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前港獨運動需要的是「林義雄」而不是「朱高正」!

2016/8/1 — 10:27

有組織在銅鑼灣街頭掛上香港獨立的直幡

有組織在銅鑼灣街頭掛上香港獨立的直幡

筆者早前已撰文申明對港獨的立場,扼要說就是:在政治現實上並不贊同港獨,但是基於言論自由的原則,有關港獨的探討、研究,以至推動,還是值得深入論述的。 而且,「疑似港獨分子」梁天琦已決定按選管會要求簽署了〈確認書〉,表示「手段(逼於無奈簽署〉)唔夠目標(進入立法會)咁重要」,辯稱是「忍辱負重」的抉擇。 可是,筆者不禁問:目前政局下的港獨人士,真的要不惜被質疑放棄原則,進入立法會進行抗爭嗎? 筆者的答案是否定的。

反之,筆者認為港獨人士在現階段的抗爭方向應該在街頭,深入民眾之中。 形象化一點說,當下港獨運動所需要的是一位長期在台灣扎根,從事組織和發展工作的「林義雄」,而並非一名尊貴地走進立法院以「暴力問政」的「朱高正」。 因此,筆者撰寫本文的目的正是要說明港獨抗爭的路向,並非針對梁天琦個人的抉擇問題。

筆者認為,就算港獨人士以台獨分子的心路歷程和運動發展作為參考對照,也千萬不要只看到當前台灣「民主進步黨」(簡稱「民進黨」) 蔡英文榮登總統上場,就視作為台獨分子在體制內成功打拼爭取得來的結果,而忽略了「民進黨」成立之前千千萬萬爭取台灣自決的鬥士在民主發展路上,尤其是在「黨禁」和「戒嚴令」期間,前仆後繼所作出的犧牲和貢獻,便輕率的誤以為透過進入現有政治體制的立法會,以代議士身分抗爭便能推動香港獨立。  筆者只恐怕港獨人士只見識到「民進黨」在體制內建立政治勢力,擴張影響力,進而突圍奪權的過程,卻忘記了更重要的是多年以來台獨抗爭者在體制外,以在野之身的長期深耕細作,凝聚力量,甚至付出沉重代價的經歷。

廣告

簡明而言,首先,香港和台灣兩地的政情背景完全是兩碼子事。台獨分子面對的是不斷嘗試革新和開放政治的國民黨,以及一位最終敢於自斷雙臂 (「黨禁」和「戒嚴令」) 的較開明小蔣總統;港獨人士面對的卻是日益強大而獨裁封建的共產黨,以及一位獨攬大權發中國夢的仿毛大帝。 

況且,證之於疆獨和藏獨在共產黨強悍掌控下的慘痛歷史,香港在預設的「一國兩制」框架內所能推移的空間更為狹隘。 其實,台獨思潮早期在國民黨治下發酵、萌芽、擴散,一直遭受慘烈的逼迫和打壓,可說是在血泊中掙扎滋長,直至開放「黨禁」而「民進黨」於1986年成立,以及蔣經國於1987年正式解嚴,長達38年的「戒嚴令」才終結,台獨的勢力才能正式在民主的土壤茁壯成長,「民進黨」最終成為台獨主要代言人,而直至近三十年來發展為政黨輪替的局面。

廣告

反觀港獨思潮的興起和醞釀是十年內的事,而且坦率而言,此時當刻港獨思潮在年輕一代雖然有著一定的感染力,但是相對於香港整個社會來說,澎湃程度還未成為主流的政治力量。  須知任何政治運動都必須有群眾基礎,並且要在不斷充權過程中集結力量和擴大影響力,才能在適當時刻發揮實質能量,進行政治上的改變。

港獨運動絕對不能一蹴即就,必須經過累進式的變化和開拓階段,當下更不應只爭朝夕的奪取立法會議席。 那麼,就算曾經聲稱「抗爭無底線」的梁天琦在議事堂內不安坐議員座位,也充其量是台獨「朱高正」在立法院全武行作秀的演出者。 

筆者重申港獨運動在現階段所需要的是「林義雄」樣式的抗爭者,投身社區,進行廣泛而深入的宣傳、教育和組織工作。  有朝一日,如果有幸港獨運動催生了一位政治氣魄磅礡的台獨「施明德」,筆者對於港獨運動的發展將會另眼相看,也「樂見其成」!  否則,這便是歷史發展的規律,港獨運動將會被歷史潮流所淘汰,「有疾而終」而無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