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林鄭政府也變為「焦土派」

2019/7/26 — 10:25

2019.7.21夜,元朗

2019.7.21夜,元朗

從白衣狂徒肆無忌憚地打人、並不擔心警察到來而沒有採取快閃行動,且警方非常消極地應對多位市民的報警求助,以及之後被人拍攝到八鄉指揮官李漢民與毆打市民的嫌疑人「有講有笑,互相協調」,或事前連我也收到消息知道那天晚上元朗會有鄉黑行動,但警方竟不提早布防、甚至向公眾解釋自己不夠警力阻止等等,都很難令人相信沒有出現到警黑勾結的情況。

這樣的勾結,有可能只是當地警察與鄉黑一直以來合作的延續,政府或是盧偉聰未必知道;但我更傾向地認為,當晚及之後的整盤棋局,有來自警察總部、政府、乃至中聯辦(中央)一起去參與佈局,目的是:

1.       阻嚇參與示威的年青人;
2.       令到受驚的市民更能體會/明白警察的重要性,令到大家不介意(甚至樂意)見到大量警察出現的場面,並由此再進一步地加強警權的管治;
3.       配合散播黑社會將在全港各地出沒的消息,讓市民心裡恐慌、不敢晚上外出,間接達到宵禁的效果;
4.       由於人心惶惶,及覺得自己的正常生活被嚴重地影響,市民會更容易被分化,連一些原本不滿政府的人,也開始思考是否應該「到此為止」,始終有不少的香港人都是「講求實際」的。

廣告

然而,警方或政府所下的這步棋,也有很大的風險,隨時會令牠們輸得更慘:

1.       雖能阻嚇到一部分人(特別當晚被打的市民),但會激起更多香港人的怒火和使到大家去進行更激烈的反抗,且有更多的訴求會陸續出現,大型示威遊行會持續得更久,令建制派於未來區議會、立法會選舉的選情更不樂觀。
2.       市民即使更深刻地知道警察的不可或缺,但因為元朗這次事件,會進一步削弱警方那已經差不多沒有的威信;而一些來自其它紀律部隊的成員已經質疑警方的做法,甚至是警隊內部也可能會有不同的意見,警權管治更加難以取得「壓制性」的效果;
3.       那些黑社會將於全港各地出沒的消息,也只能暫時地令到市民畏懼;況且,鄉黑們亦不可能晚晚出動,若牠們不小心「踩過界」,或影響到另外一些陀地晚上的生意,更會招致其他幫派的報復。
4.       由於官、警、黑的勾結太過明顯,有可能令到本來撐政府和警察的人也都改變原來的想法,儘管他們不一定會因此而改撐示威者,但這次事件或能使到撐政府、撐警的陣營,也出現較嚴重的分化。

廣告

然而從林鄭政府這一個多月來的表現,我覺得牠們在繼承2014年,那消極回應反抗者訴求、並等民怨漸散,再來一個反撲的應對方式之外,牠們在中聯辦(中央)的允許、或極有可能是應中聯辦(中央)的要求、「指導」下,更進一步地採用接近「焦土」的策略——不介意民望下跌、不介意警隊的形象、或香港於國際的形象再受損,光明正大地出動沒有委任證的黑警鎮壓示威人士、毆打記者、無辜市民,再到現在近乎公然去勾結鄉黑,其骯髒手段可謂不斷升級。所謂人無恥則無敵,反抗者這邊需顧及大眾/市民的感受、義士的安全等,但政府和警察那邊,卻已經差不多無所顧忌、「爛命一條」般地跟你纏鬥下去,你又真的很難可以打贏這場仗,或奈牠們不何。

況且,當對抗場面不斷地升級、局勢更加地動蕩,一直去到某一個點的時候,香港政府就有充分的理由,去請求解放軍出動。我們從高一點的角度去看,中央似乎定性了這次的反抗運動為「顏色革命」,其最終目標是要推翻香港政府;所以即使牠們採用到「焦土」策略,出動到老解(解放軍)去鎮壓,也在所不惜。

因此,我覺得反抗的這方,仍需把焦點放在五大訴求上(特別是要政府「撤回」條例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不應再特別地去挑戰「一國」的底線,避免令到上面更堅定地認為大家在搞革命。

另外,對於星期六的元朗示威,我觀點是大家可以藉此去再一次地強烈譴責警黑的勾結,以及表達出對鄉黑暴力欺壓的不懼;但盡量不要入村挑釁牠們,或拆人家的祠堂。一來這班鄉黑真的被大家惹怒,肯定會大開殺戒,牠們並不像警方那樣,還有少少節制;二來這些舉動已經完全偏離原來的訴求,且會因此招惹牠們接下來的報復,令到更多無辜市民受傷,或造就警方以暴力鎮壓的機會,甚至最終令到老解出動。

既然大家要be water,就應再想想怎樣更加靈活地應對政府的「焦土」策略,牠們若不介意現在社會的不穩,大家就可以「借力打力」般,去繼續分化商界與政府的關係。香港是一個非常重商的城市,中央及其指使的林鄭政府再怎樣地固執,都可能會聽一下商界的意見(像「送中」條例修訂時,政府也會盡量地照顧到他們的利益),即使若「上面吹雞」,商賈會「跪低」,但當他們利益真正受損的時候,商會也開始發表跟政府不合之聲明,或暗地裏與政府官員會面,而他們的說話或意見之力量,絕對有大於反對派的聲音很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