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我們失去了維園

2019/11/3 — 23:40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維多利亞公園,對香港人來說,是非一般公園。它在香港集會遊行的歷史上,有着標誌性意義。每年六月四日晚,維園點起一片燭光如海,三十年不滅,即使人數有起有跌,「坐滿維園多少個足球場」成為了老香港人良知的呼喚,讓人知道,還有人拒絕遺忘。

每逢七月一日香港回歸,十月一日國慶,維園更是兵家必爭之地,不同陣營組織向有關當局入紙申請,搶奪維園活動的舉辦權,那時,「合法集會」還是有一點空間。有時建制派取得了足球場活動權,泛民集會人士擠在旁邊的草地上,一幅高空照片,那一邊空洞洞,那一邊人頭湧湧,圖片說明一切,見證香港和平集會的歷史足印。2003 年七一,從維園溢出來的人潮,間接促成前特首董建華下台。

在傳媒史上,維園也有其重要角色,香港其中一個最長壽的直播論政節目,「城市論壇」始自殖民地時代已在維多利亞公園涼亭舉行,左中右陣營政治人物聚頭這個戶外空間,舌劍唇槍,有時吵得動手動腳,出動保安維持秩序,但也把維園奠定為一個包容空間,讓民間多元聲音可以發聲,這片園地,具標誌性意義。

廣告

數年前,明報總編輯換人,我作為前明報僱員表達關注,也曾出席維園城市論壇,記得香港電台的製作人,抓破頭也希望找到不同立場者出席,是舊派人信奉那種文明理性,相信真理越辯越明。

昨日(11 月 2 日),維多利亞公園作為一個包容開放的公共空間的角色,被狠狠地蹂躪。警方拒絕了維園的集會申請,適逢 11 月底為區議會選舉,百多名民主派候選人運用「選舉條例」賦予的權利,表示他們會在維園各自舉行「選舉聚會」。在選舉條例下,若出席人數不超過 50 人,則無須通知警務處處長。

廣告

然而,大批防暴警察,在下午待在維多利亞公園外,有人群湧出馬路,警方強烈警告,但即使人群退回公園範圍內,警察卻沒有停止行動,一步一步進逼,直至闖進公園心臟,甚至在綠油油的草地上,發射了催淚彈。

下午 3 時許,大批候選人和支持者,舉着選舉直幡,於維多利亞公園近銅鑼灣出口,與警方對峙。女警喊破喉嚨警告:「你們選舉集會是另一件事,你們在參與非法集結,警務處長已禁止集會,上訴條例也沒有推翻決定……」女警用擴音器喊話時,說出「刑事罪行」「刑事檢控」等字眼,咬字上加倍用力。多名候選人不甘示弱,不斷反挑戰:「我們在舉行選舉集會,警方勿打壓選舉自由!」

女警發難:「戴眼鏡穿短袖藍衣的 X 先生,我警告你,別煽動現場人士干犯罪行,你望一望後面,有大批蒙面黑衣人。」另一批男警也用咪高鋒調侃候選人:「候選人?經常在演戲,對與錯也不懂得分辨,你如何做候選人?本末倒置!」有候選人卻半開玩笑說:「阿 Sir,記得投票呀!你也有投票權的!」

忽然,警察和候選人在討論政治權利。因為候選人都把自己的臉,名字,全部印在直幡上,又把名字印在布條掛在身上,讓警察大聲點名稱呼各人為「X 先生」。有一下,雙方拉扯,警方嘗試扯掉其中一名候選人的口罩,表示跟據反蒙面法,可以這樣做。

有候選人自言自己身份在陽光下,反諷警察:「你是不是警察我們也不知道,沒有編號,蒙着面,你除下口罩,給我看委任証,否則你甚麼也不是!」女警大喊:「我命令你們立即沿維園離開!apple 2(小隊名)戴防毒面具,charge!」說完,下午 4 時,女警指揮防暴警進入維多利亞公園範圍,候選人和支持者們,後退着,卻一直面對防暴警員,嗌口號反駁。

