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師生齊唱「大眾擁戴基本法」

2016/10/22 — 13:47

2006年政制事務局邀請歌星唱「熱愛基本法」

2006年政制事務局邀請歌星唱「熱愛基本法」一曲,「國家每日強盛/角色早肯定/香港祖國力拼繁盛且安定」,肉麻程度引來公眾嘲笑,但畢竟只是嘲笑。十年過去,假若今日再出一首類似的神曲,除了嘲笑,大抵只引來公眾的憂慮、恐懼和憤怒。

教育局長吳克儉日前提出局方會推出「《基本法》規劃及自我檢討工具」,要求中、小學填寫每級《基本法》教育的學習時數、匯報教師和校長的培訓情況。暫時眾說紛紜,未知是否確實需納入學校發展計劃之內,但已引起教育界關注和疑慮。

《基本法》教育要教甚麼?

廣告

多年來教育局和公民教育委員會積極舉辦及贊助多個基本法推廣活動、推出基本法教材套等,較知名的有過往的《明法達義》(初中)教材套、去年的「活學趣論.基本說法」視像教材,以及基本法問答比賽、每年舉辦基本法研討會,以及近一、兩年教育局大量教師培訓,都是政府為基本法教育的工作。然而問題是,《基本法》教育要教甚麼?

推行公民教育時,必須持平客觀。除了官方或親政府人士觀點外,各界人士的其他觀點和角度亦必須受重視。可是,去年教育局出版的《活學趣論.基本說法—基本法視像教材套2015》,已出現不少偏頗的內容,大多數內容取自官方或親政府人士的觀點,如講及「一國兩制」時,指「回歸祖國以來,中央政府一直強調不干預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內的事務」、更指「中央與特別行政區的關係包括從屬關係,領導與被領導的關係,以及監督與被監督的關係……」。又接納極具爭議的「一國兩制白皮書」成為基本法框架,卻不帶出其推出後社會不同人士的聲音。

廣告

主權移交19年來,香港社會就中央染指香港事務、未能維持一國兩制的爭議等觀點,如四次人大釋法對香港司法制度的影響、23條立法、基本法條文保障香港市民基本權利和法治、在基本法草擬的過程裡,兩名草委退出、市民對普選的追求和對《基本法》的質疑等,都毫不提及。諸如近日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說基本法沒有三權分立,然而基本法體現了三權分立已是社會共識。諸種不同說法的爭議,都不見容於教材套當中。

政府推行基本法教育,是否必須使用官方教材?要教基本法,到底要教甚麼、教哪一個「版本」?以教育局一貫的做法,似乎未給予業界信心,能推行真正持平中立、鼓勵學生思考的教育。如此推出「規劃及檢討工具」,只有為學校帶來壓力。

學校是否有免於恐懼的自由

去年課程發展議會推出了《更新個人、社會及人文教育學習領域課程(小一至中六)諮詢簡介》,增加了大量有關《基本法》的內容,原來在2007年的課程中僅出現了一次「基本法」的字眼,到諮詢簡介中暴增至52次。結合整個社會大氣候和各政界人士的口風,政治任務,昭然若揭。

教協會會長馮偉華早前接受報章訪問時回應指,擔憂此《基本法》檢視工具,最終變成量度學校「政治忠誠度」的工具。即便局方說只作自我檢視和評估,以促進教學,但依教育局往績,仍不免使人擔心評估異化。TSA過往也只作檢視學生水平之用,卻最終變成學習壓力的一大源頭,甚至有傳教育局官員以TSA成績向學校施壓。

自2012年國民教育一事始,當局的做法,一直是官僚獻媚,師生當災,挑戰教育專業判斷。一旦通過推出《基本法》檢視工具,又如何確保不會變成另一種官員向學校施壓的手段、變相逼迫學校在繁重課時當中增添違反專業的教學內容?

人生而有「免於恐懼的自由」,學校秉持教育專業辦學,教好學生、作育英才。教育局需要做的當是支援學校辦好教育,而非徒添教師壓力,亦使學校面對恐懼。馮偉華與立法會(教育界)議員葉建源,早前就政策目的、諮詢過程、培訓時數、行政負擔、教學內容等向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發出公開信,要求局方回應。作為負責任的政府,實在有責任釋除業界及公眾疑慮。

90年代周星馳拍「武狀元蘇乞兒」,皇帝說丐幫幾千萬弟子不解散,使他不安心。蘇乞兒回答:「丐幫人數多寡並非由我決定,而是由你決定,如果天下豐衣足食,鬼才願意當乞丐!」其實下一代是否愛國愛港,與其強迫學校增加基本法教育,不如政府先自省,能否理解和回應青少年的訴求!

不然哪天師生齊唱「大眾擁戴基本法/以它管和治/令到香港緊靠祖國營造新的機遇」,卻原來只是要滿足教育局指標,豈不可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