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社運 / 政運全面仆街

2018/7/1 — 7:39

資料圖片:2014年雨傘運動金鐘龍和道隧道

資料圖片:2014年雨傘運動金鐘龍和道隧道

梁繼平的文章開啟極好的方向,係咪可以產生有意義的討論,就要靠讀者們努力。

近日重讀馬克思,睇返一個好值得學習的point。要了解人,唔係從佢的說話或自我認同入手,而係從實存的生活同社會關係開始。畢竟,一切的價值觀、道德觀都係由此衍生而成。人可以創造自己生活的條件,但條件的創造亦係建基於已有的生活習慣和模式之上。為此,人既受制於生活,也創造生活。不同的抗爭者,因著生活條件、背景之不同,而有著不同的抗爭理念與價值,不同的「道德」、「紀律」。我地唔能夠話唔認同他人的道德就指之為冇道德。至少係研究同了解上,咁係毫無益處。

「道德」、「紀律」的客觀效果是成就組織,凝聚力量。就此功能上的理解,本土派、泛民都係有道德的。只係大家的道德不同,凝聚唔到對方。無可否認,香港未來的抗爭,需要道德、紀律,但呢種共同的道德,並唔係一個純觀念的工作,而係公民社會、資源、空間上都要同時配合。

廣告

大眾紀律(popular discipline )由Badiou 提出,與大眾紀律相對的,係黨的紀律。所以大眾紀律並唔係為左自上而下去規訓抗爭者/民眾,而係由大眾自發去為左共同目標去自我規限。大眾紀律唔係一個道德觀念,而係組織、行動的指導概念。

我嘗試用馬丁路德金與Malcom X作為例子去說明。兩大黑人領袖,有一個共同目標,就係黑人民權運動。馬生終其一生奉行非暴力抗爭,認為面對暴力打擊亦絕不還手。其道德感召感動無數黑人、白人,支持其社會運動。而Malcom X則認同無底線抗爭,只要能成功的方法都做。所以會進行暴力抗爭,亦會對警察的暴力還手。

廣告

呢兩個人,有冇好似香港社運咁分裂同拗交呢?事實上,兩邊的支持者的確時有爭執。而互罵的用語,稍為關心香港社運geh都耳熟能詳。不過咁,佢兩個人自己從來都冇正式拗過交,而且一直互相尊重。路線不同,冇令佢地發動自己派系,將對方清洗、消化。

但重點唔係要學佢地胸襟廣闊咁簡單。觀念、價值唔係最基本,構成呢種胸襟的條件更加值得我地關注。事實上,兩者都有自己好強的組織力。Malcom X的黑豹黨,一方面會發動暴力抗爭,但同時係一個好好的社區組織,會深入黑人之間做服務,教育、醫療都有做。而馬丁路德金作為一個牧師,組織力、資源亦好充足。因此兩人各有各做,亦有明顯的物質基礎。

兩位黑人領袖的默契,正正係一種大眾紀律,唔係自上而下的規限,甚至唔係根於一樣的道德願景。可惜的係,佢兩人冇真正好好合作,共同策動一體的民權運動。兩個人於晚期越來越相近,如果唔係各自被殺,極有可能有正式合作的機會。但至少,兩個人冇互相攻擊已經好足夠。

香港民主運動到今日亦終於有出現大眾紀律的可能,契機就係社運/政運的全面仆街。雨傘以來,各派身處競爭邏輯之中,為議席、公民社會資源掙扎。但時至今日,好多民眾都應該知道,從政實在係一件有辱無榮的苦差,而所謂的政治投機,希望從政圈撈油水,亦係利基甚窄。區區議席,話就話百幾萬一年,真係要撐起運動,根本杯水車薪。傳統泛民的金主,無論外國或本地,亦不足以令人榮華富貴,極其量勉強養住一個選舉機器。

隨住中共對公民社會,包括媒體、大學、法治的全面打壓,傳統泛民的社會關係、經濟資源亦所剩無幾。要算「三十年來民主運動失敗」的賬,到今日已無意義。大部份清算之有意義係為咗實現權力及資源分配的平等。但如今公民社會進入均貧,日日被打壓,此時對泛民或左膠作出攻擊亦不過係意氣之爭。對民主、政治發展有願景的人,絕不會再糾纏。(馬來西亞的安華與馬哈蒂爾冰釋前嫌,就係好例子。)

大眾紀律,並唔係關於暴力與否,而係整個運動係咪能夠一體前進。香港社運的確需要大眾紀律,而前提正正係資源的共享,並且由此而來的胸襟。其實個起點好簡單,就係由唔互屌開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