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由一國兩制到兩制一國再到港獨的世代心理變化

2019/8/26 — 18:59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籠外人】

(作者按:本文並不探討港獨可行性和路線圖,對港獨並無任何立場。)

一場反送中運動,在 2014 年的雨傘運動沉寂五年之後爆發,示威者提出五大訴求,最後的一項就是重啟政改,普選立法會和特首。是次運動參與者極寬,除了傳統民主派跟本土派和解,和理非跟勇武合作爬山,甚者中間派和淺藍群眾都開始看不過政府無作為與警察濫暴而加入運動。姑勿論是否所有示威者都認同五大訴求,但毫無疑問參與者最少都想香港重回正軌,堅守一國兩制,捍衛香港原有的自由、法治價值(民主?),支持此立場的包括淺藍、中間派、傳統民主派。而當中以年輕人佔大多數、更激進的本土派示威者,他們認為普選都不能解決香港面對中國全方位滲透行為,他們認同港獨才是未來唯一出路,為何不同政治光譜和世代會在香港管治(和 2047 前途)問題有如此分別。

廣告

根據中大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在 2017 年就「民意與政治發展」的調查,支持獨立的受訪者較 2016 年減少了半成,維持在一成多,當中以年輕群眾支持率更高,當中,維持一國兩制依然是主流民意,有七成人支持,而全面由中國管治僅有一成半人支持。相信經過反送中運動,不少民眾都會重新思考 2047 前途問題,估計維持一國兩制依然是主流,但如果讀者有到連登看看不同帖文,可以見到不少人都支持港獨,筆者相信如果中大今年再進行調查,港獨支持會有明顯上升,尤其是在年輕世代之中。港獨在中共宣傳下已經變了禁忌,甚者連以自決為綱領的人物都扣上港獨帽子,未來會否禍連傳統民主派,相信讀者自有定論。這種禁忌紅線會否令民眾不敢表態支持港獨,以及港獨派無一個明顯領袖帶領群眾,更加無清楚論述去游說群眾,這些都會影響民眾對前途問題的取態。

一國兩制是最主流香港人對現時管治方向和 2047 前途的立場,支持的原因非常簡單,就是「河水不犯井水,馬照跑舞照跳」的心態。香港人的從來不是政治動物,中環價值已經證明金錢、生活安穩在心中的重要性。當一國兩制在回歸廿二年來慢慢變質,中國的無形之手跟有形之手都在不同方面蠶食原有的制度和價值,反送中運動無疑令問題再次浮上水面,立法會無法反映民意阻止法例通過(民主),逃犯條例令人擔心有莫需有罪名而被引渡(自由),警察濫暴同時白衣人逍遙法外(法治),這些香港在 1997 年後港英政府留下的核心價值、西方思想的基石被動搖,民眾面對變質的一國兩制,加上中共稱中英聯合聲明為歷史文件,傳統泛民支持者、中間派以至淺藍群眾都高呼要重新確保一國兩制得到有效落實,希望一切重回 1997 年的起點,繼續有包含核心價值的情況下,政府能維護港人利益管治下去。港獨從來都是天方夜譚,除了對獨立後食物和水的供應的問題外,缺乏一個魅力領䄂去游說大眾接受港獨,港獨思想傳播非常局限於年輕的本土派支持者,一個狹窄的同溫層內 ,都令港獨無法成為主流。而更重要是中共劃下禁忌紅線,而這班跨政治光譜的民眾都有中華民族國族思維,即使他們可能將香港人的身分認同排在中國人身分之前,情感上都未容許他們高叫港獨。根據香港民意研究所 2019 年民意研究,支持和反對台獨者皆為百分之四十四,但這數字已是歷年最高,藏獨支持僅百分之廿六,可見港人對分裂中國(中國未必等於中華人民共和國,而是一個以中華民族為基礎的國家)並不樂見,更遑論港獨。

廣告

香港現時面臨的實質問題是:一國兩制有否如中英聯合聲明的保證一樣,得到不受任何非香港力量影響,除外交和國防的自治權,達到保障核心價值的真正港人治港。香港人其實心中有數,但這衍生第二個問題: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體制下香港人理想中的一國兩制是否真的有可能?第二個問題是很多淺藍至傳統民主派都無思考過的問題,所以民主派政黨永遠都只會困於一國兩制的框架內討論,淺藍民眾更甚。其實在中國宣稱聯合聲明是歷史文件,人大 831 限制真普選,以及所謂中國對港全面管治權等言論,已經證明中國治下只有中國政府認可的一國兩制管治,而沒有港人認同的一國兩制,因為港人認同的一國兩制實質是兩制一國,兩者分別在於兩制與一國的主次問題,不論中國還是港人都不可能放棄他們自己心中的一國與兩制,結果問題在反送中運動爆發。港人認同的兩制一國對中國來說自治權太高,有太多它控制不到的事,而加上港獨思潮的影響,基本上兩制一國無異港獨,無異於顏色革命。兩制一國跟歐盟模式有相似地方,歐盟模式有統一軍事策略(北約和最近提出的歐洲軍隊),在外交上成員國有自主權,但有一些事情會統一口徑(以歐盟身分發出的聲明),在外交和國防上,歐盟模式都是成員國放棄部分主權範圍內的自主性。反觀港人理想的兩制一國,憲制上放棄國防和外交,但實際香港依靠有半外交權,例如香港於國際組織未必是正式成員國(地區),但卻是有獨立身份的觀察員,跟台灣地位是一樣,甚至更高。香港無獨立主權,但在歐盟模式中卻幾乎是有主權的成員國,所以兩制一國在中國眼中無異於台灣,中國絕不容許所謂分裂國家。

