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群眾覺醒先於動議撤回條例

2019/9/5 — 19:43

分享兩個在這幾天遇上的生活情境:第一個情境是好幾位家長十分擔憂自己的孩子罷課,害怕自己的孩子因著沒有好好上課而落後他人,會「蝕底」,而且亦不見得罷課有甚麼實際作用。

另一個情境是在吃飯的時候,聽到身邊有兩位年輕的男生在商量投考警察督察的事宜,對話中談及月入、住宿福利及第二選擇是投考海關。

我認為這兩個熟悉的生活情境,活生生呈現了香港人最需要思考的「危」,還有最應該盡力把握的「機」。

廣告

一句危險的潛台詞

「以個人增值取代社會價值」的生活取態大概就是當下家長對子女的希望及要求,當身處亂世,子女更應努力向上,人棄我取,務求未來以實力超越同學(未來的對手),換取更好生活為目標,這種價值我想香港人並不陌生。

廣告

而林鄭真不愧為上一個年代的「尖子」,「動議撤回條例」基本上就是息事寧人的誘利,以息事寧人的招牌去誘發香港人回到過去的渴想,回到那個得益者繼續得益,回到那個市民透過競爭爭取有限的上流空間,回到那個以食玩買掛帥的氛圍,回到一百天前所謂正常的生活。

而潛台詞就是:「動議撤回條例後,別人的生死都與你無關了,你應該增值向上,領先你身邊的朋友。」

危險之處在於再一次鼓勵大眾只需利己,在真理和生活之間選擇純粹生活的那一邊。以此意識形態換來的,就是那一個我們早已習慣了的,因著過度比較而欠缺同理心,因著功利而忽略人性,因著利己而爾虞我詐的炎涼社會。

一個奮不顧身的動機

屬於覺醒的時份總是來得太突然。

三個月前的香港人以目標為本,只要一句撤回便萬事有商量;這一百天的洗禮令香港人今天在乎著人性和公義相關的課題。

莘莘學子在罷課的同時內心並非沒有矛盾,上班族在罷工時並非沒有想到後果,在背負著生活和工作壓力的同時,香港人知道有一些惡是他們所不能夠容忍和接受的,縱使他們未必可以非常清楚地理清正在相信的那些價值,卻用一個又一個的行動去共同經歷,今天的香港人並沒有手執完好無缺的答案,香港人是從共同經歷的歷史進程中一起找答案的。

這一種以行動為本的學習方式不但淡化了參與者之間的階級觀念,而港人變得更懂得與不同背景的同路人合作,而且在不論熟稔與否都一樣齊上齊落的同時,我們開始嘗試以人本價值取代名成利就作為人生的方向。

當社會的大義與輕生、受傷、被捕、受到不公對待的弱勢有關;與濫權、法治精神、人權和選擇權等課題相扣,香港人才有機會建立真正屬於自己的文化,才有機會思考自己即將要加入的行業是否過得到良心;人本關懷有別於目標為本,人本價值的抬頭並不會隨著「目標達成」而告終,反而成為文化的根源,令香港人漸漸變成一群以價值、道德和良心去衡量、欣賞他人的一群。

在我們言說如何免於陷入獨裁政權管治死路的同時,捉緊以人為本的價值,香港才能夠免於再度陷入利己鬥獸場的輪迴,人本價值一天沒有抬頭,香港人都只會回到一百天前以利度人,以食玩買作為生活方針的順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