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田北俊對談梁家傑 倡泛民商界合推特首人選 「誰做都比CY好」

2016/3/16 — 18:34

圖片來源:公民黨提供

圖片來源:公民黨提供

【編按:公民黨為慶祝成立十周年,製作《十年前後》特刊,當中共有5組公民對談,分別找來政界不同人士,就香港政局與公民黨的代表交流。公民黨發佈對談內容全文,以下是黨魁梁家傑與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對談〈Anyone but CY?〉。】

立法會中的泛民主派及商界,以往即使不算敵對,也肯定不是同盟,但如今卻因為梁振英特首而槍口一致對外。梁家傑和田北俊批評梁氏上任近4年,香港民怨沖天,社會停滯不前。他們提議由泛民主派及商界共同推舉特首候選人,力求阻擋梁振英下年連任,總之Anyone but CY。

梁:其實你應該認識梁振英很久,他做特首之前也是這樣四處撩是鬥非嗎?

廣告

田:你知我最愛結交朋友,有飲食朋友、滑雪朋友、打網球的朋友,但問來問去都說CY沒有朋友。這是現代社會,你的社交能力是否有問題?哪有一間公司,老闆得罪客戶、得罪同行、得罪伙計,然後要伙計去執手尾?我雖然是建制派,但好歹是選民選出來,要我監察政府,為甚麼擺我上枱幫你撲火?

梁:自由黨黨慶,梁振英下令司局長不准去(公民黨按:田北俊事前批評梁振英否決港視發牌),特首怎可能如此「低莊」?自己是孤獨精,就不准司局長跟民主派打交道。泛民主派始終是香港一個相當重要又有代表性的政治力量,他當然希望「Vote them out」但又不成功。

廣告

田:他很多政策沒有問題,但執行起來便出事。例如創科局成立,他說「冇事呀,你拉布三年我咪一樣過」,明明是九個月完成的事,你拖了三年,怎可能說「冇事」?一門生意明明九個月內開張,拖了三年不是「倒米」嗎?做生意要讓步,否則甚都做不成,好多商界以前支持CY,現在跟北京說他不行。

梁:現在的僵局正在這裡,梁振英唯恐天下不亂,有說香港愈亂,他愈有機會連任,以維穩者的姿勢來坐鎮。他上任時說香港沒有唐營、沒有梁營,只有香港營。他在建制派的敵人愈來愈多,泛民跟他更不共戴天,如今大家有一個共同敵人,就是梁振英,這就是另類的香港營,真的很諷刺。

田:我知道建制派絕不願意在立法會坐足35人,跟泛民對壘。泛民也不想拉布,拉布好易嗎?不是光坐,要發言生15分鐘又不犯議事規則不容易,要做足功課才能拉布15分鐘。唯有換了一個特首,才不會出現特首點火,泛民加油,建制派撲火的局面。

(這天泛民就審議版權修訂條例繼續拉布,我們的對談錄影每逢點算人數便暫停,以免大會鐘聲影響收音質素,結果會議一小時後宣告流會,是審議版權修訂條例第五次流會,我們的對談得以順利錄影。)

梁:我看選委會的佈局,泛民佔約200席,商界佔約400席,總共有近600席。這在2017年特首選舉是關鍵影響,你認為民主派選委和商界選委可否合作,推舉另一個候選人?

田:我會答有可能。梁振英做特首太差,換誰做都比他好。雖然商界選委有政協或人大的,但如今政改方案否決了,只要他們跟中央暗示要支持令社會和諧一點的候選人,而這位候選人又會得到泛民選委支持,我覺得北京會聆聽的,那麼香港未來五年不會再停留在此。

梁:曾俊華說基建超支延誤,政府要成立檢討小組;初二旺角衝突,他說政府要處理社會矛盾。上次世界盃外圍賽,他是唯一支持香港隊的高官,還去旺角大球場觀看賽事。他不像梁振英「大石壓死蟹」,常表達自己站在香港人一邊,你覺得商界會支持曾俊華選特首嗎?

田:特首理應是香港和北京的橋樑,我希望中央明白行政長官需要幾百萬市民支持,他不是要遷就泛民,而是要尊重泛民背後近半的選民。商界覺得曾俊華可以接受,他跟泛民和基層都有偈傾,如果由他做中央和香港的橋樑、商界和市民的橋樑,香港會和諧好多。

(點算人數的鐘聲響起,我們的對談暫停,傑哥和田少走到草地上,一時聊起田少的愛駒,一時傾起兩人子女。立法會對面是行政長官辦公室,田少笑著說:「嗰度好唔掂。」誰會想到因為梁振英,泛民和商界竟然走得更近。)

梁:2012年選舉,梁振英無所不用其極,唐英年被揭發僭建,曾鈺成也承認收到梁振英電話(傳聞梁在電話說掌握了曾鈺成的黑材料)。即使泛民和商界建立香港營,那位候選人還要不怕被威嚇。

田:上次唐英年和梁振英的民調逆轉,北京才會轉了立場。如果今天再有民調,我想曾俊華會比梁振英高。曾俊華是公務員出身,商界利益不多,市民較易接受,商界也喜歡。林鄭月娥負責退休保障和扶貧,給市民的形象幾好,商界也覺得不錯。如果他們願意,三司十二局本來意興闌珊的人可能會做下去,否則會爭相跳船。

梁:若說梁振英是伙計,習近平是老闆,如果我是習近平我一早炒了這個伙計。他不單處理不了香港,也令我這個老闆在香港人眼中愈來愈醜怪。

田:香港人對中央的支持度,比前兩屆特首低太多,是因為CY在市民眼中太惡劣,而令北京在香港人眼中也跌分,我相信北京政府也留意到這點。

(無須再趕回議事廳的田少說公民黨黨慶那天,他要去馬場無法出席,託傑哥請余若薇給他寫份墨寶。因為立法會流會,傑哥預備好的發言稿無用武之地,便索性仔細問田少的心儀類型。沒有梁振英的地方,氣氛真是和諧一點。)

 

梁家傑:公民黨黨魁,曾參與特首選舉而跟曾蔭權唇槍舌劍,創造有競爭特首選舉之風,經常公開要求梁振英下台,並主張全面杯葛梁振英。

田北俊:自由黨榮譽主席,因多番批評梁振英而令自由黨黨慶被封殺,又被褫奪全國政協委員職務,最近指梁振英連任會累死香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