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宇軒 (Sampson)

黃宇軒 (Sampson)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地理系博士,香港土生土長的城市研究者、藝術家及獨立策展人。

2019/10/4 - 16:04

當暴政成為事實,奪回香港就成為義務

歷史會記住,林鄭月娥政府在聲稱跟市民對話僅僅八天內,先後讓警察開槍射盲了一位記者、用實彈幾乎殺死中五學生、大量拘捕年輕人,並和應建制派的建議,立「反蒙面法」,進一步以高壓和警暴對待愈來愈清晰和堅實的民意。

歷史會記住,2019年6月9日及之後幾天,香港政府有機會聽從民意,完全撤回「送中法」。它沒有那樣做,是第一步展露它完全無視香港人民意的暴政本質。

歷史也會記住,從2019年6月16日二百萬人上街抗議起,香港市民清晰要求政府答應「五大要求」,但及後百多日,政府徹底無視「撤回送中法」之外的四大要求,而就連「撤回送中法」本身也拖了一段長時間。在這段時間,警察濫權濫暴無日無之,更發生了7.21警黑勾結事件、8.31警察亂打市民事件,政府一直只企圖以警力壓倒市民正當的要求,是它第二步展露了暴政的本質。

廣告

這場抗爭運動來到第118天,立「反蒙面法」,可說是來到揭露香港政府暴政本質的第三步,而到了這一步,它已經將所有外衣都脫去,是赤裸裸的暴政了。

這暴政,本來就一直存在,而118天以來,只是終於變得完全赤裸。它持續壓倒香港人對民主、自由和人權的追求。從2014年白皮書和8.31決定,到後來議員被DQ、參選人被DQ、政黨被取締、書店員工老闆被綁架等,香港人都看在眼裡,只是沒料到它會變得如斯赤裸和血腥。

這個沒民意授權、沒正當性、不是由人民選出來的政府,在過去118天裡,一步步將它暴政的本質顯露,到了今天已是完全赤裸地展露出來。它到底還有什麼資格管治香港人呢?沒有,它沒有資格也沒正當性,如林鄭月娥所言,它「有的只是警隊」,換言之,只有純粹靠武力去壓在市民頭上了。

林鄭在剛才宣佈「反蒙面法」的記者會說,許多人開始問「香港是否一個可安居的地方」。這些人問對了,正是因為有完全無視民眾的暴政,香港絕非一個可安居的地方。而管治香港的行政會議裡,問責官員不少被公認為無能至極的人,而一眾非官守成員大多是犯眾憎的過街老鼠。

既然現存的香港政府選擇走到這一步,做盡一切,去在自己頭上刻上暴政二字,說明自己無資格管治香港人,香港人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趕走這個無權管治的政府,奪回香港。

從今天起,大概不用再奢望有一個會「回答五大訴求」的政府,是時候,不讓這個「拒絕回答五大要求」的政府繼續存在。2016年提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梁天琦,在被禁制參選後曾引用一句打動人心的話,「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就是義務」。當暴政成為事實,奪回香港就成為香港人的義務,到了這地步,是香港人履行義務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