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宗教問題成了政治問題

2016/4/5 — 20:10

路透社2015年12月21日報導“ China co-opts a Buddhist sect in global effort to smear Dalai Lama” 截圖。

路透社2015年12月21日報導“ China co-opts a Buddhist sect in global effort to smear Dalai Lama” 截圖。

去年 12 月 21 日,路透社發表了由三位資深記者撰寫的深度長篇報導: China co-opts a Buddhist sect in global effort to smear Dalai Lama (中文譯為:為了在全球抹黑達賴喇嘛,中國收買了一個佛教流派),其中寫道:“ 路透社的調查發現這個組織抗議活動的教派得到共產黨支持。這個教派成為了北京長久以來蓄謀瓦解人們擁戴達賴喇嘛的一個工具。”該教派即名為 Dorje Shugden ,有的譯者譯為“多傑雄登”,但大多數藏 ​​人的共識是,若譯成中文,應依藏音譯為“朵傑兇天”,簡稱“兇天”。

兇天有問題,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就已浮出水面,上世紀九十年代正式提出。 尊者達賴喇嘛依據累年觀察以及更重要的是依據佛法,向格魯派僧眾、信眾說明若為真正弟子,應放棄鬼神信仰,以佛法為根本。 並指出兇天問題實際上已存在三、四百年,從五世達賴喇嘛開始至今,問題一直存在;但是否要繼續供奉兇天,需要自己更深入的觀察才會得到答案。 而這個觀察並非常人理解的普通觀察,應該含有基於某種禪定的“觀察”意味,惟有達到某種修煉次第的人才能明白,只是人們往往忽視普通而嚴謹的字眼所蘊涵的深刻意蘊。

當然,信仰本是個人的事,不要說信仰鬼神,人類歷史上多的是各種各樣的包括對動植物的圖騰崇拜,無可非議。 但既然把自己說成是藏傳佛教信徒,卻依鬼神而不依佛法,將鬼神視作比佛陀更為偉大及重要,這就有問題。 更重要的是,兇天問題中最突出的是,兇天信奉者屬格魯派原教旨主義者,認定惟格魯派才是正宗佛教,毫不寬容,排斥藏傳佛教的寧瑪派、噶舉派、薩迦派等其他教派,視這些教派不正宗,而尊者達賴喇嘛不願看到未來教派相互攻訐導致藏傳佛教支離破碎,認為凶天派的這種原教旨才是真正的沒有宗教自由,指出放棄阻擋宗教自由的兇天崇拜,等於是把宗教自由真正地給予廣大信眾,這就像負負得正一樣。 並強調,對兇天的信仰並非宗教信仰,只是去修某一個單一的靈魂而已;從另外一種觀點來看,藏傳佛法完完全全來自於非常清靜的那蘭陀寺( Nalanda ,又稱那蘭陀大學,印度古代著名的佛教大學,湧現了對佛教做出特殊貢獻的修成證悟的大成就者,如龍樹、無著、世親、陳那、法稱等大師。佛法於7世紀起傳入西藏,來自那蘭陀寺的佛學家寂護論師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宗師,也因為如此,思惟與辯證成為藏傳佛教的重要特點)的傳承,如果對於某個靈魂的修護,讓有著豐富法教淵源的藏傳佛教淪為僅僅是神祗式的信仰,太可惜、太遺憾了。

廣告

故而,尊者達賴喇嘛率先從本教派——格魯派——著手整頓。 這事實上,是自六百年前宗喀巴大師對藏傳佛教進行偉大改革後的又一次偉大改革! 但是,宗喀巴大師生逢一個當時的西藏完全能自主的年代,宗教事務都可以由宗教人士處理,所以宗喀巴大師能夠整頓佛教戒律,一掃教派弊端,恢復佛教本來面目,從而順利地完成宗教改革,迎來藏傳佛教的空前繁榮。 而今天,無論時間與空間,已全然不可比。 但需要知道的是,尊者達賴喇嘛之所以放棄兇天崇拜,一定有著深刻道理和卓識遠見。 之所以考慮很多年才公佈這一決定,一定是經過了對利與弊、得與失的反復權衡。 其中風險之大,以尊者達賴喇嘛的智慧,絕不會預料不到。 而他之所以拋棄世故依然這樣決定,更說明他是把全身心奉獻佛法的佛教領袖。 藏傳佛教的改革與復興就在此舉。 由此開端,藏傳佛教將進入一個類似於後弘期(西藏歷史上藏傳佛教重整復興的時期,大概在公元11世紀)那樣的偉大復興,而藏傳佛教的複興也將給苦難的西藏民族帶來希望。

本來,兇天問題只是宗教問題,而且是藏傳佛教格魯派的問題,作為格魯派最高領袖的尊者達賴喇嘛,有宗教理由也有宗教威望對此決策。 而藏傳佛教包括格魯派所有僧眾,依照入佛門須在受戒時立誓的皈依經,第一句就是皈依上師,接著是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這是藏傳佛教金剛密乘的立誓之言。 然而,那些兇天信徒的所作所為,首先就是違戒了,毀誓了,背信棄義了。

廣告

迄今以來,很多人都把兇天問題當成了宗教問題,而且當成了格魯派的內部事務,雖然藏傳佛教寧瑪派、噶舉派、薩迦派等,對兇天這個像徵邪惡的神靈十分抵制,對兇天派壓制其他派系、製造教派分裂非常反感。然而,更大的問題是,兇天這個宗教問題一直無法解決,尊者達賴喇嘛的宗教改革一直遭到干擾,原因其實已不在藏傳佛教內部和藏人社會內部,而是因為有外力明里暗里大力介入,其方式還是老一套——胡蘿蔔加大棒,又拉又打,軟硬兼施,硬是把宗教問題政治化,以致變成了政治問題。 正如路透社的報導指出: “一份外洩的共產黨內部文件顯示,中國介入了這場爭議。那份在去年( 2014 )向官員發出的文件說,雄登(即兇天)爭議是 ' 我們與達賴集團鬥爭的一個重要戰線 ' 。”

而藏人當中,正如一位藏人知識分子曾對我說:“藏人這個民族雖然有很多優點,但也有很多劣根性——狹隘,不團結,各地區各教派分裂,甚至國外藏人也是如此……格魯派當中有頑固派,他們推崇兇天,排斥寧瑪、噶舉、薩迦等教派,製造分裂。藏人當中有貪婪者,把兇天當成了今生的金飯碗。”的確,信兇天,在某些人,已經不是信仰的問題,而是飯碗的問題。 有些人正在吃兇天飯,發兇天財,升兇天官。 正如路透社的報導中有這樣一段話:“ 曾經是雄登運動的重要成員,先前在印度和尼泊爾活動的次扎喇嘛對路透社說,中國資助他和其他人計劃及協調該教派在海外的支持者的活動。次扎喇嘛說,共產黨統戰部門的官員操控他們的行動並分配資金。這些官員通過中國境內、在印度以及西方藏人流亡小區的高級雄登(兇天)僧侶,即該教派的精神領袖來指揮雄登(兇天)的抗議活動。”


(附:路透社的報導網址,所引述 的中文譯文見)(本文為 自由亞洲特約評論 ,轉載請註明 )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