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指鹿為馬」變成了「國民的身份意識」

2019/4/23 — 20:02

1995 年廉政公署「指鹿為馬」廣告截圖

1995 年廉政公署「指鹿為馬」廣告截圖

「指鹿為馬」這句成語背後的故事,很多人都聽過。以前小學生的中文科都有講,教學目標也應該是很清楚的,就是要讓小學生也知道明辨是非,不能人云亦云。

涉及這個故事的歷史時代,已經是在中國歷史上第一次所謂全國統一的秦王朝了。

秦始皇死後,宦官趙高因為擁立秦二世,及與宰相李斯合謀迫死太子扶蘇及大臣蒙恬有功,權傾天下,他為了測試朝中大臣那一個會在他與宰相李斯的鬥爭中站在他那邊,便當著秦二世面前指鹿為馬。朝中大臣明白他的用意之後,大多數都只是敢怒而不敢言,唯唯諾諾,意圖蒙混過關。

廣告

但超過 2,200 年後的今天,香港人及中國人仍然可以天天目睹這樣的事就在我們身邊周圍發生。而且參與「指鹿為馬」這個遊戲的人,也是與時並進,越來越多。

特區政府現在推動修改引渡條例,講來講去,都講不出一套令人信服的道理。明明是當年對香港主權過渡作安排時刻意要留下的一個法律保障,今天就變成了法律漏洞。

廣告

對於世界各地政府及領袖的憂慮與批評,面對大律師公會作出巨細無遺的分析,特區政府一概不予回應,事實上也難以回應,總之就是一概不直接回答,然後就抬出一些根本不相關的意念,及一些矯情虛偽的說法意圖蒙混過關。

林鄭月娥竟然還夠膽呼籲西方國家領袖要睇清楚,不要「人云亦云」,天天在人云亦云的不是她自己及所謂建制派嗎?可能近幾年自 high 成癖的林鄭月娥不但覺得自己好叻好打得,甚至認為自己可以媲美當年為鹿和馬下定義的趙高了。

掩飾真相,指鹿為馬,除了是想達致一些不想告人的詭計陰謀之外,也可能是要避免面對自己的罪行。趙高指鹿為馬,群臣諾諾,眾庶碌碌,這就是封建王朝及專制暴政的主要基礎。但在當權者千方百計去掩飾罪行的時候,史家史筆就是要展現真相,要記下事實。今天的傳媒同樣扮演這樣的角色;而每一個「個人」,都有道德責任把自己所知的事實傳承下去。

今天令人不無懊惱的問題,是除了作為權臣的趙高再世繼續不斷指鹿為馬之外,群臣依然唯唯諾諾,沒有人夠膽講真話,只能繼續根據領導人的心意去人云亦云。這比起 2,200 年前秦朝的那些群臣就更不堪,更令人齒冷了。

當政府修訂引渡條例的意圖及損害是如此清晰的情況下,仍然拋個身出來支持這個詭計的人,除了建制派議員及政黨,當然還有長期願意販賣自己人格與良知的嘍囉、五毛與打手。

所以,當知道有人假扮是所謂「少數沉默的業主」,去衝擊六四紀念館的時候,一點意外的感覺都沒有。這些人與兩個星期前上去破壞紀念館,或長期在社交媒體上做五毛的那些人,本質上並無分別,只是分工。

當然,盲目無知的人幾時都有,當權的總有一些無知的人供其愚弄和利用。要做奴才,要做當權者的乖乖,這一種寵物心態,就算是人,也是難以完全排除。

長期樂於掩耳盜鈴,自己呃自己的,照理應該只是少數。今天資訊發達,沒有政府、沒有權臣可以壟斷消息,沒有人可以長期掩飾真相。沒有多少人可以一再推諉責任;不能推說自己是碌碌無知的眾生;也不能說自己只是錯信了趙高,真的以為馬可以長出鹿角。

今天指鹿為馬的最大的威力,是不但令群臣唯唯諾諾,也不只是在於能長期動員那些盲目的支持者、嘍囉五毛。能夠令更多人都拒絕承認真相,拒絕接受真相,甚至拒絕接受其他人道出真相,這才是最令人感人失望,最恐怖之處。

30 年來,中共當局不承認六四事件是鎮壓,也不肯承認有不少學生被殺害,但到了今天,已經演變成為把假變成真,把子虛烏有的、30 年來都提不出任何證據的所謂「外國干預」、「西方勢力操控」由鹿說成了是馬。因此,根據這種邏輯,就算是軍事鎮壓也是無可避免的,殺死示威的學生也變成是絕對正確的了。

被這個政權定義了的,首先是屬於其國民的那些人,似乎也要秉承這一種可以算是新中國的「民族精神」,一切都依據官方的定義,作為自己分辯鹿和馬的依據。上網看看那些網民的留言,可能只能覺得奇怪,似乎越來越多人在大聲疾呼:「不要告訴我真相,我們要繼續叫傻仔,繼續做盲毛。誰人要把真相告訴我們,就是辱華反華」。

徠卡(Leica)那一個百周年廣告,只是展現出一個訊息,說要能透過其鏡頭暴露真相,竟然引來大陸的大量網民指斥為「辱華」。那段其實拍得很好的廣告片竟然也要下架。夠荒謬未?

這無異是說,任何人要展露真相、要說真話,都會被看作是對中國人這種新的「民族意識」的侮辱。也即是說,只要打着「民族認同」、「國民意識」這些旗號,「指鹿為馬」便不再是問題,反而「指鹿不是馬」就會變成「辱華」或「漢奸走狗」了。

怪不得林鄭月娥近年會把「人云亦云」便作了自己的管治新風格。也怪不得越來越多香港人對這一種要把「指鹿為馬」作為生命價值的民族認同及國民意識如此「恥與為伍」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