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香港導演執導黨國宣傳片

2017/5/25 — 17:48

最近hollywoodreporter報道近年香港電影的世代之爭,當新晉導演掀起浪潮,關懷本土邊鋒題材,另一邊廂香港老一輩的導演不單投身大陸廣闊的商業片市場,甚至還陸續執導主旋律的紅色政治宣傳片。今年解放軍建軍90週年,就有劉偉強的《建軍大業》同林超賢的《紅海行動》獻禮。

過往香港電影娛樂至死,「誨淫誨盜」,以「去政治化」的類型電影為主調,令看慣黨國八股的大陸民眾耳目一新,如今中國官方主動招攬這些「精神污染」的香港影人拍攝政治宣傳片。先是演員登場,再到導演發功,《建國大業》以及《建黨偉業》都集合中港影視紅星群星拱照,到了《辛亥革命》的成龍,《智取威虎山》的徐克,《我的戰爭》的彭順,《湄公河行動》的林超賢,及至今年《建軍大業》的劉偉強,香港導演輪番進場,一齊吹奏黨國宣傳的主旋律。

中國從來沒有絲毫放鬆愛國主義、民族主義的宣傳,亦從來沒有改變以電影作為宣傳工具的想像。但喝慣港台韓日荷里活流行文化工業奶水的新生代對老舊的說故事方法難有興趣,敘述黨國正統以政權合法性的紅色文藝經典對年輕人來說根本就是票房毒藥,此時香港導演說故事的能力變得尤為重要。無論是否炒冷飯食老本,不可否認香港導演在中國的電影場域上仍有相當的叫座力。

廣告

中國電影審查制度儘管依舊宣揚「無神無鬼」、黑白分明,「警察勝壞人」教條道德,卻不無諷刺找來鬼片聞名的彭氏兄弟(彭順)拍攝韓戰中國志願軍,以《古惑仔》《無間道》聞名的劉偉強拍攝解放軍南昌起義。或許中國正正看中這些香港導演的「娛樂至上」的質地,不會硬邦邦地推銷黨國和國家機器,亦不會深究中國的意識形態,卻可以藉著在香港電影工業積累的拍攝手法、動作場面,轉化商業片的元素至政治宣傳片,把警匪片、動作片的類型套在政治片上,討好年輕觀眾。

電影製作的時候當然可以暗中落毒,作為文本接收、解讀的方式亦永遠多樣,實質的宣傳效果始終難以衡量。《建國大業》裡一句「反貪,滅黨;不反貪,滅國。」就被視為曲線批判,寄語今天。近年香港合拍片亦有「一齣電影,兩個系統」之說,同一個故事,不經意地建立兩套系統,香港人認同香港的系統,大陸人認同大陸的系統。比如《智取威虎山》表面看來政治樣板戲,連文革一代都喜歡看,但香港人卻可以認出徐克元素,最後一幕「打飛機」亦刺破整部政治宣傳片電影的虛偽。

廣告

這些走鋼線的做法,相信不是每個拍攝主旋律電影的香港導演都會嘗試,亦不一定是每個觀眾都會解讀出來。但可以肯定的算,這些香港導演執導的主旋律電影,主流的香港觀眾肯定不會買賬,甚至「惡言賣港」,引起新一輪的中港罵戰。

 

(本文為作者分享外媒文章〈Why Hong Kong's Top Filmmakers Are Making China Propaganda Films〉的按語;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