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畀高錕唞吓得唔得

2018/1/27 — 11:08

錢大康(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錢大康(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道理其實好簡單。

先搞清楚所謂浸大風波的經過:有學生倡議廢除強制普通話合格才能畢業的要求,舉辦公投獲得九成投票的同學支持,校方於是增加豁免試機制,卻只有三成同學合格,同學向學生會等學生組織反映考試不公,例如考官以「語氣不符合角色設定」等判定考生不合格。上星期十多名學生「佔領」語文中心抗議,其間有學生與教職員爭論對罵,學生爆了一個粗口字,學生們擾攘約八小時後散去。

有人說,學生入學前,已知道浸大有此畢業要求,不喜歡可以不讀。這邏輯不成立,否則世間任何認為不合理,或者相信有改善空間的事,都應該默不作聲、逆來順受。就算入學時已有此畢業門檻,不代表入學後不能提出意見,而且學生關心牽涉自身利益的校政,天經地義。應否強制考核普通話作畢業要求、考核的方法是否公平等等,學生都有權提出意見,校方應跟學生坦誠討論。

廣告

很多人對學生爆粗、辱罵甚至「威嚇」教職員的表現深惡痛絕。可能學生多次要求校方解釋評分準則不果所以很憤怒,可能學生認為採用激烈手段例如佔領語文中心才能引起關注,不過我仍然認為惡言罵街不對和不智。不智是因為將事件的焦點、訴求的核心轉移了模糊掉,不對是因為這種情緒容易滋生仇恨、驕恣,仇恨和驕傲是會蠶食人的心智,把你們變成跟你們討厭的那些成年人一樣。

學生會長事後道歉了。但校長錢大康口中說老師「愛戴」學生(是的,錢校的中文也不符「角色設定」),但一來就宣佈將兩名學生停學,等候紀律調查,理由是兩人言行令老師感侮辱和威脅,違反操守。紀律調查還未展開,隨時耗時幾個月,現在就將學生停學是未審先判,而且停學是超嚴厲的處分,與事態不合比例。

廣告

內地官媒《環球時報》逮住這宗校政風波,上升到「港獨」層次,點名指學生代表之一陳樂行「帶頭不學普通話還恐嚇老師」,又長期參與和策劃「港獨」,並指讀中醫的他會到內地實習。之後,他在內地實習的醫院收到百多個投訴和恐嚇電話,他自己也受到威脅他人身安全的短訊,被迫回港暫避。

作為校長,錢大康出來開記招,沒有反駁《環時》的上綱上綫,不是關注學生的人身安全,當然也沒有回應學生的訴求,只是批評學生的行為令大學蒙羞。記者問他會否譴責恐嚇言論,他竟推說要先了解。政府或中聯辦沒找他,但他坦言各方抨擊令他感受壓力。壓力是否包括黨媒的攻訐,不言而喻。

每到這種時候,總有人重提中大前校長高錕當年遇學生示威的反應。中大學者周保松的記述最詳盡,當年中大開放日高錕上台致辭,就在滿席嘉賓、學生、家長、教職員和記者的面前,十多名學生衝上台搶咪示威,並用「兩天虛假景象,掩飾中大衰相」巨幅標語遮蓋校徽。場面混亂,台下起哄,學生被保安押走後,高錕才得以把講辭匆匆讀完。典禮後,作為學生報記者的周保松問高校會否處分示威同學,高校邊走邊說:「處分?我為什麼要處分他們?他們有表達意見的自由。」
俱往矣,今時今日,香港再出不到高錕這樣的大學校長,一個也沒有!

如果每個學生都已經溫、良、恭、儉、讓兼備,德、智、體、群、美俱佳,那他們就不是學生了,還需要你們教育嗎?更何況,浸大是一家有宗教背景的大學,你們中間誰沒有罪,就擲出你們的石頭吧。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