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前香港政情的二分三分四分以至五分格局

2016/9/16 — 19:36

朱凱廸、劉小麗、游蕙禎、羅冠聰、鄭松泰、梁頌恆

朱凱廸、劉小麗、游蕙禎、羅冠聰、鄭松泰、梁頌恆

把香港不同的政治黨團簡單歸類雖然略嫌籠統,總有一定意義,有利論述時意簡言賅。 不過,簡明的政團界定和分類往往隨著政治形勢變化,或者抗爭策略調整而有所改變。 筆者嘗試在本文把當前香港的政治格局分別以二分、三分、四分以至五分的方法略為解說。

多年來慣常以「泛民主派」和「建制派」二分法來區分兩大政治陣營,基本上反映出當時那刻的政治現實。 可是近年政治形勢急劇變化,公民社會蓬勃而日趨成熟,二分法的描述看來並不恰當。 以今屆立法會選舉為例,參選政團黨派眾多,競爭激烈,不過,在考慮顧全大局而必須擊敗保皇黨爭取較多議席的原則下,泛民人士還是拋出兩大陣營的對決說法,即「非建制派」和「建制派」,以顯示敵我矛盾的關係,呼籲支持「非建制派」內不同派別的選民在關鍵時刻暫時放下嫌隙,用選票與「建制派」對著幹“vote them out”。 這樣的二分法當然有投選策略上的作用,產生良性效果。 又假若日後在立法會議事堂內要審視和通過二十三條之類的重要法案,在大是大非的議題上,以「非建制派」和「建制派」二分法來劃分議員的立場雖然有點粗疏,還是必須視之為配合謀略運用的文宣措詞而已。

時至今天,較多人以「三分天下」或「鼎足三立」的講法來描述當前香港政局政治現實和立法會議席的組合,即所謂「本土派」、「傳統泛民主派」和「建制派」的分別。 日前練乙錚老師在新闢專欄撰文(註一)仍然以這樣基調演繹楚河漢界的格局,稱為「保皇派」 、「老泛民」和「SOB」。 (「SOB」有點戲謔意味,指“self-determination or better”,即「自決或更佳」)   再早前練老師在《紐約時報》發表的文章(註二)也是以「親北京陣營」、「泛民主派陣營」和「分離主義陣營」 三分說法來剖析立法會議席的分佈,特別指出新崛起的六位議員是「分離主義立法會議員」(the six new separatist legislators)。 不過,筆者以為用「分離主義陣營」一詞涵蓋而凸顯他們與內地的「疏離關係」和「區隔傾向」雖然無可厚非,但是以三分法說明當下香港政治格局並不完全準確。

廣告

如果認為香港政治版圖應該劃分為四個板塊,那麼「香港獨立派」應該獨樹一幟,因為其脫離宗主國發展為獨立政治實體的主張雖然引起極大爭議,也有人以為只是「偽命題」,不過平情而論,特別對年輕一輩肯定有一定的感召力。 其二的「本土派」其實可說「品流複雜」,包括並不以推動香港獨立為政治出路而只是作為其中的「選項」,卻以不同形式的策略爭取香港「自主、自決和自治」空間的多個組織,有較激進的,也有較溫和的。 其三是以「民主回歸」和「和理非」為重要抗爭原則的「傳統泛民主派」,雖然歷盡四分一世紀的政途波折跌宕,不過從今屆立法會選舉結果來看,還是有大量擁護者,具相當實力。 最後一個板塊當然就是保皇政治使命堅定如一而財雄勢大的「建制派」。

如果仍覺得四分政局的解述流於粗枝大葉,當然可以再詳盡仔細進行五分法或六分法甚或N分法的剖析,盡量呈露當下香港政局的完整面貌。 首先,那六位新當選議員包括「本土自決」的朱凱迪、劉小麗和羅冠聰、「以曖昧態度掩飾港獨立場」的梁頌恆和游蕙禎,以及代表「城邦論派」的鄭松泰其實在政治理念,以至抗爭策略上並不一樣。 其次,「建制派」也並不是鐵板一塊,因為難免涉及實際利益和政治權力的分配,不同勢力的內部組織在相互爭權奪利情況下,仍然不時顯得貌合神離。 那麼,香港獨立派、城邦論派、自決本土派、泛本土意識派、激進民主派、保守民主派、嫡系土共派、禮義廉當權派、偽獨立專業派和工商投機附庸派等等可說仍在各自盤算和各自精采……。 

廣告

無論如何,筆者的提法在於說明目前香港政情時局確實十分複雜,不少政團的底蘊仍有點模糊,發展脈絡也未算清晰,日後變化難料,只能保持冷靜態度,繼續觀察。


註一:14/9/2016《蘋果日報》「氣短集」〈立會風暴生海變.社運持續三十年〉一文
註二:12/9/2016《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Can Beijing Stop Hong Kong’s Separatists?”一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