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前抗爭運動「不可預知性」的誤判

2019/8/9 — 19:20

8 月 5 日晚上 9 時,沙田源禾路、鄉事會路十字路口。

8 月 5 日晚上 9 時,沙田源禾路、鄉事會路十字路口。

當前的抗爭運動發展至今已逾兩個月,幾經波折起伏,仍然風高浪急。日前中央政府高調把運動定性為「顏色革命」,並且刻意煽惑有關人士強力「止暴制亂」,進行所謂「保衛戰」重拾社會和諧穩定云云。筆者以為,未來一段日子的形勢更為凶險,肅殺氣氛早已籠罩維港兩岸,恐怕不幸的衝突和傷亡事件將會陸續發生……

最近一些抗爭運動的同路人有感於時局急劇轉變,提出有關戰略性的意見,包括:勇武者適宜暫緩衝刺行動,避免正面衝突而無謂犧牲,損傷元氣;冷靜的退一步全面檢視過去多次行動的得失,再行制定應對新形勢的戰略方案;重搭建大台,協調具體行動。如此的說法廣傳後立時引來不少年輕抗爭者的回擊,紛紛責難有關說法旨在分化、抽水、拖後腿和搞破壞,不利運動的發展,都是意料之內。筆者早前的幾篇文章也惹來個別朋友奉勸不要「火上加油」而必須「降火減溫」云云,也有讀者垂詢具體應對策略,總的來說就是問:運動應該如何走下去?

首先戴上頭盔一頂:筆者不是鍵盤戰士,當然更不是甚麼 KOL,只是三十年來一事無成的中華膠,謔稱泛民 old seafood,如今年逾七旬的糟老頭,勉強乏力跟著大隊遊行示威集會抗議,在家中冷氣間奮筆撰文,自慰娛人,感覺良好而已。況且,筆者大半生從事教育工作,專攻特殊教育,對政治學一竅不通,社會學可能半桶水,所寫的大多是隨著感覺走的反應,坦白說難言扎實理論和深度分析。

廣告

無論如何,不少論政者已指出,當前的抗爭運動無疑經已發展成新世代的形態,筆者嘗試歸納一些特色和重點:

(一)以社交網絡新媒體為主要的訊息連繫和發放點:覆蓋面和接觸面廣泛、傳送直接和交流快捷、有較可靠的隱蔽性保障、應變能力迅速……;
(二)沒有大台而有一定程度的共識和組織能力:沒有壟斷和寡頭式的決定、群眾參與運動的感覺度高和自主感強、沒有可被容易識別的「幕後黑手」、理論上人人都可以有份參與作決的過程…… ;
(三)倡導「如水一般/上善若水(Be water)」的戰略:凸顯流水的「變移性 (fluidity)」、在行動上做成可聚可散和可放可收的彈性…… ;
(四)尊重個體和小組抗爭者的行動能量:不同形式的抗爭行動得以迅速擴散、達到遍地開花的成效、有效分散或消耗警方的鎮壓力量…… ;
(五)堅守「不割蓆、不篤灰、不譴責」的原則:達到團結所有抗爭者的效果、互諒互讓的態度維繫著運動的持續進行…… ;
(六)和理非後援行動配合勇武前線衝擊:抗爭群體中各按能力盡一己責任、抗爭者互相補位扶持、遊行集會後的衝擊行動是典型例子…… ;

廣告

筆者以為,這樣的運動特色,正好驗證了後現代社會的重要現象:「不可預知性 (unpredictability)」。須知所謂「可預知性(predictability)」的可信度和可靠之處是基於科學數據、經驗累積和事實驗證等客觀因素,從而經過分析和推論,作出較合理的可信結果,判斷出事情發展的極可能性。可是,現實社會變幻莫測,環境變化往往在人的掌控之外,而且人心的感悟日趨浮躁和反應不穩定,過去視為可依賴的法則變得不確切,存在著極大懷疑和轉向風險。簡明而言,在沒有穩定的基礎上,實在難言預測的可靠性,「不可預知性」就是常態了。如果證之於這兩個月來的抗爭運動,上述所提及的特色恰恰反映出各項大小抗爭行動的「不可預知性」,而且,這邊廂共產黨幕後操盤手段因內鬨鬥爭而變化詭異,那邊廂抗爭者由 15 歲至 65 歲的年齡層跨度很大,在認知上、情意上和判斷上的差距太大,整場運動和相關行動的「不可預知性」更為明顯。「跟住去邊度?」、「下一步點樣?」和「明天有乜嘢打算?」等等帶著疑惑的問題,往往是不少抗爭者的口頭禪!

對抗爭者而言,行動上的「不可預知性」本來有著一定的優勢,可以令警方不能輕易預先知曉而有所防範,不過,從整體布局和長遠規劃來說,卻容易產生「誤判 (misjudgment)」,以至行動上的錯失,影響整場運動的成效。老實說,筆者對於提出具體應對策略或實際行動,總是有點保留,不敢妄斷而誤判,因此難免有泛泛而談之嫌。不過,事到如今,筆者還是本著和理非非的立場,嘗試說出一些看法:

(一)全面撤退絕對不是上策,抗爭者必須咬緊牙關強撐下去;
(二)必須調整衝擊戰略,是否「hit and run」還是「hit and wait and then run」可視乎現場形勢和客觀條件,大原則當然是避免被捕或受傷,保留實力;
(三)勇武抗爭者在情緒上有必要降溫,冷靜下來,避免熱了頭,偏離一直以來的抗爭方向和路線;
(四)和理非抗爭者有必要深化對勇武抗爭者的認知,在行動上不妨踏前一步,更要穩住後排群眾的軍心和信心;
(五)從長遠抗爭考慮,必須作階段性檢討運動的成效,並且策劃新的戰略,因此,縱然沒有大台的領導,還是需要有代表性的人物或組織牽頭進行……

上述所言或許仍是流於空洞,不過筆者一直恐怕誤判,無意提出甚麼實質建議。如果當前的抗爭是一場方興未艾的風暴,在不可預知的情況下,也許還是讓子彈飛一會兒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