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習近平要整肅中聯辦

2016/8/19 — 14:10

8月7日,于品海旗下的多維新聞網發表署名泉野的文章,題為《北京涉港機構亟待整肅重組》,一石激起千重浪。當中所藴含的深義很值得分析。

一、慶豐指示

多維姓黨,人盡皆知。習近平近年利用澎湃網與多維網對境外「放風」,早已是公開秘密。于品海是習近平的對外宣傳「白手套」,旗下多維網的總部更是設在北京,也無疑問。兩年前《正在喚醒中國的習近平》一文極盡塗脂抹粉,一年前多維月刊創刊號封面的習近平頭像更是造神膜拜,跡近瘋狂。這次「習粉」多維網發表《北京涉港機構亟待整肅重組》一文,罕有地表達對中聯辦的不滿,甚至還要求「整肅重組」,聲稱「聯繫到人大委員長張德江不久前訪港,以及後續巡視組可能牽動的人事更迭,都預示北京正在醞釀的大動作」,顯非尋常。

廣告

有些人對這樣的觀點不以為然,認為一切只不過是習近平下面兩個幫派之間的爭功和內鬥,涉及多維網與中聯辦相關人士或派系,而習近平則完全置身事外,從來不是主角云云。但請注意:這篇文章至今都沒有被屏蔽、刪除、究責,而且中聯辦至今都沒有公開反駁過文中各項批評,顯已透露出一個重大訊息:這篇文章極有可能是習近平的「最高指示」,導致黨內各路人馬完全不敢批駁。倘非如此,只要習近平一聲令下,一切添煩添亂的文章早就已經消失。由始至終,習近平絕非無權無勢的失意政客,或者連區區這樣姓黨的輿論工具都控制不住或無意控制。他是一個坐江山而鬥爭弄權的中國教父。大家對於這一點必須要有清醒的認識。

二、五大罪狀

廣告

習近平集團通過《北京涉港機構亟待整肅重組》一文,究竟旨在批評誰?以張曉明為首的香港中聯辦暨港共地下黨集團。罪狀是甚麼?

(一)自把自為:「『聯』被忘記了,只剩下了『辦』這一標籤」,「中聯辦似乎對此並不反感,更不主動澄清,甚至沉醉其中」,「雖對『西環治港』之說幾次反駁,但毫無說服力,港府與中聯辦的關係始終未釐清」,「港澳辦與中聯辦同為涉港機構,在具體職能設定上有很多重合之處」,「職能混亂」,「角色失當」,「不盡人意」。

(二)陷入政爭:2003年後「在原有職能基礎上增加了選舉功能、政治勢力協調等政治任務」,導致為了自己政績,「逐漸由應該超脫香港政治爭拗的『裁判』變成直接下場比賽的『選手』,甚至充當港府及建制派的『擋箭牌』」,「總是自覺不自覺地陷入香港的政治爭拗中,尤其在重大問題上很多時候已經明顯逾越了作為一個聯絡部門的職能範圍」。

(三)害苦中央:「港府與中聯辦陷入兩個『想當然』的泥沼中不能自拔,即港府想當然地將中聯辦看作是中央在港的代言人,無不依賴;而中聯辦想當然地將自身看作是『中央治港化身』,官架子越擺越大。造成很多港人對北京不滿,中央為港府、中聯辦的一些失誤、失策揹黑鍋的結果。」

(四)利慾熏心:「在『一國兩制』的幌子下,部分機構和個人不斷做大,成為財團和利益團體拉攏的對象。在香港,無論是從事政治、商業,還是媒體,總是能聽到一些自稱『同阿爺好熟』的人。他們口中的阿爺,不是中央,不是港府,而是作為協調身分存在的中聯辦。」

(五)統戰不力:「不僅因被稱為北京直接治港的總代理和第二權力中心屢遭詬病,還因束手束腳的狹隘統戰,遭到泛民及香港大半民眾的反感和不信任」,「被中聯辦屢屢關上的聯絡社會各界的大門,最終是被人大常委會和港澳辦推開,這是怎樣一種絕妙的諷刺」,例如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就表示泛民議員是特區政權體制組成部分,強調「包容與多元」,「讓特區成為一首交響樂,而不是獨奏」。「今天香港的泛政治化,中聯辦同樣需要究責。」

三、兩大行動

由這五條罪狀導引出兩大行動綱領。

(一)架空港共:「張德江提出,泛民可透過中聯辦或港澳辦多作溝通。顯然,張德江為泛民日後的溝通開闢了另一路徑。」

(二)整肅港共:「中紀委巡視組這個抓手的最大作用,只是將涉港官員中的害群之馬清除出去。」

由此看來,許多香港中聯辦官員「害群之馬」似乎快要大位不保了。山雨欲來風滿樓,熱鍋螞蟻繃繃跳。

四、深層原因

為甚麼習近平在這個時候要揭示中聯辦的「五大罪狀」以及相對應的「兩大行動」?

