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央視正名為黨視

2016/2/27 — 19:33

2月19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中共政治局常委劉雲山陪同下,前往中國三大官媒《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央電視台》視察訪問,還在《中央電視台》播報台上體驗主播工作,並且召開「黨的新聞輿論工作座談會」,要求黨和政府主辦的媒體「必須姓黨」,強調提高黨的新聞輿論傳播力、引導力、影響力、公信力,「把政治方向擺在第一位」,「堅持黨的領導,堅持正確政治方向」。央視大門也打出「央視姓黨、絕對忠誠、請您檢閱」口號來拍馬屁,引發輿論譁然。

一、改姓正名

狂言媒體姓黨,既然那麼敢說,為了名副其實,《中央電視台》絕對應該「冠姓」,正名為《黨中央電視台》,簡稱也應從《央視》正名為《黨視》,讓弱智自卑變態躁狂的習近平可以爽翻天,有一種像吸了毒一樣的快感。趁著他高潮澎湃,習近平應該正名為「黨近平」,劉雲山也應該正名為「黨雲山」。這兩個人,誰不改姓黨,誰就是言行不一的龜公,人人得而誅之!不論姓社姓資,到頭來還是必須姓黨,因此中國夢根本就是「黨國夢」。我無此夢,他已夢遺。

廣告

放眼香港,大公報就是「黨公報」,文匯報就是「黨匯報」,商務印書局就是「黨務印書局」,無線電視就是「黨線電視」,中聯辦就是「黨聯辦」,民建聯就是「黨建聯」,行政長官就是「黨政長官」,立法會就是「黨法會」。同理,習近平老婆必須正名為「黨嫲嫲」,前妻就叫「黨玲玲」,老母齊心就叫「黨心」。那麼我們應該在「黨大大」面前怎樣稱呼「黨心」呢?當然就是「黨你老母」!

二、姓黨忠黨

廣告

回歸現實,所謂媒體姓黨,意指必須絕對忠於中國共產黨(習近平)的獨裁領導、指揮、監督、干預。黨說要寫,趕快寫;黨說不寫,必不寫;黨未指示,猜著寫;猜錯亂寫,換人寫。這樣的新聞,不是「客觀事實的獨立報導」,根本就是「感動我黨的故事創作」。黨有錯,不說;黨有罪,禁說;偉光正,多說;領導人,聽他說。至於世界觀,黨要宣傳的版本也是早已套好:中國很好,世界很亂,奸敵很多,我黨很棒!這樣的廣播不是新聞,而是戲劇。
由始至終,中國根本沒有新聞報導,根本談不上新聞自由,有的只是獨家戲劇創作。只不過這種獨家戲劇跟一般戲劇有一個根本不同。一般戲劇除了人名之外其他可能都是真的,但是這種獨家戲劇除了人名之外其他可能都是假的。

三、全球喉舌

此外,《黨中央電視台》的全球佈局也值得關注。央視(黨視)擁有45個電視頻道,據稱是世界上電視頻道數量最多的電視台,除了面向中國大陸播出的頻道外,還向全球超過170個國家播出包括中文在內的各種語言國際頻道,而且在全球廣設記者站,以及在非洲肯雅首都內羅畢設立非洲分台,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設立北美分台,致力包裝自己成為「國際化新聞媒體」。央視屬於國家事業單位編制,接受中宣部、廣電總局直接管理,自我定位為黨的宣傳機構和「黨的喉舌」。央視一直認為BBC宣傳英國觀點,半島電視台宣傳中東觀點,所以央視也要宣傳中國觀點云云,實際上只不過是宣傳中國共產黨(習近平)的觀點。這隻獨裁媒體巨獸的擴張,跟全球廣設孔子學院同步進行。孔子學院把神話包裝成學術,央視則把戲劇包裝成新聞,兩者根本異曲同工,殊途同歸,盡是謊言和騙術。

四、權鬥內因

歸根結柢,為何習近平近日要檢閱《黨中央電視台》?這裏涉及他與江澤民的手下劉雲山之間的權力較勁。需知道當天習近平要求劉雲山陪伴在自己左右訪問這些黨媒。這樣的安排旨在給劉雲山一個下馬威:黨媒不是聽劉雲山的,而是聽習近平的!

