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我們走上街頭

2015/5/18 — 11:49

【文:茹若冰@精算思政】

11個專業團體第二次落區。比起上次,我們更熟手了。大家都很快掛好旗幟,帶齊裝備,找個人流多的有利位置,開始派傳單、收集簽名。各團體的咪手代表開始工作了。我們又聽到熟識的聲音,向途經的市民呼籲著:「而家香港有病…」、「假普選方案係毒藥…」、「社工遇見家暴點可以忍住先…」

雖然是第二次落區,我仍有點兒戰戰兢兢。每次把傳單遞給來去怱怱的陌生人,都要克服「怕被拒絕」的心理關口。的而且確,有不少途人對我冷眼旁觀、視而不見。望著這些人的背影,我心裡充滿著失望和無力感。我實在不明白,為什麼他們會對政改漠不關心。大家都是香港人,同樣受著政府政策的影響。難道他們覺得三跑起住先、高鐵工程超支、一地兩檢泡湯…沒有問題嗎?這些問題的根源,不就是政府嗎?坦白說,我寧願他們理直氣壯地對我說:「我要袋住先」,總好過視不關己、不聞不問。

廣告

可幸的是,不是所有香港人都是政治冷感的。有不少途人主動上前簽名。他們的一句「多謝」、「加油」、「我簽左喇」都是我們的強心針。當然,有些途人亦對我說過「咁做冇用架」、「唔好阻住哂啦」、「唔好搞三搞四」、「XXXX」。遇到這些人,我更加覺得我們走上街頭是值得的,因為我們落區就是要和市民面對面、一對一地交流意見。

今次落區,最令我難忘的是一位健步如飛的叔叔。通常遇到行得很急的人,我也不會跟他們說太多,免得阻著他們。但我和這位叔叔在遠處便有些眼神交流,我不想錯失這個機會 (2017機不可失嘛!) 所以我追上前…

廣告

我:「先生,我地11個專業團體發起一人一信…」

叔叔:「我趕時間。」

我:「唔係呢先生,你聽我講…」

叔叔:「我真係唔得閒。」

我:「不如你攞張傳單…」

叔叔 (唔耐煩mode):「得喇,得喇,我簽。」

叔叔很快便拿起筆簽名。連傳單也未看一眼,他知道我們在做什麼嗎?我嘗試解釋,然後他說了一句「是但啦」便走了。是的,我又收集多一個簽名,但這個簽名背後有意義嗎?我這樣做,跟周融有何分別?我追上前,把傳單及他的簽名信還給他,對他說:「我地唔係要跑數谷簽名。如果你未清楚成件事,我地係唔會要你簽名。先生你可以攞份傳單返屋企睇,你同意入面嘅野先簽啦。」叔叔呆一呆,接過傳單便走了。

建制派有錢有資源,我們有的卻是堅持。我希望這份堅持和執著,會打動這位叔叔。下次街站,希望會看見他主動上前簽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