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用血肉和自由所築成的抗議行動

2019/7/4 — 11:20

7 月 1 日,大批示威者佔領立法會會議廳。

7 月 1 日,大批示威者佔領立法會會議廳。

一、警察撤退究竟是不是局,其實此時此刻我完全不關心。

因為在警暴人員撤退的那刻,就是義士們在義憤、勇氣和悲鳴間,構築了這個城市核心的一刻。

二、6.29,6.30,連續兩天均有很年輕的朋友以死明志。

廣告

每提起一次這兩件事,其實都會感到很難過很難過。

然後在這個制度裡擔任我們首長的林鄭月娥女士有甚麼表示?甚麼都沒有,連一句慰問都沒有。如同沒有發生過一樣。

廣告

《1984》的世界。

固然林鄭月娥女士的反應,不難猜想:七一主權移交之「喜慶」日子,固然是媚共至上,召集警察,西港島戒嚴,人人搜身,人群一集結就出速龍暴隊。不要說是衝擊會場、阻止升旗禮的發生,是在遠處就已經被胡椒噴霧招呼。

也許她也知道,這個所謂喜慶,和我們完全無關。

三、林鄭月娥不明白的是,對很多人包括我自己來說,堅持要歌舞昇平地舉辦「慶典」、並召集眾多警暴人員施暴,其實對連續經歷三條生命離去的我們來說,是很不尊重且很悔辱的舉動。

這是自廿二年主權移交以來,整個公民社會最大的傷痛和哀傷的時刻,而整件事情,是林太本人一手一腳搞出來的。因為她就是熱衷於面子,因為她就是溺愛著這個賦予你權力的暴力制度。

但他們還是可以視若無睹。儀式比生命更重要。當然,因為媚共、在更高的權力前跪拜請安,就是他們人生的本質。

四、在這個情況下,義士們的情緒,很想做點甚麼,甚至有以死相博的念頭,真的很難理解嗎?我猜不會吧,哪怕你只是有一丁點同理心的人。

五、在七點到八點期間,不同的頻道和群組不停傳來現場督察發出「一入立法會就即拉」的訊息。其實內心是非常非常非常緊張,因為任誰都會知道,一旦如此被捕,輕則三、五年,重則七、十年。整整七、十年的監禁。

萬分希望,不會有人要遭受到如此遭遇。

六、但是有群朋友,就是如此硬著頭皮這樣做了。他們不知道後果嗎?真的是這樣嗎?不論是在現場,或是在事後的訪問,他們顯而易見是清楚的,不是會遭遇十年監禁,就是會直接面對警暴人士發狂的施暴,隨時丟命。當時沒人是先知,沒有知道警暴人員會不會從立法會內停車場從內進攻的。

七、因此,在他們於這個極端暴力的權力核心中,進行抗議行動和宣讀宣言的一刻,就是這個城市有史以來最重要的一次抗議行動:在一個摧殘我們廿多年的權力核心中,對這個暴力制度進行控訴。

而這個抗議行動,是完完全全的用血肉和自由所築成的。

八、有一個電台的聽眾如是說:

「對於今日我哋用咁激進嘅方式進入立法會,我哋謹此向全香港所有嘅市民道歉,好對唔住,但係我哋別無他選,我哋唔知道用乜嘢嘅方式,可以換來政府正面回應民意。100 萬人嘅和平遊行、200 萬人嘅和平遊行,換來只係一篇新聞處嘅暫緩宣言。同埋媽媽你嘅真誠道歉,一個、兩個、三個同行者嘅性命,令到香港人嘅心悲痛莫名,香港人同你一樣對事件嘅走向傷心震驚,但我哋無路可逃,你話過你係香港人嘅母親,但係我哋喺你身上無辦法感覺到,從來冇感覺到任何嘅溫暖。

今日闖入立法會入面嘅兒女,我哋深知所有行為必然違法,而且一定會遭到追究甚至生命危險。但係為咗呢個家嘅未來,我們義無反顧向前行,目的並唔係以武力脅迫你退讓,只係希望向你表達返當初卑微嘅訴求:撤回修例、收回暴動定義、撤銷至今所有反送中抗爭者嘅控罪、追究警隊濫權嘅情況,同埋以行政命令解散立法會,實行雙普選。

我哋好抱歉,立法會搗亂咗。但我哋唔係暴徒,而係一群熱愛香港,唔忍心見到香港墮落嘅香港人,希望你見諒,將撕裂嘅家破鏡重圓,未來我哋希望可以一齊同行,we connect,可以嗎?

我哋係立法會入面其中的香港兒女。」

九、因此,在現場義士決意進入的一刻,低劣的警暴人員是否故意設局,毫無疑問就變得毫不重要了。

十、而在這個晚上,已經不斷收到大規模搜捕的消息和新聞。極度憤怒和難過,這些朋友,不但不是大奸大惡,更是擁有令人汗顏的情操,卻很可能即將面對極大規模的司法逼害。

十一、經過 2014 和 2016 兩役,我們不難明白到,一旦社會氣溫轉淡,關心事情的進展或願意行勫的人只剩下一小撮的時候,政權就會大舉進行逼害。

再加上三位血的控訴。

也因此,此時此刻很多的我們才滋生出這個一個都不能少,幾多個到,就要幾多個走的情操。因為我們不僅是在關心自己,也是在關心彼此,關心著大家的安全和未來。也因此才有那幾個晚上數不清的動人時刻。因為我們很希望,一個都不會少。

十二、也因此,其實現在才是要開始咬緊牙關的時候,輿論戰絕對不能輸。對,縱然疲倦,縱然對有些朋友來說已經是熱情冷卻,也是要咬緊牙關面對這場輿論戰,一點也不能鬆懈。

因為,我們都清楚,當我們變得不聞不問的時候,就是戰友們遭到逼害的時候。從來從來,政治事件是否進行政治檢控,必然會經過很多計算和考慮,如果我們能持續佔得上風,就會多一點人安全一點,反之,就會有多一點人失去自由多一點。

請一起咬緊牙關。

幾塊玻璃能夠相比起三位朋友的性命嗎?

絕對不能,記著這點,絕對不能,道理、故事我們都能夠說得清的。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