(一)駕馭群臣

這需要先掌握習近平的心理狀態和目標動機。習近平奉毛澤東為精神之父。毛澤東就是喜歡「先吹風,續揭批、後鬥垮、再鬥臭」的「與人鬥,其樂無窮」亢奮幻想,習近平盡得其真傳。所謂「吹風」就是不點名,「揭批」就是點名,後面的都是招招見血見骨的暴行,不用多說。多維網的文章不點名,因此尚在「吹風」階段,但已經開展了一條無法逆轉的不歸路,相信習近平必定繼續走下去。

畢竟,為了牢牢掌握最高政治權力,獨裁者必須確保下屬經常處於惶恐、慾望、痛苦、焦慮的惡性循環,而且把內外關注的一切重要問題,攪拌摻和到這個惡性循環當中,讓人覺得自己不出手時超然物外,要出手時有理有節,然後人人感恩戴德,甚至頂禮膜拜。

「吹風」旨在讓人覺得天威難測,莫辨帝意如何。不過,由於習近平的智商和騙術遠遠不及毛澤東,誤把「吹風」對象搞得那麼具體,再加上當今通訊科技一日千里,輿論觀點交流迅猛,因此他今天的「吹風」只不過是東施效顰,徒惹訕笑。風繼續吹,只要中聯辦諸君在關鍵時刻強忍離情淚,親友海外資產未許它向下垂,何妨日後一起去追。

況且,對於包括中聯辦官員在內的中共官員,根本無需強行區分江、胡、習等派性。畢竟,看共產黨問題,不是查找黨內哪一派需要負責。只要某位官員向習近平投誠,而且只要習近平也接受其投誠,那麼他就能夠輕鬆過關,再分甚麼派都已經沒有意思。反之,如果投誠沒有被接納,輕則調任異地,重則雙規判刑。在這種政治格局底下,當然人人爭相投誠,博取習近平的信任和垂青。從習近平的角度來看,只要做到多數人過關,少數人不過關,人人有希望,個個沒把握,揪出黨內一小撮「害群之馬」(多維網文章用語),帝王駕馭群臣之術就能夠功德圓滿,從而充分確立習近平居於港共集團之上的領導統御權威,讓群臣因惶恐而順服。這是習近平這次劍指中聯辦的主因之一。「運動」幹部,好好「洗澡」。

(二)找替死鬼

另一主因就是鑒於香港獨立思潮與本土抗爭活動的興起,習近平決定直指中聯辦這隻共產黨內「替死鬼」,大聲喝罵:「錯在你們」!

這種做法一方面有助於「轉移鬥爭大方向」,企圖藉此脫免自己、黨中央政治局常委、港澳辦(上述皆為政策制定者)及梁振英(政策執行者)的政治責任;另一方面也有助於令愚者對「聖上英明」寄予厚望,煥發幻想,誤以為習近平終於痛定思痛,揮淚斬除害群之馬,將會改派開明黨官赴港。有些溫和中間派人士必定感哭流涕,略紓怨氣,甚至可能企圖藉此牽動9月立法會選舉的選情。實際上,一切全屬虛妄。

詳言之,習近平近年發現香港人不但「人心不回歸」,而且年輕一代更加渴望「前途自決」甚至「香港獨立」,拒絕妥協,阻擋赤化。因此,習近平去年在會見赴京述職的香港特首梁振英時,已經明確表示,中央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堅持兩點:一是堅定不移,不會變,不動搖;二是全面準確,確保「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不走樣,不變形。現在,既動搖,又變形,無從抵賴,誰該負責?

畢竟,正是習近平本人指示港澳辦、中聯辦、梁振英高調打壓港獨,但卻促成了首次主張港獨的「獨派」政治集會,甚至有近千人到金鐘參加。壓迫越大,反抗越大,這是物理定律。習近平自覺已經踢到了鐵板。除此之外,主張港獨或自決的若干人士更被剝奪參選資格,就連選舉論壇也多有高調談論港獨議題。這些事態發展令習近平惱羞成怒,恐怕影響自己的國際觀感和境外利益。

在毛澤東、習近平、丁蟹這類人的心目中:「千錯萬錯,都是你錯,你說我錯,你就更錯」、「中央反港獨的政策沒錯,錯的是執行政策的人」。找替死鬼,查辦代罪羔羊,正是這類逃避責任的精神病人的指定動作。

