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由「義和團」到「幫港出聲」 論嘍囉愛國組織之為用

2016/11/30 — 13:02

周融

周融

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竟然於人民大會堂親自接見周融為首的那個親建制組織「幫港出聲」,這就連部份建制中人也感到意外。「幫港出聲」與「愛」字頭那幾個團體其實都只可以說是愛國建制陣營中的外圍組織,而且因為言論過火,行為出軌,論證質素薄弱,可以說是親建制陣營中的嘍囉級數派別,有時用作攪局挑機尚且可以,要登大雅之堂一向都沒他們的份兒。傳統左派土共,一方面有時會用得著他們,另一方面也要與他們保持距離,基本策略是由他們做一些dirty jobs,但卻要盡量避免與他們混在一起,不能讓這一類組織的出位行徑影響自己。另一些更精英心態的建制工商專業界別,對這些嘍囉就更是敬而遠之了。到了分政治餅仔之時,例如選舉要協調、或分派一些政治崗位的時候,都不一定會預他們一份。

不過,這次張德江親自高規格接見,顯示了中央治港系統中的鷹派仍然有力主導着北京的對港策略。而且還要透過高規格接待他們,來展示這種鷹派作風。

事實上,這一種以出位言行來吸引主子眼球的建制嘍囉組織,在中國人的歷史上一直都存在。清末的「義和團」便是一個最典型的例子。如果有看過多年前一套電視劇〈走向共和〉的,可能都會記得其中一幕,大清群臣圍聚在一起,觀賞義和團表演刀槍不入的神功。劇中慈禧當時也在場,看過之後還大加讚賞。這一個畫面當然只是藝術上的加工,沒有歷史證據證明慈禧太后曾經親自觀賞過義和拳的表演。也有傳聞說慈禧太后曾經接見義和拳的領袖人物曹福田大師兄,嘉獎其義勇,訓勉有加之外,更派人協同義和團的起義活動。這些說法當然也沒有確鑿的證據。不過,慈禧庇護、縱容及鼓勵拳變卻是不爭的事實。也有文獻記載慈禧太后「高度肯定及贊揚」義和團的「愛國行為」。口吻跟長德江見「愛港之聲」時的說法大同小異。有了太后的支持,義和團那些拳民就更加瘋狂及野蠻。他們所謂的「愛國」,本質上其實是「仇外」。這與今天那些建制嘍囉組別所謂的「愛國愛黨」,骨子裏其實是「反民主反制度文明」,都有著同樣的反智邏輯。

廣告

作為國家領導人,垂簾聽政的太后,竟然支持這樣的組織,最後便造成災難性的後果。今天我們讀歷史,特別是國內的教科書,仍然有把義和團事件稱譽為「偉大的反帝愛國運動」。如此看來,人大委員長接見這一類嘍囉組織也不能說是太令人意外,甚至可以說是「有祖宗家法」可緩了。但正因為這一種被閹割了的歷史觀長期被用作國民教育的立足點,因而導致國內不少民眾,一提到八國聯軍入北京,便會咬牙切齒、同仇敵愾,甚至會無視當時清王朝鼓勵下而產生的種種野蠻行為。八國聯軍當然是侵略行為,但導致八國聯軍入京的前提卻不能當沒有存在過。義和團拳變的背景當然也很複雜,但簡單而言,甲午戰爭之後,因為清王朝竟然輸了給一個曾經自己輕視過的東瀛小國,引起國內極端的民族主義情緒反彈。另一方面,慈禧太后欲廢光緒,但不獲列強支持,造成心中不快,仇視列強。因而鼓勵義和團出來顯示國威,教訓不知趣的外國人及信奉西方宗教的教民。

這一情況,也與今天香港有着微妙的共通特點。少數港獨支持者,被北京當局視為挑釁中央權威,慣於被奉承的老佛爺於是鼓勵愛國嘍囉組織出來,用他們的方法去教訓不識趣的刁民,要與那些堅持爭取西方式的民主,不肯接受中國特色的鳥籠民主的人爭一日之長短,甚至可以衝擊教訓一下這一類不識國家大局的「西方式民主教民」。

廣告

當年的義和團得到了太后支持和讚賞,因而四處宣示國威,奉旨殺人、毀教堂、殺死外國傳教士。他們進入北京城後,更進一步斬殺外國使節、姦淫中國及外國婦女、搶劫財物、被殺死的平民達十多萬,其中被害的「教民」便有幾萬人。當時清王朝國力積弱,列強環伺,當然也是事實。但殺害外國使節,衝擊外國使館,無異也是一種侵略行為。

