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由川普到釋法

2016/11/11 — 11:37

川普(編按:香港有譯特朗普)當選了!

內地流傳,其實主要媒體的通稿一早已經寫好了,如下:

2016美國大選結束,川普獲勝,環球時報發文《億萬大亨入主白宮  金錢政治破壞民主》。

廣告

2016美國大選希拉蕊獲勝,環球時報發文 — 《克林頓夫婦輪流執政 美國式假民主昭然若揭》。

透過民主選舉,結果選出一個狂人。民主制度病了?美國之後會怎様?

廣告

以史為鑒,即使川普再狂,美國的制度仍是可給大家信心。

歷史上比川普更危險的總統,美國人民又不是沒領教過、沒見識過。

1828年,美國人民高票選出的第七任總統安德魯·傑克遜,外號稱“暴民之王”,聽上去可比川普危險多了。

這位平民總統卻是西部農民和拓荒者心中的英雄,用內地術語稱,就是無產階級英雄。就職儀式上,邀請一些平民百姓參加總統就職儀式,華盛頓的政治精英們感到無比羞憤:這些鄉巴佬踩髒了白宮的地毯,打碎了精緻的擺盤。

同樣,也是這位平民出身的總統大力反當時建制,推動廢除了資產限制法,讓每一個美國人都享有平等參與競選的權利,令很多美國人站起來。

傑克遜任期內一直努力擴張總統的行政權,結束任期的最後一天,他再次語出驚人:人生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射殺前任國務卿亨利·克萊,以及沒有吊死他的副總統約翰·C·卡爾霍恩。後者同樣出生於南卡羅來納州,跟傑克遜有著一樣不羈的髮型,但二人卻在南北政策上出現了重大分歧。

兩人的矛盾起因於1832年國會通過一項關稅法案。傑克遜為了保護北方工業,推動了一項降稅法案,降低了多種“惡稅”,但保留了歐洲進口工業產品的關稅,這樣一來農業發達的南方就要花更多的錢來買這些進口產品,南方經濟遭受重創。

傑克遜的故鄉南卡羅來納州率先站出來反抗這一聯邦法案,威脅要脫離聯邦,傑克遜更是放出狠話:南卡真要脫離聯邦,將以戰爭維護統一,甚至已經把軍艦開到了南卡的查爾斯頓。

劍拔弩張的時刻,作為南方農業主的代表,卡爾霍恩跟傑克遜決裂了,成為美國史上首位辭職的副總統。

辭職後的卡爾霍恩依然是參議員,而且是參議院人氣最高的議員,帶領國會議員們集體施壓總統,要求和平解決。

儘管傑克遜脾氣暴烈,但他的權力還真沒有大到直接發動戰爭的地步。

在給國會的年度報告中,傑克遜妥協了:為了不傷害南方棉花出口,進口稅會降低。同時,亨利·克萊 — 傑克遜的另一個死對頭,在國會提出了一項妥協法案,南北雙方各讓一步,決定於1842年終止進口稅。

以上是190年前美國如何實現三權分立,傑克遜沒有變成另一個毛澤東,美國沒有出現餓死幾千萬人口的大躍進、沒有為打倒政敵的政治運動、沒有文化大革命,不是因為傑克遜人品比毛澤東好,而是美國在190年前已有一個可以實現程式公義,實現三權分立、互相制衡的制度。

當憤怒的傑克遜將總統的行政權擴張至頂峰時,美國人也是在國會和司法體系下解決問題,所有人都默默遵守憲法原則,老老實實地選舉和交接權力。

很多時候,這個世界上有太多政治事件、太多政客令我們失望。

我們很容易會說:「天下烏鴉一樣黑」。然而,這世上原來就不會有聖賢自然彈出,任何制度也杜絕不了公職人員可能出現行為失當。

見到任何不當行為,我們與其追究埋怨為何有這種不濟的政客,倒不如反思我們的制度是否有制衡當權者失當行為的行為。

我們是希望有一個可以制衡每個公職行為的制度,一個要求每個步驟都符合程式公義的制度。

自己在2003年離開香港傳媒業,一直在內地打滾,內地朋友很多有一個說法,一黨專政好,因為行政效率高。

討論問題時,我們往把一些價值絕對化,建制派會指絕對民主是暴民政治、絕對司法獨立是法律霸權。

其實,任何價值將其絕對化就是災難。絕對化的「仁慈」就是縱容;絕對化的「博愛」就是濫情,是否因此就摒棄「仁慈」、「博愛」。

我們認真想想想,行政、立法、司法各機構代表著不同的價值。行政追求效率、立法反映民意、司法機構代表絕對的法律精神。

絕對民主的暴民政治是胡扯,那追求絕對效率、踐踏司法程式及漠視民意的制度是什麼?香港沒這麼差?那就北望神州吧。

一個合乎程式公義的三權分立制度,就是令三個價值互動下,在守住三方的底線下,達致動態的平衡點。令狂人不致成為不受制約的暴君,令人民可免於受暴政之苦。

任何暴君上臺後,一定是清除一切可制衡其權力的機制。希特利如是、毛澤東如是。

政治上,最大的惡莫過於,摧毀一個行之有效、合乎程式公義的互相制衡的制度。

不待司法機關作出栽決前,直接釋法,正是在「摧毀一個行之有效、合乎程式公義的互相制衡的制度。」

釋法,是最大的惡。

190年前美國暴君也衝擊不了的程序公義、三權分立的制度,香港今天也保不住了。是190年前的美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