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甘願淪為低等生物的香港人

2016/3/13 — 16:48

【文:墨之深】

最近看了一本小說,是香港作家孤泣所著作的《低等生物》系列。故事講述主角鄔月一因一些意外被迫沉睡在地底,甦醒後發現自己身處二百年後的香港。可惜,那時候候的香港已經早不是原來熟悉的香港,或者說,這個世界已不是原來熟悉的世界。在這個世界裡,人類已不是萬物之靈,而是淪為處於最低下階層的生物,被新生物統治。這個時代的人類,會被新生物殘忍地虐殺、侮辱,完全失去了作為人類的尊嚴以及生存的意義。

說到這裡,不期然令我想起現時的香港。近年來,香港都處於水深火熱的環境中。不論醫療、教育、經濟等等,政府推出的政策都不得市民滿意。而最近的鉛水問題、一國兩制受侵犯、網絡廿三條等事件,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詳,在這裡也不詳述。最重要的是,政府完全漠視民意,對自己推出的政策一意孤行,即使面對大量反對聲音都無動於衷,甚至加劇對人民的欺壓,實在令人髮指。最具代表性的例子莫過於前年的政改方案,最終引致雨傘運動的爆發,足於看見市民的反對聲音,但最終政府卻採取武力鎮壓,堅決不推行真普選。而經過雨革一役,政府更加得寸進尺,不斷挑戰港人底線。細心一想,現時港人面對政府張牙舞爪的情況,與小說裡的人類被新生物凌辱的情境著實有異曲同工之妙。

廣告

畫面再回到小說,故事裡鄔月一看見人類慘不忍睹,決定以一己之力拯救人類。經過他不斷對人類進行遊說,喚醒他們內心對生存的希望,最終集合到成千上萬的人類,向新生物發動戰爭,重奪屬於人類的尊嚴。無可否認,作者在故事裡放入了很多憧憬,以寫成這個美麗的結局,但至少我們可以知道,當人類團結起來反抗時,將可以換來甜美的結局。那麼現實的情況又如何?面對當權者如此欺壓,港人理應與之抵抗,捍衛自己的尊嚴。可是,真實的情況是,仍然有一大部分的香港人選擇沉默,甚至抨擊那些出來抗爭的人。他們認為,抗爭的人根本有心搗亂,把香港弄得烏煙瘴氣。他們根本未弄清一個道理:官逼民反。由於社會亂,人民才會上街;而不是因為人民上街,社會才亂。這本應是再基本不過的邏輯,卻有不少人仍然不明暸此道理。

自古以來,國家或朝代覆亡的原因,永遠都是當權者昏庸無能,以致起義的發生,而從來不會有人批評因人民發動起義導致朝代的終結。而且,起義這回事都是成王敗寇,成功了,便稱為「革命」;失敗了,便稱為「亂」,僅此而已。清朝末年,朝政混亂不堪,加上社會封建,因而被孫中山所推翻,歷史稱之為「辛亥革命」;唐代唐玄宗寵幸楊貴妃,荒淫無道,安祿山、史思明發動政變但失敗而回,歷史稱之為「安史之亂」。事實上,兩者的起因皆為當權者未能盡其責任,而非人民蓄意破壞社會秩序,這是鐵一般的事實。那些極力反對抗爭,認為批評政府就是在找碴的人,大概忽略了一個事實:政府是為人民服務的。批評政府,是要讓政府變得更好,是人民一種基本權利。反對批評政府的人,根本把自己當作政府的奴隸,甘願成為社會的低等生物。可能有人覺得這個說法太誇張,但試想想,面對政權的爪牙,不但沒有奮身抵抗之心,反而繼續俯首稱臣,不是奴隸是甚麼?不是低等生物是甚麼?

廣告

擁有向政權抗衡的心為基本,而再進一步的說,港人應該採取甚麼的方式抗衡?在以前無數的例子已證明了和平跟政府理論是沒有效的,「意見照聽,做法照舊」乃政府的座右銘,理性反映的意見在那些官員眼中猶如塵土。近日政府更變本加厲,不斷採取制度暴力鉗制港人。兩日前,立法會財委會審議高鐵超支撥款議案。泛民議員欲提出質詢,卻遭代主席陳鑑林粗暴剪布,並以舉手投票的形式進行表決。最後佔委員會大多數的建制派議員投贊成票,通過了196億的撥款,荒謬至極。面對這樣的情況,泛民議員做的,也只是站在位上抗議,並未有效阻止這個荒謬的表決。當然我們不能責任全推在泛民身上,畢竟他們可以採取的行動實在有限。可是在這情形下,不要說衝擊主席台了,即使有人走去打陳鑑林兩拳,也合理不過。今日在溫和的抗議下不能阻止惡法通過,他朝一日政府提出撥款500億興建給特首居住的豪宅,亦能夠用相同的方法通過,到時港人又可以做甚麼呢?武力或許不能解決問題,但至少這是亳無希望下作出的最大控訴。你可以不同意勇武抗爭的方式,但你無資格辱罵他們,因為他們正在犧牲自己為大家爭取更好的社會。如果你認為在以後的日子,人民不能用facebook、不准批鬥政府,黑心食物廣泛流傳,教科書全歌頌共產黨,官員貪贓枉法⋯⋯這樣沒有任何問題的話,歡迎你繼續咒罵、踐踏抗爭者。可能有人會覺得這是危言聳聽,但太多的例子,包括國教風波、鉛水、李波失蹤事件等,都告訴我們,這是絕對有可能出現在未來的景況。若你不想這發生的話,請你們記住,你們沒有資格打罵他們,他們只是一班比你們更勇敢的人,他們爭取的事情都是你們想要的。只想坐享其成的人還打擊他們,這說得通嗎?

香港人抗爭所遇到的最大難關,正是香港人自己。若果不能凝聚一股龐大的力量,實在難以撼動政權。反之,只要絕大部分港人都像小說裡的人類一般,重新反思自己生存的尊嚴,團結一致向政權挑戰,相信總有一天民主會戰勝。這篇文章並不是要說明甚麼嶄新的理論,反而不少都是老生常談。而且,相信此文也不會喚醒多少港人,反而只是在亂世中一絲無助的吶喊。港人至今未能團結,說穿了,只是還未感受到切身的痛楚而已。若然有朝一日當大家都看見港人面臨如小說中震撼的景象,發動大規模抗爭便不遠了。只怕到那時候,香港早已淪陷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