習近平雖然身居獨裁大位,而且舉凡組織、人事、軍隊、金融、國安、公安、外交等權力都緊緊掌握在手上,但是宣傳部門一直是習近平與江澤民手下劉雲山之間明爭暗鬥、爭奪權力的一大戰場。江澤民手下有前任中宣部部長劉雲山,劉雲山手下有現任中宣部部長劉奇葆,他們對習近平表面上唯唯諾諾,實際上卻是暗自較勁。「雙劉」的筆桿子刻意大耍「寧左勿右」的唱紅技倆,偶爾討得習近平歡心,而且把習近平的心裏話盡情地說出來、編出來、寫出來,但對於習近平來說,還是這麼近那麼遠,筆桿子聽話但不在手,恨得習近平牙癢癢。

整個局面的突破口就在2013年底。當時曾任央視副台長的原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落馬,隨即引發央視持續震盪的連鎖反應,多名頻道總監、製片人、主持人、導演相繼落馬,央視更有上百人因涉李東生、周永康案被約談或調查。簡單來說,就是:習近平來了!再經過兩年多運籌帷幄,挖牆角,摻砂子,習近平如今逐漸居於上風。三大黨媒(新華社、人民日報、中央電視台)的領導層都已先後被撤換。蔡名照(曾任中宣部副部長)接任新華社社長;楊振武(曾任上海市委常委及宣傳部部長)升任人民日報社長;聶辰席(曾任河北省副省長、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黨組副書記、副局長)繼任央視台長,取代深得劉雲山賞識的胡占凡。蔡、楊、聶三人得以走馬上任,極有可能全是習近平壓倒江澤民集團主管宣傳的「雙劉集團」的政治鬥爭結果。當然,蔡、楊、聶三人昔日跟「雙劉集團」、江澤民集團、胡錦濤集團的千絲萬縷利益輸送關係,更是諱莫如深,是否真正今非昔比、脫胎換骨,恐怕就連習近平也看不準,輾轉反側,夜不能寐。

這就正好解釋了為何習近平現在要高調巡視檢閱黨媒。這是因為項莊舞劍,志在沛公。沛公何人?正是現任中宣部部長劉奇葆。及後敲山震虎,足以進一步打擊現在表面上緊跟在習近平身後的「老大」劉雲山。劉奇葆與劉雲山及周永康過從甚密,在四川主政時曾經重用李春城、郭永祥、李崇禧等貪官污吏,互相勾結,涉嫌南充賄選案等一系列弊案。習近平看他是異類,不是自己人,把柄一大把,絕對可以隨便找個屬於「浙江幫」的中宣部常務副部長黃坤明等心腹取代劉奇葆。然而,江澤民、劉雲山都是劉奇葆的大靠山,後台很硬,習近平唯有死忍,然後在再下一層的三大黨媒人事佈局上做手腳,試圖上下其手夾殺劉奇葆。江澤民、劉雲山、劉奇葆又豈會是省油的燈?他們又將會如何處理與習近平之間的明爭暗鬥?蔡、楊、聶三人又是否永遠效忠習近平?政局難測也!

