律顧問告訴他不能讓三位宣誓無效的議員(游蕙禎、梁頌恆、姚松炎)投票,感到「好違反我嘅做法」,亦難以令泛民支持者釋慮。

廣告

Coolbe在此不以陰謀論懷疑梁耀忠是人是鬼,是否大班鄭經翰多年來口中的「梁粉忠」,只以政治演技去評論他的做法﹕

梁耀忠怯於立法會秘書處和法律顧問的施壓,懵然不知自己才是大佬,擁有《議事規則》第3條第3款的上方寶劍﹕「立法會代理主席或其他主持會議的議員……享有本議事規則賦予立法會主席……一切權力。」如果他善用這把寶劍,例如允許激進派議員拉布質問梁君彥未能出示正式取消英籍文件,並待游蕙禎、梁頌恆和姚松炎再次宣誓後續會選主席。即使最後梁君彥因建制派人多蝦人少而當選主席,梁耀忠至少做了齣好戲,同時他向本土派釋出善意而團結非建制力量。

廣告

且看看梁耀忠的政敵曾鈺成,12年替補機制拉布戰一役之中,時任立法會主席的曾鈺成要承受的壓力比梁可謂大上百倍,中聯辦和建制派兩方的剪布壓力,豈是立法會秘書處和法律顧問這些「二打六」可比擬﹖曾鈺成打從拉布戰首天就決定有朝一日剪布,但他做戲做全套,先說「呢條條例係講緊應否剝削一個人嘅參選權,事關重大,絕對唔可以隨口一句毫無意義、瑣屑無聊,就唔畀議員討論」,令時任人民力量議員陳偉業讚他是「多年黎一個值得尊重的對手」。後來,他「返黎就郁」地剪布,其後愈剪愈多,但至少懂得讚「拉布議員有專業精神」﹔又在傳媒面前透露中聯辦官員要他剪布,但他堅持按議事規則主持會議,縱然私下在建制派What’s app群組內稱大舊陳偉業是「賊」,對人講人話,對鬼講鬼話。

梁耀忠與曾鈺成──一位為基層爭取標準工時和全民退保﹔另一位當議員時盲撐23條惡法,當主席時違反「三不」選舉承諾。不用問,誰也懂得分辨哪位較正氣。然而,政治人物並非僅靠一腔正氣﹔曾鈺成能言善辯 (詭辯)兼靈活變通,讓市民覺得他作為疑似共產黨員,也願意在中央施壓和魔爪下盡上洪荒之力維護議會公義,甚至在中央面前為香港說盡好話,遠比其他唯命是從的保皇黨政棍有質素。梁耀忠呢﹖即使有泛民大佬的道德光環,卻因自身的政治潔癖,背棄著39萬多名選民的信任,洗手不主持會議,變成二千多年前洗手不釋放耶穌的羅馬帝國猶太行省彼拉多。

為何一位為基層打拼廿多年的議員,在榮升為最資深立法會甘草演員後,竟然年齡與演技成反比呢﹖梁耀忠在《端傳媒》的專訪說﹕「我為什麼要把議會看得那麼重?但當然我也會盡本份,盡量出席議會,發表意見,比如我提了私人法案限制公屋加租獲得通過,使得公屋居民十五年沒有加租。我不會像其他政黨花這麼多資源去看政策。看完又如何?政府會聽你的意見嗎?意見我會提出,但無謂花太多精力去做。」按此推斷,他不細讀政策,更遑論熟讀議事規則,並利用規則上的漏洞拉布反惡法。如今榮升代理主席,又因不熟書而被騙。其實,他是自我欺騙,懵然不知自己年復年墨守成規地演好「和理非非」的老人家,已經與新一代嚴重脫節,看得觀眾呵欠連連。

忠直卻戇居,注定不能在機關處處的香港政治舞台上感動700萬觀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