讀者未必完全同意筆者愚見,但可以肯定的一事:中國根本不信任一國兩制。如果中國本質上信任港人,對港人心中的兩制一國有信心,那為何中國只願實行它心中的一國兩制呢?港人的兩制一國或許未如顏色革命的更迭政權運動,或許未如歐盟模式近似一個鬆散的主權國家聯盟,但至少兩制一國代表中國不能控制某一部分的領土,自治在大陸是不存在,放權予地方政府也是不存在,只有中央集權的操控是掌權者的目標,所以港人一廂情願地要求兩制一國是不可能。如果讀者對此依然有疑惑,不妨考慮以下情況:相信未來的區議會和立法會都會繼續有確認書要求參選人簽署是否擁護一國兩制,如果有參選人表示擁護兩制一國,讀者認為他能夠入閘嗎?如果可以的話,那根本不會出現現時一國兩制變質,中國干預日增的情況。如果答案是否定,即代表以上論證成立,港人跟中國對一國兩制有完全不同的解釋,所以中國只會落實它心中要求絕對控制的一國兩制。

而在回歸後才出生(懂事)的一群新世代(30 歲以下),他們的確減少對中國人身分的認同,反而認同香港人身分,所以即使他們不支持港獨,但都有一個大比例群眾無認同傳統民主派,改為支持自決派、本土派、港獨派。對年輕一代欠缺對中國人的身分認同,中國會認為是國民教育失敗,建制派會說成通識教育的失敗,但事實是中國自己本身令年輕一代失去信心和認同。教育局的支引,教科書的內容當然大部分內容都是講中國強大、崛起、偉大的歷史和文明,另一方面學生都會接觸到中國的黑暗面,例如六四、文革、城鄉制度的歧視。如果學生接觸到的事物大多數是歌訟中國,唱好中國,新一代理應比上一代港英出生的中年人(這班中年人根本無中國國民教育)更認同中國人身分,但如果新一代有去看看現實,似乎書本的內容都是謊言,如果中國真的如此美好,2008 年奧運肯定可以推高中國民族認同,但之後發生的卻是四川地震暴露豆腐渣工程,黑心食物和毒奶粉事件,之後又有影響到香港民生的水貨客、限奶令、過多自由行的問題,政治上有一味歌訟中國的國民教育和政改爭議,紅色資本入侵、高鐵一地兩檢、每日 150 新移民配額再到大灣區規劃,這些都一次又一次打擊對一國兩制的信心。新一代香港人面對殘酷的現實跟在書本中學習的美好中國,顯然有一個極大反差,而以上事件都是發生在這一輩人開始懂事,慢慢建立自己價值觀的中學和大學時代,這些事件完全推翻他們小時候的價值觀,當他們難以接受所謂的美好中國和認為中國對一國兩制毀約,既然中國的專政制度根本不是烏托邦,一國兩制又只是一個童話,他們自然要尋找新出路去建立自己對社會的期望,而這條路似乎只剩港獨,或者帶點模糊的自決立場。這種看法其實十分簡單,就像子女跟父母吵架,當子女接受不了父母的管束,以及他們所謂的道理,子女便萌生離家出走的念頭。港獨根本是中國自己制造出來的產物,現在卻指責港人竟然搞港獨,實在令人可笑。

港獨的橫空出世只由港大的學生刊物中出現,其實缺乏獨立運動的宗旨、綱領、路線圖,以至獨立後面對的港中關係問題、水電食物供應、國防外交政策,而運動也缺乏精神領䄂和有體面的政黨帶領(民族黨只是一人黨、青年新政和本民前都因策略失敗而滅黨),在這種情況下即使有人相信港獨,都根本不成氣候。然而梁振英和中共卻將年輕人鬧情緒式的信口雌黃認真看待,四處宣揚港獨可惡之處,結果反而令更多人反思一國兩制的失敗,結果便是中共自我實現預言成功,親手造做對港獨日增的討論和思考。經過今次反送中運動,相信港獨的支持會上升,即使不認同的巿民都會對港獨有多一份同情,因為民眾已經認識到一國兩制在中國獨裁下是不可能任務。

反送中運動後不論政府如何平息事件,群眾都會提早思考 2047 的前途問題。對於支持一國兩制的群眾,他們應該要清楚他們爭取的不是回復 97 年原狀的一國兩制,而是爭奪對一國兩制的詮釋權,他們要求的是兩制一國而不是一國兩制,這場輿論爭奪和引致的社會運動將會繼續下去,傳統泛民應該要成為堅守這個立場的領導者,如果他們繼續擁抱不存在的一國兩制,恐怕民進進程只會繼續無所寸進。對於支持港獨的群眾,希望他們會建立一套有說服力的理論,派出只有模糊立場的候選人參選(終使不能入閘都可以製造輿論和氣勢),否則他們只有嘴炮的言論,在中國眼中根本形成不到一個幫助支持兩制一國的民眾跟中共談判的力量,即使港獨派不認同兩制一國派,也不願成為兩制一國派的談判籌碼,但不要忘記當兩制一國都沒有,香港根本不可能有獨立,唇寒齒亡。

對於香港未來,到底是一國兩制、兩制一國還是港獨,甚至其他選項,例如一個包容多種制度的中華邦聯(類似歐盟模式),筆者希望讀者多加思考。香港人加油!

作者自我簡介:一名 90 後,不敢武鬥只敢文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