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香港漸漸「被中國化」的時候……

2016/8/9 — 21:03

資料圖片:(左起)孫揚、傅園慧、何詩蓓

資料圖片:(左起)孫揚、傅園慧、何詩蓓

【文:袁天佑牧師】

過去幾天,看到幾位於去年「709大抓捕」的維權人士,一個一個的在法庭的認罪懺悔的電視畫面,心中深感難過。當中有教會長老,有稱與教會有關係的律師等,他們都被控以「顛覆國家罪」,在庭上除認罪懺悔服從判決不上訴外,也多謝黨給與機會改正。在這裏,我不想談及中國的宗教政策,只是想說,他們是「被認罪」,說出了違心的說話,有人質疑他們為甚麼不能堅守信仰,抵抗強權。如果我們能明白,假若他們不認罪或是上訴,結果只會是更悲哀,或會加重刑罰,甚至是「被自殺」,那我們就不會質疑他們了。這是生活在中國的悲哀。

較早前在香港,因盼望取得參選資格的梁天琦,他簽署了選舉「確認書」,並且揚言不會倡「港獨」。有人批評他「沒有政治道德」,質疑他不真誠,發假誓。選舉主任更用「不相信」來否決他的參選權。或許這些質疑都不是錯的,但我們要問:「甚麼迫使他要這樣做呢?」或許我們會說,香港的情況仍未到中國內地那樣差,但我會說:「香港已漸漸地『被中國化」了。」

廣告

一位超級區議會候選人在競選論壇中高聲批評梁:「賭仔講戒賭,你都未必信。」結果引來一位律師指責他:「投共嘅人講信主,我都未必信。」據聞這位候選人是基督徒。因否決了梁和幾位參選人資格的選舉主任,被人在網上咒罵,並出言威嚇。這種對罵的情況,也令我想起文革的時代,在國內人民與人民之間的批鬥,信徒之間也如是。香港會否也會走進這光景?

李怡曾於兩年前寫過一篇文章,「世界上有兩個香港」,其中有這幾句話:「世界上有兩種奶粉,一種是奶粉,一種是中國奶粉;世界上有兩種人權,一種是人權,一種是中國人權;世界上也有兩種公民權利,兩種司法獨立……。近年我們看到的現實是:世界上有兩種普選,一種是普選,一種是中國普選。而歸根結底是:世界上有兩個香港,一個是香港,一個是中國香港。回歸是最大變化,就是香港已變成中國香港也。」在這裏,我想補充一兩句:「世界上有兩種運動精神,一種是運動精神,一種是中國運動精神(這是因應奧運會而有的感受);世界上有兩種法律,一種是法律,一種是中國法律。」

廣告

對於梁天琦參選資格被否決,當然仍有待法庭的判決。政府官員與建制人士說:「選舉主任是根據基本法及香港法例作判決。」但反對者則認為,這是違反香港的法例。這正是因為大家持着不同的法律,中國的法律,抑香港過去持守的法治精神。

中國式的法律肯定香港是中國不可分離的地方,所以這規定不能修改,也不能談論和推動,是違法的,甚至可被定為「顛覆國家」(但是60多年前,中共推翻國民政府,奪取政權),所以梁沒有參選資格,政治權利被剝奪。但是香港過去持守的法治精神是,法律當然可以修改,在未修改前,批評、談論甚或主張修改,也不是違法的。就是我們接受香港是中國不可分離的一部份,這是不能修改的,但談論,主張,甚或企圖推動,也不是違法的。起碼我們可以這樣說:「法庭還沒有裁定他是違法的,他仍是無罪的。」一個仍是無罪的人,你怎可以剝奪他的政治權利?兩種法律的爭論,你贊成哪一種?

有人曾說:「以中國人的方式提出不公義問題的看法。」中國人是怎樣看不公義的問題呢?有關維權人士的判決,我不相信中國內地人會視為公義之事,只是不會如香港人那樣去抗議,但中國的當權者則會視為合法合理的事。這是「中國人的方式」。

在香港,對於不公義的問題,我們是否也要「以中國人的方式」來看呢?

我不是說:「以中國人的方式看事情必定是錯或不對。」但令人感到不安和忿怒的,是那些高舉「中國人的方式」,「吹雞便歸邊」的人,他們是否真的覺得「凡是中國式的都是對的」呢?為甚麼那些熱心推動中國式國民教育、中國式法律、中國式管治、中國式……的高官,建制人士,他們的兒女總是在外國接受教育、移居外地、投資外地……。但生活在香港無權無勢的人,就要在他們的管治下「被中國化」,要違心宣誓「不港獨」,「不講獨」……。香港在「被中國化」的過程中,對於是與非,對於真或假,對於對或錯,漸漸變得模糊了。

我不贊成「港獨」,我還有點「大中華膠」的思維。但要「中國好,香港好」,不是要強說:「中國人(特別是領導人)放的屁也是香的。」當然我們也不會說:「外國的月亮總是圓的。」

或許可引用幾位在是次奧運會參賽的中國和香港運動員的反應,我們便可明白,今日中國與香港需要的是甚麼。

中國泳手孫楊於400公尺自由式未能衛冕金牌所表現的不忿,他得到200公尺自由式冠軍時的驕傲,和網民對於澳洲選手的言論那種攻擊,叫我明白中國人所說「友誼得第一,比賽第二」是虛假的。

同樣是中國泳手,傅園慧於100公尺背泳完結後,在受訪時才知道自己得季軍。她毫無掩飾的說:「啊?!第三啊?!我不知道啊!那我覺得還不錯的,我還是想對自己絕望中掙扎的自己說,你以前的堅持和努力沒有白費,我已經超越了自己,現在腳都快抽筋了。」她的訪問受到中國與香港的網民所歡迎。

香港泳手何詩蓓雖未能晉身決賽,但為自己可突破自己和港隊的紀錄而高興,她感謝家人和香港人的支持。她父親是愛爾蘭人,但她堅持自己是香港人,在香港出生,在香港成長。她贏得了香港人的驕傲。

同是中國人,我們喜歡哪一位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