事件的結果應該沒有多少人不知道。義和團這一種「流氓無頼方式的愛國行為」為國家造成了高昂的代價,除了血流成河、民不聊生之外,八國聯軍入北京之後,俄羅斯帝國乘機進駐東北三省。「庚子事變議定書」令清王朝要付出4億5千萬兩賠款。加速了清王朝的覆亡都只是後話,當時如果不是被義和團痛駡為「漢奸賣國賊」的兩廣總督李鴻章、湖廣總督張之洞及山東巡撫袁世凱等人拒絕執行慈禧太后的命令,後果可能更不堪設想,中國有可能當時便會被列強徹底瓜分。

近年,很多人從新的歷史角度來評價慈禧,認為她在當時的環境之下,一方要維持清皇室的道統,又要以一個女流之身面對整個社會的保守傾向,她已經算是一個願意推動創新改革的人物。甚至有意見認為要不是慈禧太后,清王朝的命運可能會更早走向盡頭。曾經寫過「毛澤東傳」的張戎,兩年前那本英文著作「慈禧:開啟現代中國的皇太后」,及國內學者隋麗娟所寫的「說慈禧」,都是這種歷史觀的代表作。

不過,在支持義和團這一個嘍囉組織一事上,及因此而造成的嚴重後果,卻沒有人可以為慈禧太后開脫。

今天北京當局面對的當然不是西方列強,要收拾的當然也不是什麼帝國主義。在改革開放之後收回港澳,更要進一步為統一台灣作步署,正是國力鼎盛的時刻。但竟然在一個已經勝利收回的小小香港,還有一小撮不識趣的人士竟然高喊搞港獨,當然是大掃共產黨的興了。但這就是要這麼高調支持這一類嘍囉組織的理由嗎?這等嘍囉組織當然不敢說自己刀槍不入,要對付的對象也不是船堅炮利的西方列強,但他們的無賴特性及嘴面難免令人聯想到義和團,他們的行為方式及咀臉,也與仗着主子的權威來大放厥詞的義和拳沒有本質上的分別。

民國的革命時的人物中,有一位叫鄒容。當然此「鄒容」不同於香港的那個「周融」。當年的民國鄒容,公認是一個革命家,也是建構民國革命理論的先行者。香港的那個周融,言行咀臉最多只是一個穿着西裝的嘍囉組織頭目而已。

當年那個鄒容在其著作〈革命軍〉中說,革命可以分為「野蠻之革命」及「文明之革命」兩種。他認為「野蠻之革命有破壞、無建設、橫暴恣睢,知足以造成恐怖之時代,如庚子之義和團」。看來今天在共產黨領導下所講的「愛國主義」,也可以分為「野蠻的愛國主義」及「文明之愛國主義」兩種。把「愛國」與「愛黨」畫上等號,以黨來騎劫國家還要求人人不問情由去愛戴,肯定是「野蠻的愛國主義」。因為「首先是個中國人」,因而任何對當權政府的批評或爭取民主人權的訴求,都被視為大逆不道,要被打壓。當權政府甚至要鼓勵授權一些「流氓嘍囉愛國組織」來作「旗旘鮮明的鬥爭」,這不是「野蠻的愛國主義」還會是什麼?

香港的周融當然寫不出民國那鄒容那種書。他以前寫的書,都只是教人如何討好老闆、擦鞋逢迎、爭取機會上位。他領導的這個「幫出港聲」,所表現出來的所謂「愛國」是什麼貨色,香港人看在眼裏,只會對「愛國」一詞漸行漸遠。

今天中央領導竟然會高調接見這一個檔次的愛國團體,水平就跟慈禧太后接見義和團的大師兄一樣。這樣的做法,可以推動更多香港人誠心誠意地熱愛祖國嗎?相信適得其反的可能性會更高。至於他們這個組織受到北京領導人鼓勵和高度讚揚之後,會不會進一步把他們的反智愛國行徑推向另一個更低的境界,能否如張德江委員長所願,「為更多香港沉默的大多數市民發聲」,還是繼續令「愛國愛港」變得更反智低俗,這看來也會是未來一段時間內最有看頭的一個懸念。

 

原刊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