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佔領示威者被打到頭破血流也不還手時,你有何見解?

2016/2/10 — 0:11

大年初一晚上,旺角氣氛緊張,爆發多場警民衝突。

大年初一晚上,旺角氣氛緊張,爆發多場警民衝突。

【文:莫哲暐】

今日(編按:2月9日 )去了食開年飯兼拜年,萬幸避過了不必要的爭論。加上不斷坐長途車,反而多了時間思考。昨夜的衝突過了一天,但塵埃未落定,所以僅能提出一些思考所得,以作參考:

(一) 「食魚蛋搞到開槍」。我想其實所有人都明白,是次衝突,魚蛋只佔很小的一部分。背後是公權力多年以來對人民的各種欺壓,警察濫用權力和武力,公義無法在既有制度與框架內伸張。民主運動無法找到出路,怨氣、失望充塞。昨日警方清場掃蕩小販,觸動較為激進的團體本土民主前線還擊,引爆政治炸彈,民怨爆發。魚蛋背後,是多年的不公與不義,也涉及民主運動中的分歧;

廣告

(二) 有評論謂:理性用盡,唯有暴力。但其實理性與使用武力本身並非互不相容。例如打仗,要訂立作戰計劃,本身就是非常理性的行為。甚至引發暴力衝突,參與其中者也不必然毫無理性考量。吳藹儀幾年前寫過:「公正中正的人去盡,解決矛盾,便只剩暴力一途。」但暴力一途不等於非理性;

(三) 但是也不應用純理性眼光看待衝突。不少批評衝突者無全盤計劃、純粹情緒宣洩。近來我開始想:不論是甚麼運動或行動,要求發起者及參與者要理性計劃好每一步,是不公道的。因為人就是人,不可能步步準確預測,很多時要臨時應變,當下判斷。宏觀一點看,世上很多行動本身就無明顯的理性計劃,卻又有劃時代意義。例如突尼西亞自焚的小販,肯定無想過會觸發大規模衝突。參與衝突者,開始時也肯定無想過會令政府倒台。這點好像與第二點有矛盾,故澄清一下:引發暴力或使用武力本質上不必然不理性,但也不應要求純理性的行動;

廣告

(四) 有朋友讚許是次衝突是「覺醒」、「革命」、「新出路」等等。個人認為言之尚早,太快下判斷。確實衝突把行動的底線再推低,香港人真的會用武力還擊。但是否真的代表「革命」?很難講。畢竟,使用武力不等同就有希望。或許大家不願意承認,但大陸其實時常有暴力衝突,農民工人堵路封橋毆打地方官實在不稀奇,但中共暫時仍然穩如泰山;

(五) 有朋友提到仇恨,我也想講兩句。我想除了我以外,不少身邊的朋友見到警察被打、示威者令警察節節後退,其實非常心涼。尤其再望望良景那邊警察如何對待示威者,又想起佔領時警察的種種惡行,真的義憤填膺。我未試過與警察有嚴重衝突,但已有此感覺,對於那些曾被警察毆打的人,心情可想而知。但我想我們都要記得:仇恨的力量非常強大,但只能破壞、打擊,和摧毀,不能建立。要建立典章制度,不能靠仇恨。孫文的革命其實頗靠仇滿情緒,得以推翻滿清。但要建立民國,就是另一回事;

(六) 昨夜究竟是示威者先出手,抑或警察先出手呢?這點其實不太重要,因為正如上述,這是累積下來的憤恨。每次都有人說:雙方都有錯,示威者更激烈,警察自然也更暴力。但推到最頭,肯定是警察(以及背後的政權)先收緊自由,令示威者激化。所以如果要找元兇,肯定是警方及政權。另外,如果有人認為示威者毆打警察很過分,那你首先要問問自己:當佔領時示威者被打到頭破血流也不還手時,你有何見解?如果你認為警察可以打示威者,那麼請你提出justification,去證成為何示威者不能還擊。另外請記得,警察有份掟磚;

(七) 之前也談過武力的問題:不能單單因為示威者使用武力,便批評他們道德上有錯,甚至譴責。看看五四運動,乃至較近的臺灣中壢事件,都是打同燒的,但我們不會評價參與者為暴徒。做人要一致,要consistent;

(八) 另外,民主黨和公民黨很喜歡談「雞蛋與高牆論」。我其實認為示威者無需再稱自己為雞蛋,因為我們並非真如雞蛋那般脆弱。但既然兩黨經常把自己與示威者當成雞蛋,而今天我有朋友也特意再引述村上春樹先生當日的整段發言,因此我很想兩黨的人再讀一次:「以卵擊石,在高大堅硬的牆和雞蛋之間,我永遠站在雞蛋那方。無論高牆是多麼正確,雞蛋是多麼地錯誤,我永遠站在雞蛋這邊。」重點,是無論雞蛋是多麼的錯誤,也永遠站在雞蛋這邊。兩黨的聲明,並無站在雞蛋一邊;

(九) 工聯會出了聲明,「強烈譴責今日凌晨在旺角一眾暴徒發起的騷亂行為,並對受傷的警務人員和記者致以深切慰問。」這是我見過最可笑的聲明,大家都明白的;

(十) 究竟在當下香港,使用武力與不使用武力兩種行動方式,是否必然不能共存?是否當有人使用武力時,必定有(同路?)人要出來譴責,而某些行動「和理非」時,也必定要有人出來嘲笑?兩種行動是否其實可以互補?或某些場合比較適合某一類?(當然,不使用武力的行動也包含多種,有些確實值得嘲笑);

(十一) 今晚小販如常開檔,證明無警察無食環干擾,其實很和平。小販真的打不死,無畏無懼;

(十二) 我知道有朋友很不恥這類討論,認為層次太低,最緊要是制定戰術。但我想,做一些論述工夫,總有用處,尤其在輿論戰上。

最後要利申:我昨夜並無到旺角,可能會令某些人覺得無資格評論。但我自問是香港一份子,而且我認為非行動者也有評論的資格。又,以上只是粗疏思考所得,以資參考便是了。另,如果你不幸見到此文,又發現完全無法同意,我鼓勵你unfriend我;但如果只有一半不同意,認為可以斟酌,那我會請你留下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