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噴漆明顯是表達政治信息,濫射催淚彈又表達了什麼?

2019/10/28 — 10:41

眾新聞片段截圖

眾新聞片段截圖

【文:腸】

(編按:根據眾新聞的片段,昨晚在旺角有社工質疑警方未有舉旗就發射多枚催淚彈。一名情緒激動的防暴警察指著噴漆塗鴉說:「呢啲係咪香港人嘅財物?」「你呢啲合資格做社工咩?」)

噴漆明顯是以表達政治信息為目的,表面上已屬表達自由之行使。

廣告

正如加拿大最高法院在 Corporation of the City of Peterborough v Ramsden [1993] 2 SCR 1084 案中(第 1106-1107 頁)指出,儘管政府可能可以合法地施加若干形式上的限制,但徹底禁止市民透過任何公共財物表達信息,不能視作最少地限制表達自由,與保持市容衛生的正當目標亦不相稱:

... While the legislative goals are important, they do not warrant the complete denial of access to a historically and politically significant form of expression. I would agree ... that "[a]s between a total restriction of this important right and some litter, surely some litter must be tolerated".(Iacobucci法官語)

廣告

L'Heureux-Dubé 法官在 Committee for the Commonwealth of Canada v Canada [1991] 1 SCR 139 一案(第 198 頁)解釋,對一般沒有資源不足的人來說,公共財物可能是他們表達意見的唯一途徑。如果市民只在獲得批准後才可在政府擁有的財物上表達意見,他們基本上可說是沒有任何機會行使表達自由。但自己擁有物業、或可隨時使用大眾傳媒設施的有錢人,則可以隨時行使其表達自由,即變相擁有特權。這將推翻言論自由鼓勵人人平等地自由表達意見、公開辯論公共事務的價值。

與噴漆相比,濫射催淚彈係表達行為咩?背後有任何價值咩?你班禽獸係行使緊人權咩?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