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權者「喜歡你」?不如迎接「光輝歲月」!

2015/12/11 — 9:15

梁振英與黃家強自拍合照 ( 圖片來源:梁振英 facebook )

梁振英與黃家強自拍合照 ( 圖片來源:梁振英 facebook )

這個星期初,政團經民聯舉辦晚宴,其後梁振英的臉書就流傳了他與面帶笑容的BEYOND成員黃家強的合照,還有黃與梁及一眾官員唱BEYOND的《光輝歲月》和《喜歡你》的片段。照片及片段一出,外界反應甚大,以為黃家強為了攀附權貴、出賣了BEYOND的精神與靈魂。

幸好《蘋果日報》願意去求證事件,還黃家強一個公道。原來黃是應唱片公司老闆應邀出席場合,本來唱幾首歌就可以為他帶來「鐘聲響起歸家的訊號」。但那夜的確「在他生命裏,彷彿帶點唏噓」,因為現場的工作人員應官員要求安排黃與梁振英合照(還要是黃家強不把「以往片刻歡笑仍掛在臉上」就「不收貨」,要再拍)及唱歌。黃家強向《蘋果日報》堅稱「我愛我的家,我愛香港,我的堅持會繼續堅持」。對於有這份堅持的人,這情景應該都算「是那傷感的記憶」。

但當事件焦點被放在黃家強時,其實大家應該更注重梁振英。他是否真心想向黃家強及BEYOND的音樂表達「喜歡你」的情懷?我相信不是吧。BEYOND歌曲推崇的是博愛及普世價值,亦被雨傘運動參與者廣泛引用。這一切都與梁振英的言行舉止、政治立場背道而馳。所以,梁的舉動只可以是為了自己的公關用途騎劫BEYOND,甚至可能是向港人下馬威,顯示怎樣連代表「香港精神」的BEYOND歌手都要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

廣告

當然,這種行為不限於梁振英、亦不限於香港。惡品的當權者往往為了公關及權術理由,騎劫受尊敬音樂人的光環。近代歷史較有名的例子牽涉二十世紀前期的德國指揮泰斗威廉·福特萬格勒(Wilhelm Furtwangler)及他帶領的德國文化象徵:柏林愛樂樂團。縱使威廉·福特萬格勒個人是反納粹的,政權仍對他及柏林愛樂樂團「抽水」抽到盡。納粹政權不時安排希特拉或其他納粹高官出席他指揮的音樂會及在場地拍照留念,亦有夾硬頒發一個聽下去很「官方」但其實沒有任何實質地位的名銜給他,使全世界誤會他已歸順了。

不過,無論是梁振英或比他更惡毒的納粹政權,他們都需要明白一點:他們可以奪走音樂及音樂人的影像及音符,但他們奪走的會是沒有靈魂的東西。當音樂及音樂人被騎劫時,他們的靈魂就會逐漸因「年月把擁有變做失去」。受影響的音樂及音樂人亦會被弄到「今天只有殘留的軀殼」的地步。沒有了靈魂的音樂,就算歌詞說「那雙眼動人,笑聲更迷人」,大家都不會感受得到那個意境。沒有了靈魂的音樂人就會逐漸失去知音人,最終只能「每晚夜裏自我獨行,隨處蕩、多冰冷」。

廣告

面對着不仁的當權者嘗試把帶給我們希望的人及東西都要騎劫及據為己有,我們又可以怎樣?最重要的,就是要堅守我們對這些原本是屬於我們的東西的擁有權。上年,我們已經白白地把原本代表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無畏無懼的藍絲帶拱手相讓給一群允許甚至支持暴力的人士。經過那個教訓,無論是任何其他代表我們價值觀的東西,我們都不能再因為有惡人來「爭」就立即放棄。如果連有象徵意義的東西我們都不願去守護,我們又何以「自信可改變未來」地去守護及爭取有實質後果的東西?

所以,我們應該以「疲倦的雙眼帶着期望」,繼續堅守香港精神、堅守香港。有了這份堅持,我們才能盼望「迎接光輝歲月,風雨中抱緊自由」的一天。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的意見。

 

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