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生活點滴中的伊斯蘭教

2019/10/21 — 13:30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昨日在重慶大廈聽到一群南亞朋友高呼「呢到係我鄉下!」,振奮之餘也不禁反思自己的鄉在何處,偶然重拾在中國大陸遇上伊斯蘭教的片段。還記得小時候到媽媽故鄉雲南墨江探親,就被一個村莊的名字吸引著:「回回村」。名牌上好像有一對好奇的眼瞪大看著我,由圖像到發音都十分有趣。不過漢族為主的親戚,生活上跟其他少數民族沒有什麼交流。

我跟不少南亞手足一樣也是在香港土生土長,但在中小學生活時對伊斯蘭教的認識,最多就是星期日有很多包頭姐姐在街頭歡聚,一直沒有什麼機會接觸。反而到大學一年級時承接師姐的私人補習,補了一堂才發覺學生轉了讀國際學校,教材要由頭整理,(但人工沒有加!)呻笨之餘也發覺其世界歷史也要讀伊斯蘭世界的發展,但離不開國土戰役為主軸的沉悶角度,只是人名難記多了。

第一次被伊斯蘭教震撼是在 2010 年夏的大學畢業旅行,搭青藏鐵路在西寧市等車行了半晝。吃完手抓羊肉的小店,不久就暫停營業,人人跟隨全市廣播向聖城方向朝拜。時間關係未有進入這個建於明初的東關清真大寺遊覽(早知買遲一班火車),不過附近有一位十分友善的穆斯林跟我們聊天。兩位旅伴都是基督教徒,那位伯伯就說:「其實不論耶和華或安拉,我們信的都是同一個神,只是由不同的先知啟示,還有教義上有些不同,例如我們不認同三位一體論。」不同信仰而互相尊重的和平討論,直接打消了我在 911 電視直播後的恐懼,可惜近年見大陸宗教逼害越見暴戾,這種讓人心安的空間難以復再了。

廣告

另一次在大陸被震撼的經歷,是 2017 年夏天到寧夏考察供港菜場。當時訪問一個菜場時,跟說著流利廣東話的主管討論。期間有幾位回族人士到訪,跟主管談了幾句之後就收了金額不大的錢離去了。原來附近的宗教團體會定期走訪商人,收取捐贈及祈福。繼續訪問時,該主管對此十分不滿,但其語句令我們都感到十分不舒服:「班回教徒唔食豬肉,係因為佢哋祖先係豬嘛!」究竟他是完全沒有理解過該宗教以訛傳訛,還是理解過後刻意如此侮辱?我原本十分敬重他日理萬機,把數十公頃的農場打理得井井有條,但聽罷就對其人格十分遺憾。

宗教逼害絕對不止於暴政,平民的不求甚解及成見妄語也會帶來極大傷害。也許經歷過文化大革命,中國人會特別難明白為何有人可以如此堅持對形而上的信仰,而不是赤裸裸的權力及金錢。我們會恥笑大陸網民亂用 911 去傷害美國人,自己就更要小心別用 ISIS 或恐怖份子等詞語,為穆斯林帶來二次傷害。

廣告

先知穆罕默德會行軍打仗,形象的確比潔淨聖殿的耶穌勇武得多,我們更應該好好向《古蘭經》學習何謂合乎公義的武力。齋戒及天課等要求看似繁重,但儀式背後對建立同理心以及拉近社會貧富差距有極大作用,對當下的香港特別有參考價值。向這麼近、那麼遠的伊斯蘭教學習,功利點說是希望連接全球四份一人口,更重要的是擁抱文化多元,尊重宗教自由本來就是香港人的核心價值。我們一起洗走清真寺的催淚藍水,更要一起爭取教育政策等方面的多元共融,我們都是香港人。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