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白色恐怖已漸成常態 不認命可以嗎?

2016/9/2 — 21:46

作者提及,收到銅鑼灣書店股東李波失縱的消息後,家人的反應。(資料圖片:李波,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作者提及,收到銅鑼灣書店股東李波失縱的消息後,家人的反應。(資料圖片:李波,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文:留穎恩(前學民思潮成員)】

最近,周永勤宣佈棄選一事震驚政壇。他表示受到壓力,不想連累家人。坊間盛傳某候選人與中聯辦向他施壓,令白色恐怖再度降臨,而類似的經歷亦曾發生在我家人身上。

我父親從事印刷,他公司近年與出版商合作,印刷各類政治書籍刊物,大多是關於中共的。他的工作啟發我關心社會、政治。

廣告

去年十二月三十日的傍晚,父親回家,就說:「和我們一直合作的李生失蹤了。」當下他沒解釋太多,我只知十多年來準時歸家吃晚飯的人突然就沒有蹤影。深夜時分,我查看報章,才知道李波是銅鑼灣書店的負責人。翌日,記者的到訪更加確實失蹤一事。從前只在大陸發生的荒謬打壓,今天居然發生在我身邊。龐大的壓迫感頓時讓人不知所措。當時銅鑼灣書店的員工相繼失蹤,令我非常擔心家人安危。父親既是家庭支柱,又是子女的爸爸。一旦他「被消失」,我怎樣做才對?雖然自己出席示威活動時時有一定風險,參與社運組織亦會憂慮,但那一刻,他的壓力比我更甚。

廣告

之後幾天,李波太太收到李波的親筆傳真,當中除了交代「用自己的方式返回內地」,亦委託他人支付書款。當時父親公司正為銅鑼灣書店加印書籍。擔心虧損的同時,又擔心人身安全,而且他的公司夥伴收到來歷不明的電話,令公司上下人心惶惶。最後,因為政治壓力,父親唯有決定不再印製政治書。

事隔半年有多,我依然憤怒。其實我曾經質疑父親的決定。我認為應該要堅持下去,不可退縮。但今天聽到這句話「死唔可怕,最可怕係保護唔到身邊嘅人」,我就開始明白他的考慮。有人能夠面對死亡,但不是每個人眼看至親生命受到威脅,也能擁有堅持到底的勇氣。挺身而出抑或是保護至親,實在難以決擇。

雨傘運動期間,周庭退下火線,辭去學民思潮發言人一職。至今她飽受部分網民批評她為「彈出彈入」。在這世代,願意犧牲自己學業和玩樂時間來改變社會的年青人不多。她從一開始就比其他人走得更前,付出更多。在一場社會運動中擔任領袖角色,她要背負的責任,承受的壓力是平常人無法想像的。根據當時學民思潮發言人黎汶洛表示,他與周庭都遭受滋擾。將心比心,怪責受強權壓迫的人是無補於事。只有我們並肩同行,盡最大努力,在能力範圍內做到最多,才可以分擔她和眾多抗爭者正在面對的無形壓迫和憂慮。

梁振英上任以來,香港政局動盪,言論自由越見收窄。「描黑」中共的書,不准寫。「港獨」,不准講。「真普選」,不准撐。港共政府箝制人民思想,同時製造白色恐怖。「李波失蹤事件」正正以低劣的手段威嚇出版印刷業界,以為藉此令其自行封口,不過就激起香港人的憤怒。這一切都破壞香港的核心價值。

今次立法會選舉是抵擋赤化的時機。一旦議會淪陷,荒謬的事將會接踵而來。修改議事規則,修窄議會抗爭。推行廿三條立法,限制人民言論自由,任意迫害異見人士。香港人所擁抱的自由、法治將會一一逝去。

從前聽過一個故事,山上有位老修行者解答問題時總能給人圓滿的答案。有位年輕人不服氣,手中握著小鳥,帶到修行者面前,打算考考他:「這隻雀是生是死?如果你說牠是生的,我就立即掐死牠。如果你說牠是死的,我就手掌一攤,牠就會展翅飛翔。所以你怎答都不對。」年輕人沾沾自喜,心想一定考起老修行者。老修行者就說:「這隻雀的生死,在你一念之間。」今次,香港的生死也在我們之間。恐懼並不可怕,只要還有你、你、和你。別給無力感打敗,守護香港,為時未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