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校委會主席最基本的條件是……

2015/8/31 — 18:48

( 圖片來源:香港大學網站 )

( 圖片來源:香港大學網站 )

暑假過去了,但香港大學的副校長任命風波纏繞至今仍未解決。港大校委會以荒謬絕倫的「等埋首副」為理由拖延任命,所揭示出來的是港大的管治制度被政治意圖逐寸蠶食,港大的獨立自主與學術自由在當下的校委會格局中,已難以抵禦當權者的政治操控和張牙舞爪,很有可能隨時成為炮灰。

因此,筆者和另外二十名港大校友,於明晚(九月一日)港大畢業生議會中,將會提出一項議案(即議案四),題為:「校務委員會主席必須由教職員與學生所能接受的人選擔任」。提出議案的目的是希望校委會能以大學的利益為依歸,積極聆聽校內各持份者的聲音,特別是主席一職,必須承擔捍衛大學自主的責任,敢於向無理的政權與政治審查說不!當校委會主席最基本的條件正是為校內師生所能接受!

「等埋首副」令校委會的專業和誠信蒙羞

廣告

早在6月30日校委會搬出這可笑的「等埋首副」理由之前,已明顯地有一股強大的校外勢力將法律學院與佔中運動扯上關係,並藉著左報對陳文敏教授鋪天蓋地式負面評論,企圖影響港大管理層的任命,以達清算異己之目的。無論是港大教授袁國勇在辭去校委會成員一職時的感言,或是近日立法會議員田北俊所述,已見政治干預之手已在港大校委會內磨刀霍霍,明顯偏離大學的最佳利益。

校委會是港大最高權力機構,掌控財政、學術發展和人事資源等實質行政權力,對港大的發展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每一決定均會牽涉到大學的各持份者。校委會加入校外人士,原意是藉有公信力的社會人士,以其經驗與智慧,為大學的使命和利益服務。校委會主席一職更為重要,除了德高望重之外,其履歷、學識、操守以及往對社會的貢獻皆需為人所推崇,至能取信於社會和大學的各持份者。

廣告

無論是主席或委員,校委會必須保障大學的行政管理符合最高的標準和原則,鞏固大學的運作健全,而不是對大學進行政治審查。即使現時的校委會以校外人士主導,但如果這機制真的是以政治中立專業地運作,又怎會出現「等埋首副」這樣的僭建程序?這就不禁使人質疑,校委會是否被政府委任的校外委員操縱,當他們收到政治任務時便在所不計,背棄大學的利益與信託人的誠信,以達其政治目的。

更甚的是,眼下的風波,校委會主席明顯地是無視校長「盡快齊腳」的強烈願望,並置行之有效的遴選程序於不顧。雖然沒證據説明主席是主動配合政治干預,但公眾已沒法相信,他能抵抗政府委任的校委之政治干預,並能堅持作最有利於大學運作的決定。

校委會主席須得師生接受

由於校委會主席由身兼大學校監的特首委任,假如特首無法抱持大學利益而任人唯親的話,制度上等於為特首的政治干預大開中門,無異於將大學的獨立自主和學術前途白白斷送。

因此,本議案(即議案四)建議的是在校監委任校委會主席前,校委會需要就主席的人選,諮詢大學內的主要持份者包括教職員和學生(形式可再詳細討論),好讓校內意見能有機會直接表達。好處是建立雙方溝通的模式和慣例,在具體事情上理解彼此的想法,在廣義層面上也能發揮「守尾門」的作用,令大學自主和學術自由多一重保障,進一步免於受校監或外來政治勢力所干擾。

筆者希望在此聲明,有部份校友誤認為此議案是等於要求校委會主席由校內教職員與學生一人一票產生,這並不是筆者或校友關注組的想法。如何在技術層面執行此項「校委會主席須得到教職員與學生接受」的原則,並不是這個議案想討論的,因為仍需要更多時間重詳計議。然而,如果筆者能拋磚引玉的話,有幾個可以考慮的方案,以刺激討論。例如:校委會可以就主席任命一事進行全校性有公信力的民調、舉辦數場討論會或諮詢會、諮詢教委會(Senate)的意見等等,以收集校內人士對校委會主席的期許與意見;長遠而言,校委會校內與校外成員比例可作檢視,改變現時三份一為校內代表、三份二為校外代表的組成,務求令校委會內教職員與學生的聲音不會被結構性打壓。如此議案得到通過,校委會應成立工作小組詳細討論和跟進如何落實此議案中提出的「主席人選為校內教職員和學生所能接受」的原則。

以上所提出的只是一些可以參詳的方案。無論如何,在原則上,如果校委會主席不能得到師生的接受,其認受性自然會大受打擊,在處理校委會的工作以及與校方高層團隊能否有充份的互信和尊重等事情上,也會處處受質疑,最終受害的也是大學及其師生。

師生的共同使命

在這裡我想引述兩位前港大校長的觀點: 王賡武教授在上周回覆記者查詢時説:「世界最好的大學,都是因他們讓教師、學者治校,負責行政的人及校外人盡力支助(支援幫助)校內活動,有不同意見,可以商量,但不會干涉」。而徐立之教授亦在2011年8月23日就[818事件]後登報展現其公開的承諾 – 大學師生是校園主人、港大是言論自由堡壘。兩位教授皆清楚指出其保持港大院校自主和學術自由的前提均是校內師生的主導權,觀乎目前港大校委會校外委員比例為校委會的三份二,校委會主席能否確保校內聲音能充分表達和照顧,起著至關重要的角色,而此人選為師生所能接受只是最基本的一環。

大學就是社會的縮影。當市民對一國兩制的信心每況愈下,中央及特區官員公然介入港大事務和打壓異己之勢愈演愈烈,作為大學主要的持份者,即教職員和學生,同樣有義務肩負捍衞大學自主的使命,有責任一起監察校政和抵抗政治干預。

當「等埋首副」被社會彈劾至不復存在時,我們更不能心存僥倖,而要找出方法去捍衛大學的核心價值,堵塞現時制度上的漏洞。因此,校委會主席需要為師生所接受不但道理極為顯淺,也是集校內眾人之力堅守自主命運的最佳方法。

 

2015年8月31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