女警:「走!走!馬上離開!你們是不是不懂得聽廣東話?」
眾反駁:「你們識不識選舉條例,你們正打壓選舉公平公正!」

女警逼緊:「一句到尾,你們走!你將來到法庭跟法官說(你的理據)吧!」

候選人不讓步,前仆後繼地發聲,有節奏有默契地喊着:「(男聲)我是大埔區議會候人 XXX,我是沙田區候選人 XXX(女聲):我是荃灣區候選人 XXX」,申訴之聲此起彼落。即使警方推着盾牌步步進逼,眾候選人們還是挻着胸,互相扶持着大家的衫領,緩緩後退。

女警指着最前的候選人陳振哲:「陳先生,不是這樣『出位的』(搶傳媒關注),你現在犯法,也在教侃別人犯法呀,你干犯刑事,你要找數的(付出代價),別以為選舉就甚麼也可以做。」

陳回話:「你們這批自稱是警察的人聽着,這是公園範圍,我在做選舉集會,根據選舉條例,候選人可以做選舉集會,五十人以下不需要通知警方,不需要得到你批准的。若你現在拘捕就是濫捕,是你們(警方)犯法!香港搞到今天這田地,是因為大家沒有做好本份,香港警察沒有做回自己本份!」

眾候選人即使後退,也一起嗌着口號:「我有權集會!無須警方批准!破壞選舉工程!打壓合法集會!」氣氛如箭在弦。

雙方對峙十來分鐘,警方不斷重覆指責在場人士非法集會,而拿咪高鋒的警員,已悄悄在口袋內拿出兩樣武器用手指夾着,一枝胡椒噴霧,另一個是手擲式摧淚彈。有人見狀大喊:「大家留意,有手擲式催淚彈。」候選人回罵:「我們身上沒有裝備,甚麼也沒有!」警員已經戴上了俗稱豬嘴的防毒面具,看不到他們的眼神了。

雙方對峙已到達公園涼亭,那個數十年來舉辦城市論壇的勝地,今日見證着政治權利被打壓,默默無聲。香港這天天氣晴朗,初秋的晴空藍天白雲,維園的大樹林蔭下,兩方嘶破喉嚨喊話,鳥鳴卻婉轉響亮。此時,頭頂又響起隆隆的聲音,政府監察人群的直升機在高空盤旋,令人焦慮。

忽爾,一陣推撞,警方衝前把其中一名候選人,已屆中年俗稱「機場大叔」的陳振哲壓在地上(他曾在早前機場衝突中擔任緩衝角色,化解事情,獲得此稱號)。防暴警察用膝頭壓着他胸口,他滿臉是胡椒噴霧的白色泡沫,另外警棍壓着他的手,他的眼鏡歪了,他嘗試伸手扶正,手機掉在地上,再有警員上前向他的臉直噴胡椒,陳喊道:「我沒法子呼吸。」有人喊:「別再噴了。」大叔說道:「我沒有反抗呀。」他被鎖上手扣。混亂之中,有三名區議會候選人被拘捕。

其後,警方繼續推進,群眾憤怒:「釋放候選人!」警方最後只喝罵:「收聲啦!繼續離開!」

候選人還是挺着腰,向着戴着全副武裝,密封着臉的防暴警痛陳:「候選人有沒有權集會?香港有公民及政治權利公約,我們的選舉聚會如何令人懼怕?如何破壞社會安靜?」警棍和盾牌,把候選人的聲音,推到離開維多利亞公園的另一端。

有候選人曾經在與警方對峙之中,說了語帶雙關的話:「究竟我們要後退到那裡?你的封鎖線在那裡?後退夠了,香港人!給我們一條生路吧,我們的路在那裡?」前無退路,後有追兵,同一時間,維多利亞公園那曾經容納過過萬計集會人士的草坪、足球場,升起陣陣白煙,警方在這裡發射了催淚彈。這一片曾經標誌着幾代香港人抗爭歷史的集會勝地,終於淪陷。

陳振哲是大埔林村谷選區的候選人,該區還有經民聯的陳灶良。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