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用道德化手段維持權力 其實為自己佈下地雷

2016/2/1 — 18:06

成都「 辛亥秋保路死事纪念碑」;圖片來源:M. Weitzel @ wikipedia

成都「 辛亥秋保路死事纪念碑」;圖片來源:M. Weitzel @ wikipedia

辛亥革命之所以爆發, 有一個很值得探討的地方, 就是專制在道德觀影響上的副作用。 維持權力的手段, 反而導致了權力的崩塌。

清末的社會, 革命黨與維新派毫無疑問是少數派, 大概連社會的 1% 也沒有, 然則, 對抗這些革命和維新的需求, 滿清的概念是主張忠君愛國, 想要把維持現有的統治秩序, 包裝成一種道德。

廣告

結果產生的概念是, 維持政治秩序是道德的, 而革命則是不道德的, 是亂黨, 是破壞, 滿清和所有專制一樣, 污名化自己所有的威脅。 也就是他們會將革命說成是不道德的。

而普羅大眾沒甚麼思辨能力, 他們同時接受了兩個訊息。

廣告

1。 革命是不道德的行為
2。 革命是統治秩序的主要敵人

大部份人都同意, 革命是不道德的。 這結果就導致了一種倒果為因的行為, 就是, 本來滿清推廣的是「革命是不道德」, 但是卻有很多人把他應用為「欲加之罪」, 也就是說, 當他們想要迫害, 屈服一個人時, 就將革命兩個字變成帽子扣成對方的頭上。 因為他認為, 革命就和殺人, 偷竊, 強姦一樣, 是一種罪行, 用革命來形容別人, 就是在污名化對方。

情況就像今天, 「你做這種事情跟恐怖份子有甚麼分別」, 意圖透過污名化, 去爭取旁邊的人的認同, 去迫使對方屈服或者退讓, 甚至恐懼被冠以污名, 而停止他們的行為。 抹黑本來就是一種人類常用的攻擊手段, 但長期把革命污名化的結果, 就是革命兩字也成為了抹黑材料, 是因為先想抹黑對方, 想說對方是革命, 而不是對方真的是革命。

如果你有聽過阿德勒心理學, 他提出一個概念, 人類並不是因為一個理由而去做一件事, 而是因為想做做一件事而去找理由合理化。 換句話說, 人類不是因為意識形態而選擇陣營, 是因為陣營而選擇意識形態。 他們不是因為革命而反抗, 而是因為討厭這統治秩序才投身革命。 他們支持時不知道專制有甚麼好處, 反抗時也不知道革命其實是甚麼。

最終的結果, 就是一堆人為了伸張壓力, 不斷將自己的敵人, 扣成革命的帽子, 隨便把革命拿來當罵人用的理據。 他們沒有想過一個基礎問題, 革命並沒有他們印象中那麼的不道德, 不能接受。

武昌起義裡面, 陶啟勝看到士兵, 問一句: 「幹甚麼?想造反?」, 裡面就是心底裡認為造反是邪惡行為,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 以為自己站在道德高地, 他沒有猜想到對方的回應是「造反就造反! 」, 最後導致自己被打死的結果。 當對方對你厭惡時, 他們加入革命, 並不是因為支持革命, 而是因為知道革命是你的敵人。

陳勝吳廣也是一樣, 統治秩序本身製造出來, 有利統治的道德或法律, 反而催眠了所有人, 污名化反而令大家覺得這是反抗統治的唯一希望。 在巨大的刺激中, 反而會出刺出大規模的反彈現象。

似乎, 用道德化這種手段去維持權力, 其實就是為自己佈下地雷。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鄭立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