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用投票逆轉賞惡罰善的香港

2016/2/27 — 17:55

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公民黨候選人楊岳橋(左);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本土民主前線候選人梁天琦(右)。

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公民黨候選人楊岳橋(左);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本土民主前線候選人梁天琦(右)。

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叫〈獎勵無恥〉, 言及像屈穎妍這樣的人,在當今香港世道,卻可以大發其財。在過去幾個月,有一個更具體的例子,叫李國章:只要夠橫蠻無理,就可以掌權、弄權。再這樣下去,當做好事會被懲罰,沒有底線的人卻持續受獎賞,香港只會跌入像文革那種比拼無恥的荒唐年代。

可幸的是,在剛過去的區議會選舉中,儘管有西環種票,但在局部地區,市民終於可以用手中一票,賞善罰惡:

撐著拐杖的徐子見懲罰了鍾樹根,輪椅上的葉榮送走了葛珮帆。香港人的選票,是善人得到回報的最後期盼。 這一次立法會新界東補選,經歷了年初一的夜晚,選情才變得熾熱。那夜凌晨,在紛亂和仇恨的畫面外,我聽說了某人所作的善行:在繁忙的選舉行程中,到了農曆新年的幾日紅假,結果也不得休息,一大清早到警署,以其法律專業,支援被視為「暴民」的年輕人,在黑警面前保障他們的權利。 民建聯以此為藉口,寫信向大律師公會施壓,目的要在保守選民心目中,將某人打成「暴徒」的支持者。另一方面,以黃毓民為首的網上宣傳機器,則不斷辱罵某人與抗爭者「切割」,愧對反抗暴政的「義士」。

廣告

我不是袁志偉,不是這某人肚裏的一條蟲,但我覺得作為從政這麼久的人,在初二清晨趕往警署的途上,不會不知他將要做的事情,會帶來甚麼後果。 活於此時此刻的香港,有一點良知的人,都活得不好過,甚至很痛苦,因為這幾年的失望,政局的荒唐,實在太令人灰心喪志,彷彿所付出的努力全是徒勞,而且無人會關心、在意,因為社會只剩下冷酷與功利。但原來用心費力而無人問津,還是好過勞心勞力過後,會被你所盡力保護的人反唇相譏。某人明明知道,他要保釋的被補人士,一旦重獲自由,會在街上為他的對手拉票,說他沒有機會當選,叫選民不要含淚投票。他之後只是淡然的道:要對得起「律師」兩個字。 他是楊岳橋。 或許邪惡真的太了解他的善良,善良得面對保皇黨的圍攻,「本土」青年的網上圍剿,他在競選論壇上從來都是將槍口對準周浩鼎,而從沒有對梁天琦說一句重話。如果這一份善良能得到回報,相信會為很多像我意志消沉的人帶來希望──透過選民的公意和眾志,逆轉了獎勵無恥、賞惡罰善的香港。

如果家住新界東,仍然有所猶疑的朋友,請你稍為想像一下,在年初二清晨,天未破曉,旺角仍是火頭處處,卻有一個大律師的身影,衝進磚頭與高牆之間,義無反顧。請不要獎勵叫別人的孩子去「勇武」的人,請珍惜一個無論任何情況都會去拯救孩子的善人。善人才值得承擔更多的責任。

廣告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