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略論政治化

2015/10/22 — 20:21

今早,梁振英回答葉建源議員的問題時,提醒葉議員不要將大學校委會的人事任命「政治化」。上任以來,梁振英不止一次用到「政治化」三字去評論泛民議員的行為,此舉似乎反映了梁振英政府的政治觀。

政治化至少有三種解釋:

一.將不是政治的事視為政治,就是將事情政治化。

廣告

二.某事是否政治,決定權全在政府,將政府認為並非政治的事視為政治,就是將事情政治化。

三.某事確是政治,但假如議員討論某事的目的,全在爭取選票,打擊政府,就是將事情政治化。

廣告

政治化第一義的討論,可以從略。大學校委會的任命,牽涉到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的價值,即使何謂政治,眾說紛紜,但說自由與政治無關,則於理不合,所以梁振英的意思,不能是政治化的第一義。

對此,論者可以說,決定一事是否屬於政治,全在政府,政府認為一事不由市民決定,議員就不應討論此事。這也是政治化的第二義。可惜,這種做法,據現實需要隨意定義政治的範圍,近於獨裁,與《基本法》規定香港最終應達致普選的目標,以及立法會議員的職能和權力,都不相符合。梁振英既曾宣誓擁護《基本法》,他是有誠信的人,我相信,他說的政治化,斷非政治化的第二義。

由此觀之,梁振英所說的政治化,最可能是上述的第三義。可是,議員爭取選票,監督政府,天經地義,有何不可?論者或謂,問題不在議員的動機,而在於議員的手法。議員可以爭取選票,監督政府,但他們不應扭曲事實,擾亂視聽,煽動輿情。

政治之事,見仁見智,人言人殊,我的意思不是,凡事一涉政治,即無是非可言,但政府目為扭曲、擾亂和煽動的言論,在市民眼中,卻可能是一針見血的不易之論。例如林鄭司長在批評泛民將食水含鉛政治化時指:

「我們一共檢測了4,740個屬於2005年或以後落成的公共屋邨的水樣本,當中只有91個水樣本的含鉛量,未能符合每公升10微克量的世衞標準,佔總數的2%。」

說「只有」91個水樣本,「只佔」總數2%,是因為林鄭司長認為食水含鉛的情況並不如泛民議員所想的嚴重,但難道泛民議員的看法和居民的要求就一定不合理嗎?他們難道不可說「竟有」91個水樣本,「竟佔」總數2%?

如何看待異議,是現代政治哲學的大題目。民生與政治,也並非對立。如果政府認為反對者的意見不合理,他們所要做的,是要提出理據,予以反駁,動輒將「政治化」的帽子扣在反對者頭上,反映的只是政府真理在握的心態:政府真理在握,市民和議員自然是基於錯誤的價值判斷去批評政府,他們的言論,自然是政治化的扭曲、擾亂和煽動。這種上承柏拉圖《理想國》的真理觀,恐怕才是梁振英上任以來凡事必言政治化的原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