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社工遇上本土

2016/9/7 — 15:40

立法會選舉塵埃落定,本土自決派奪得6席,是建制及泛民之外急速冒起的新力量。其實今年2月,本民前的梁天琦,在新界東立法會補選中取得高票落敗的成績後,已令人對本土派刮目相看。

區龍宇昨天已指出用本土自決作分類流於粗疏及不準確。本土自決派的六人在中港關係的立場上分別不大,但在經濟及社會政策的取態便各有不同。

廣告

社會政策其實有左右翼之分。左翼普遍反對新自由主義,反對大市場小政府,反對公共服務私營化,要求政府多介入去作財富分配,要求勞工集體權力去達致平等公義的社會。右翼普則遍反對過多福利,反對福利倚賴及濫用,反對政府過度干預,贊成市場自由及競爭,提倡自力更生,高舉家庭傳統角色。

基於社會政策的左右分類,區龍宇便將朱凱廸、劉小麗及羅冠聰看成本土左傾。將熱血的鄭松泰,青年新政的梁頌恆及游蕙禎看成本土右傾。當然這分類也不完全準確,以靑年新政梁頌恆為例,他提出設立移民入籍試、退休保障引入資產審查便似右傾,但他提出向大企業徵收額外利得稅2.5%便似左傾。

廣告

我是社福人。社福通常高舉普世價值,信念是尊重每人與生俱來的價值及尊嚴。據國際社工聯會前年公佈,人權、公義和集體責任是社工的核心支柱,任何情況下也不應對任何人造成邊緣化、排斥、標簽或壓迫,遇到歧視要作出挑戰,並要營造一個包容的社會。

社工的價值觀也相信自決、自主及參與。

這點和本土自主派的6人,無論其傾左及傾右,分別可能不大。

但我估計,社工作為一個要社會認受的行業,她/他和本土以下的路綫可能存在矛盾:

1. 本土曾提出以武制暴、無底綫抗爭的行動手法,這可能挑戰社工界傳統以和理非作抗爭的底綫。就算用公民抗命或拉布的手段,我估計社工界還未有普遍的共識。

2. 本土右翼在社會政策上有傾向反移民、排斥族群、反對難民,及福利要作審查等。我估計社工界在這點面對的矛盾及爭論更大。

很多人及本土人士,會嘲笑社工為左膠。當我們常說莫忘初衷時,左膠的社工其實衹是高舉其初衷而已。但面對時代的轉變,新時代的降臨,社福界也不可能一成不變,應在核心原則下找尋和不同本土派的共通處,至少也應該展開對話及互相理解,畢竟年青及新世代的社工,愈來愈多有本土傾向。

 

我們在9月24至25日,便在莫忘初心社工營和60多位入營者開展討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