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警察行徑比你外表 更像一個古惑仔

2015/4/30 — 16:41

資料圖片:劉兆豐

資料圖片:劉兆豐

平凡人如你,能否想像,或者有否親身遇過,因為你的外表打扮,而遭到巡邏的警務人員截停搜查,並無禮對待?

亞洲電視舞蹈藝員劉兆豐就向《立場》記者表示,他近日不幸地在一次被警員截停並要求出示身份證的事件上,遭到共7名警員濫用權力、粗暴無禮對待的遭遇,其間他不單被推撞、企圖誣告、恐嚇,甚至連女友贈送的電單車頭盔都被踢爛,全因他的外表似「古惑仔」。

頭髮略長,留海染有一撮紫色的劉慨嘆,「可能我真係衰樣衰...... 我做呢行,名氣唔大,但啲fans記得我,都係因為我嘅頭髮咁嘅顏色,都係為咗工作需要啫。」經歷此事之後,劉坦言「呢一刻我完全唔相信警察,就算畀人打劫都唔會搵警察」。

廣告

儘管事後忍不住去警局報警,但劉近日堅決打電話去取消投訴,因為曾經被事件中一名警員恐嚇「可以搞你,差佬搞唔到你,搵古惑仔搞你」,擔心同住的家人被騷擾,所以決定取消投訴。但他指,雖然決定不正式投訴,但仍想把事件講出來,「我唔想有下一個受害者,其實呢啲事係真㗎,警察郁手郁腳、沒禮貌,眼見好多警察撩事生非」。

警方:接獲投訴 公正處理

廣告

警方回應《立場新聞》查詢時表示,投訴警察課已接獲劉兆豐投訴被警員不合理對待,投訴警察課會按既定程序公平公正處理,現階段不作評論。

事源於本月22日凌晨,劉兆豐送女朋友回到荃灣住所後,獨自走在荃灣海壩街,至福來邨對出紅色小巴站附近時,被兩名軍裝警員截查,並要求出示身份證,其中一名在甫趨近他時已經「一腳踢咗落我個頭盔度,我呆咗,然後佢同我講:望乜撚嘢?唔撚識呀?身份證呀!」他當時心想:「有啲嬲,你查身份證啫,唔使咁冇禮貌呀?」

當他開聲要求該兩名警員改善態度,另一名劉形容為「開晒衫鈕,衣衫不整」的警員便開始推撞他,不斷用手推撞他胸口,直至他撞到牆,同時不斷以粗言穢語辱罵他,「我覺得好侮辱性,你身為警務人員對住市民咁樣」。結果,他忍不住提出需要報警,卻被撥開電話,「那一刻我覺得我唔係面對住警察,而係面對住黑社會,但我唔理三七廿一,撳999報警」,並在凌晨1時05分報警求助。

胸口推撞 粗口挑釁

劉兆豐續指,報警後幾分鐘就有一輛衝鋒車到來,共7名警員接著下車,包括6名藍帽子和一名沒有帶委任證的便衣警員,「如果佢唔係由警車落來,我以為佢係黑社會,唔關外型事,係態度說話。佢一落車就話:屌你老母𡃁仔,你係咪玩嘢,係咪報警話警察打你呀!你搞到我上司落咗來,而家點收科!」接著之前的那個軍裝又上前以胸口推撞他的肩膀,不停以語言挑釁,但從警車下來的一名「三柴」警員卻只是多次拉開他,卻沒有進一步調解事件。劉自言那一刻又呆了,「我已經唔再相信警察」。

及後,他見到該名便衣把原本那名軍裝警員拉到不遠處私下談話,他自言聽到便衣跟軍裝說,「師兄,你想點搞?係咪今晚一定要做鳩佢先?藏毒就我搞,如果襲警,你一陣跟我埋後面,然後去睇醫生。」劉稱他當時聽後感到十分恐懼和無助,多次向記者重覆「我唔再相信警察」。

幸好,當時警員也留意到該處附近商舖外有閉路電視,加上他透露自己在電視台工作,表明如果回警局,就要通知經理人和傳媒,令當時的警員開始有點避忌。擾攘一輪後,劉伺機要求與便衣探員私下談話,向相關警員不斷道歉以試圖平息事件,當時那名便衣探員就對他說,「你想我放你走,放埋你部車走都得,你唔投訴吖」。雖然他答應了,但該名警員繼續警告他,「如果你之後馬後炮玩投訴......我知道你住邊,我可以搵返那區的師兄來搞你;差佬搞唔到你,我搵古惑仔搞你,一定搞到你」。

劉唯唯諾諾地答應了,最終在凌晨兩時半才被放走。不過,他在思考了一晚後,決定在翌日到香港仔警署報警。報案室的警員也表示有聽過類似的極端事情發生,但勸他考慮是否有投訴的必要;加上劉的家人擔心兒子被秋後算帳而勸他不要追究,因此他最終決定,即使警署已把報案資料轉介到投訴課,也會主動致電投訴課取消投訴。

事件發生幾日,劉兆豐表示,雖然仍然嚥不下這口氣,但他仍然感到十分害怕,怕被秋後算帳,而且如今連送女朋友回家都不敢,寧願給她的士錢,然後叫的士直接載她回到家樓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