好一句「央視姓黨」,說到底就是要雙劉、蔡、楊、聶知道「央視姓習、新華社姓習、人民日報姓習」,徹底歸順,不斷表忠,盡去狐疑,棄江投習,否則必須接受習近平的整肅。除此之外,我估計習近平還要一心效法毛澤東在延安整風運動時期的瘋狂表現。當年,王實味批評延安社會「衣分三色,食分五等」,著有《野百合花》等文章,當時在《解放日報》中照登不誤。毛澤東抓住這個機會,急派陸定一進駐《解放日報》以配合中宣部代部長胡喬木,共同架空王明、張聞天等人,進而開展殘酷政治鬥爭,樹立「黨性第一」的新聞核心原則。

今天,習近平只不過是做到了一半,亦即繼續堅持「黨性」,然後換了個「土包子」說法倒過來變成「姓黨」,但是在人事佈局上,空有心,但無力。雙劉完全不動如山,被安排上任的蔡、楊、聶三人之可靠性也成疑。就算習近平當天親身在主播席上過了一大把癮,也無從改變客觀現實。其實,他有膽就應該像毛澤東一樣大聲公開講:「假如辦十件事,九件是壞的,都登在報上,一定滅亡」;「我是不做自我批評的」;「任何時候我都不下罪己詔的」;「歷代皇帝下罪己詔的,沒有不亡國的」,然後把這四句話懸掛在央視大樓外,但他當然不敢,因此他只是一個孬種。我不會低估習近平的邪惡力量,但是從四年以來一直撤換不了雙劉一事可知:習近平對毛澤東只不過是東施效顰而已。今後黨內權力鬥爭依然波濤洶湧。

五、無恥詩句

另有一件噁心事值得一提。在當天習近平視察《新華社》後,新聞編輯部副主任蒲立業(筆名樸拙子)寫了一首《總書記,您的背影我的目光》詩歌,歌頌習近平。拍馬屁、求自保,我見得多,但要寫到這個地步,真是只有中國共產黨員才能做得到,至於讀完詩後竟然樂開懷的習近平,更是舉世稀有。為了讀者方便閱讀,我原文照登如下,大家吃飯時提防噴飯。

「此刻,雷鳴般的掌聲 / 正淹沒宣武門如潮的車輛 / 今天,我們終於零距離 / 聽您大哥般語重心長 / 您微笑拱手:祝大家 / 新春快樂,猴年吉祥 / 總書記,您的背影我的目光 / 我的目光催生這首詩 / 我的手指正讓手機滾燙 / 這首詩我醞釀了很久 / 快要刮肚搜腸 / 它擁堵我的血管與神經 / 它起伏在黃河長江 / 它奔跑在萬里長城 / 它伴隨一帶一路的駝鈴 / 以及巨輪高鐵暖風浩蕩 / 嘿嘿,此刻並沒有 / 我寫詩熟悉的星夜 / 就見大廈內外,滿目光亮 / 可詩句環跳在我任督二脈上 / 總書記,您的背影我的目光 / 今天有大片向您問好聲 / 今天有詩撕開我的胸腔 / 總書記,您的背影我的目光 / 您步履矯健昂首向前 / 我們會繼續聲音高亢 / 疾走在小康征程 / 越來越接近那個夢想 / 沿途也會有困擾和陰影 / 淡定,如同這個中午 / 霧霾擋不住天清氣朗 / 總書記,您的背影我的目光 / 我和眾多新華人崇敬的目光」。

如果閣下是公司員工,敢寫這種垃圾詩給公司總裁。通常公司總裁會請人事部門為您「照肺」,然後主管經理會覺得你工作壓力太大,請你放假,好好「治病」。然而,習近平(習大大)這個主管顯然沒有,似乎相當樂在其中。這種專制政權,這種昏庸暴君,這種垃圾黨媒,這種下賤惡俗,這種逢迎屁民,焉有不亡之理?

「我的手指正讓手機滾燙」,只代表你的手機即將爆炸!「霧霾擋不住天清氣朗」,那麼請你慢慢把霧霾吸乾淨再說吧!擋不住?嘿嘿,此刻並沒有!「詩句環跳在我任督二脈上」,只代表你真的要看精神科醫生!中國之所以搞成這樣下賤,習近平和共產黨的確是禍首,但禍身和禍尾都全是數以億計的神州屁民,正是人類理智與文明的奇恥大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