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道德證明無法對抗建制 泛民必須回應

2016/2/19 — 0:47

泛民主派(資料圖片)

泛民主派(資料圖片)

其實香港長期以來, 選民對於泛民的期望, 是認為, 只要(無條件的)支持泛民, 就能夠使自己的權利, 文化與自由得到保障. 以及不要被赤化, 這是大家一直以來對泛民的期望, 也是對建制的排斥原因.

因此, 這裡包括的想法是「保衛香港」, 也就是現在的「本土」, 只是泛民並沒有強調這一點, 不過這是選民一早就已經在他們身上投放的寄望. 泛民的支持者很常理解為, 「本土」是從泛民中分裂出來的激進泛民. 但其實這個保護香港不被赤化, 文化(包括文字與語言), 制度, 自由的願望, 是一直存在.

泛民的責任就是保障這些東西, 這也是為何很多人一直投泛民的原因, 那是因為相信他們能保障,

廣告

去到 2012 年之後, 這個安全感被打破. 包括文字與週言在教育被威脅, 傳媒被控制, 先赤化而且有可能減弱文化主導權, 法治制度與法律失去了信任, 濫告以及多重標準經常出現, 再加上很多人因為發言而被捕, 對自由的信心也崩潰.

換句話說, 對泛民能保護香港社會的信心, 在 2012 年之後就崩潰. 當然泛民看到的是是因為建制派在當時選舉中, 配票成功, 以及使用種票, 蛇齋餅粽等方式導致的, 也就是說, 這是卑鄙的手段, 泛民因為不夠對方卑鄙, 所以才會輸給對方. 泛民的解釋是道德向的, 因為對方不道德, 所以才會得手.

廣告

但是年輕人面對赤化的危機, 關心的並非手段是否道德, 而是能否有效抵禦這危機. 如果能有道德地勝利, 那當然沒有問題. 但如果道德與勝利, 只能取捨? 在這個時候, 泛民選擇了道德, 就是所謂的光環. 泛民認為這樣才可以爭取更多的中間派, 以及愛好正義, 有格調的人.

但這變相宣告了, 泛民將會無法對抗種票, 無法對抗蛇齋餅粽. 泛民沒有任何再增加選票的方式, 而種票會在 2012 年之後幾年, 變得更完整,更惡劣. 那對於大家來說, 2012 年就是個死局. 因為之後情況只會變差, 泛民面對建制的力量只會越來越弱, 而香港的文化, 自由, 制度, 皆失去了保護. 因為泛民面對成功的種票戰, 是完全無計可施的. 泛民有甚麼方法能對抗建制? 光靠道德感召, 被證明了不可能. 你用道德感召一個知識份子是一票, 靠老人院的貨車, 運送一個不知道自己要投誰的老人, 也是一票. 你怎樣用前面那一票, 敵得過後面那一個工業化製造的票?

泛民如果解答不了這個問題, 或者答案是沒辦法, 泛民是會萎縮的.

(另看作者管理「光輝歲月」facebook

(原文刊於作者 facebook,無題;文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