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香港人遇上暴政】聽聽話話,又換來了甚麼?

2019/7/3 — 14:16

7 月 1 日,示威者突破阻隔進入立法會內部的鐵閘,記者緊隨其後採訪。

7 月 1 日,示威者突破阻隔進入立法會內部的鐵閘,記者緊隨其後採訪。

在日劇《四重奏》裡,年過三十但在旁人眼中,只是個失敗中年的別府司,說過這麼一句對白:「我最喜歡的,就是大家都不肯乖乖聽話。」

對照著過去這個月的香港,尤其昨晚所發生的一切,對這句台詞感覺尤深。

聽聽話話,應該是很多人從小被灌輸的概念。因為,聽聽話話,才算是個好孩子,才會得別人喜歡。

廣告

然而,聽聽話話的背後,也代表著一種盲目的服從。當身在價值觀已扭曲的社會,更會變質,成為不再有自由意志的傀儡,甚至奴才,就如那群緊聽中央說話的媚共賣港份子。

「在這麼多年的人生裡,我就是乖乖地做事的人辦。『你乖乖地練習吧』、『你乖乖地看譜吧』,從上兒童小提琴班的時候,我就這樣跟其他人說。

廣告

然而,不肯聽話的小朋友,如今在世界各地都有很好的發展。

我最喜歡的地方,就是大家都不肯乖乖聽話。」

日劇《四重奏》劇照

日劇《四重奏》劇照

生於名門家族的別府司,偏偏是最碌碌無為的一個。縱然無法選擇自己的出身,但在度過人生的三十多個年頭後,他決定不再當個聽聽話話的人,要好好為自己的所愛所想,繼續向前走。

即使餓死街頭也好,即使孤獨終老也好,都是他下定決心的選擇。

因為,小提琴是他最想守護的東西;因為,自己與成員之間的情誼,讓他認為值得冒這個險。

回到現實的香港,當大家秩序井然、循規蹈矩地表達自己的訴求時,換來卻只有當權者不屑一顧的嘴臉。

聽聽話話,但得到甚麼?

活在視香港人如無物,只向中共俯首服務,甚至傲慢得在凌晨四點開記招的政權,崇尚和平理性非暴力的人,恐怕是時候放低某些政治潔癖,也該理解到那群不肯乖乖聽話,決心走到最前線的義士們,說到底,雙方亦是本著同樣的訴求。

畢竟,我們並非為了要得到諾貝爾和平獎而抗爭,而是為著當初的五大訴求,以及守護香港的價值而戰鬥。

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原刊於作者 medium

FB:講樂.過路人
IG:cantokid1412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