話說回頭,究竟港獨思潮是怎樣出現的?正是由於香港人反抗中國共產黨赤化香港而引起的,如今已有近18%香港人(其中包括近40%青少年)支持。始作俑者,正是習近平本人。習近平夜不能寐,發現自己罵完了外國勢力,罵完了四獨合流,罵完了香港青年,也要責罵一下自己手下,切實完成「四個全面」。

還記得習近平和王岐山所控制的中紀委,今年年初已經派員進駐港澳辦兼管中聯辦,現在正是時候部署開刀,預料在9月立法會選戰結束後執行。開刀之後,像中聯辦主任張曉明以前所說,太陽照樣會從東方升起。這樣一來,習近平就完成了為港獨分離思潮出現及港中分歧爭議升級尋找「替死鬼」的目標。

說時遲,那時快。評論人余錦賢先生在8月17日《信報》專欄撰文《重整西環未必又狼來了》,引述「消息」表示近日中共「中央已派員前來解說最新對港政策」(意思是中共中央要糾正中聯辦的錯誤),「令人相信要來的終於來了」(意思是將會揪出害群之馬),「中央既派特使來港傳遞有關訊息,涉港機構無論如何也須作出調整相適應。至於步伐與速度,大家不妨等着瞧」(意思是動刀會快,但時間待定)。這又再次證實了多維網的文章絕非有人胡亂指控,而是正式吹響了習近平幕後策劃的鬥爭號角。

五、劃兩禁區

習近平的想法是這樣的:中聯辦反港獨的工作,一方面做得太過抽象,不夠具體(例如只是鋪天蓋地反港獨,但卻不講明禁區和紅線,不主動設定規則,因此工作做到不夠細膩),另一方面做得太討人厭,形象自毀(例如逼迫梁天琦簽署確認書後又否決其參選資格、突然施壓封殺練乙錚專欄)。換言之,要狠毒不夠狠毒,要大義不夠大義,一切工作到喉不到肺,引起習近平相當不滿,難以保證港獨不再成為議題,難以貫徹中共統治香港的實踐「不走樣、不變形」。

那麼,習近平要中聯辦以後怎樣「痛改前非」和「有效對付」港獨思潮?他通過港澳辦,告訴無能的中聯辦,必須劃定兩大禁區,禁區內不准有人「鼓吹」和「支持」港獨:一是三權(行政、立法、司法),二是中小學。除此之外的其他領域,看似「暫時」維持自由,但是日後中共絕有可能伺機把禁區範圍逐步擴大,禁區界線必將步步進逼,直至個人自由徹底淪陷為止。當然,這些都是毫無法律根據地直接侵犯兩大禁區內香港人思想、言論、結社自由的荒謬政策,明顯違反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國際人權公約、香港人權法案、基本法。這根本就是一樁國際政治醜聞,以及國際人權事件,值得深切關注。

無論如何,為習近平舔鞋的中聯辦法律部部長王振民立即鸚鵡學舌,宣揚聖旨,把這兩個禁區講得淋漓盡致,一副像是他發明出來的樣子。目的只不過是為了謹遵聖訓,照本宣科,不敢造次,錯就要認,打就企定,利用服從的姿態來祈求好運,足以避開習近平將要雷厲風行的「整肅重組」。

及至8月18日,香港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又突然赴京與中國教育部官員會面。會後他嚴正表示香港校園不應出現港獨主張或活動,變相幫助中聯辦內王振民之流加油打氣,表態效忠,並且顯示中央政府教育部門與香港特區教育部門雙方可以互通訊息,繞開了中聯辦的教育主管官員。

畢竟,劃定了兩大禁區之後,真的有用嗎?立法會的青年新政、熱血公民、部分獨立候選人就會從此徹底放棄主張港獨了嗎?中小學全體老師和學生就會從此不再討論、研究、關注、認可支持港獨的正面理據了嗎?習近平智商之低,由此又可見一斑。

時至今日,約有20間中學的學生已經成立了本土關注組,關注香港本土文化、語言文字、教育政策、香港獨立等廣泛議題,而其中約有16間更與由部分中學生組成的「學生動源」組織聯繫,構建至少60人的合作平台,協助印刷設計傳單,監督校內任何施壓,聲言遇險將會果斷還擊。在教師方面,教協副會長張銳輝更加仗義執言,表示必須鼓勵及容許正反意見討論,教育局不得預設立場或把刀放在教師頭上。

其實,只要大家堅定意志,視禁區如可笑的垃圾,恐懼必定消散,禁區形同虛設。由始至終,兩大港獨言論禁區根本就是違法妄想,是白痴低能的獨裁暴君濫權製造的恐嚇謊言而已。一遇司法訴訟,政府必敗無疑。一套皇帝的新衣,又有甚麼用?真虧習近平想得出來。等待滅亡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