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由英華女生短片說起 — 德國校園政治中立源由

2019/6/26 — 7:35

建制網媒近日頻頻發功,推出不少引導輿論的宣傳短片,繼分別被踢爆造假的讀稿黃衫 90 後和深宵酒樓家庭鬧劇後,最新一條在建制圈瘋傳的短片,是匿名英華女校生狠批學校傾向反對派的訪問。

我今日最少收到十幾個人發訊息問我,這條片是否造假,有沒有拍攝上的破綻。

坦白講,沒有。

廣告

面容打曬格,聲音經處理。豬都會有學習能力,蠢了兩次,總會學精。那個化名「C 同學」的女生是否真有其人?無從稽考。

不過假設,我強調是假設,假設建制要在六月運動中收復輿論戰失地,一條學生鬥學校的短片是高效宣傳利器。

廣告

這條片從客觀宣傳效果而論,讓人產生一個印象,今天年輕人的抗爭意識,是源於老師向學生灌輸對建制及共產黨的批評。

從宣傳策略角度看,這是本少利大的操作,找個學生,蒙面變聲,單方面指控學校乜乜乜,便可以對學校構成壓力。校方要查證老師日常教學時有否說某一句話,或在講解當前社會困局時正反論點有否絕對的權重平衡,都有一定困難,或許只能夠靠人証,各自表述。

假設建制一方要令學校籠罩白色恐佈,找一個蒙面學生拍條舉報片,再譽之為正義敢言的年青人,扮雞蛋撼高牆抺黑學校,足以令校方頭痕,又要向家長交代,又要面對傳媒查詢,其他學校見到難免怕怕,進而加強自我審查,向老師施壓,以政治中立之美名,實行逆向政治噤聲。

以上所寫,只是一個假設。

不過類似的手段,似曾相識。

在那裡見過呢?德國。

上年底,被視為將納粹精神復闢的德國最大極右派政黨「另類選擇黨(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 AfD)」,推出被受爭議的「舉報老師」政策。它們架設名為「獵師」(Lehrer-Pranger)的檢舉網站,鼓勵學生甚至家長上網檢舉在課堂上公開批評 AfD 的老師,將教師「政治不中立」的圖片或錄音證據上傳,由 AfD 蒐集整理後,向有關當局投訴追究,懲處相關老師。

此舉引起全德極大民意反彈,認為帶有納粹及東德「全民監控」的影子。德國司法部長 Katarina Barley 批評政策是「獨裁者的惡行,企圖限制民主自由」,並稱「任何鼓勵學生監視老師的人,都是將史塔西 (Stasi,東德時代的秘密警察)的作為帶回德國」。

AfD 賊喊捉賊,搶佔道德高地,批評老師違反 1976 年訂定「博特斯巴赫共識(Beutelsbacher Konsens)」中的教師中立原則。而實情是,當年這個規定的出現,正正是針對納粹黨而設,避免它們再利用國家機器,透過學校灌輸特定政治意識形態的覆轍。

學校政治中立的精神,某程度是為了防範極權政府的魔爪,也防止學校捲進政治漩渦。但當政治失衡,政權腐敗,政客無恥,政治口號宣傳以至政策惡法的硬推,觸及社會人倫道德底線,老師是否也要刻意中立而不帶立場呢?

林肯有句名言:「It is a sin to be silent when it is your duty to protest.」

或許美國的老師們深明林肯的教晦,所以在 2016 年總統大選期間,當教育界聽到 Donald Trump 的偏頗政治取態與文宣,有十名曾取得「Teachers of the Year」的良師,聯署發聲明,講解他們為何今天要打破過往謹守的政治中立:(節錄如下)

「We are teachers. We teach children to become better writers, readers, scientists, mathematicians, and thinkers, so they can go on to live the lives they dream. We also help children become good human beings — to work hard, to do the right thing, and above all else, to be kind to one another.

We are teachers. We are supposed to remain politically neutral. For valid reasons, we don’t want to offend our students, colleagues or community members. But there are times when a moral imperative outweighs traditional social norms. There are times when silence is the voice of complicity. This year’s presidential election is one such time.」

在一國兩制公然被漠視,香港人所珍視的自由將被褫奪的這刻。
This is the time, when a moral imperative outweighs traditional social norms.

在中共將歪理當成真理,香港人核心價值或會蕩然無存的這刻。
This is the time, when silence is the voice of complicity.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