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 Unstoppable Force 遇上 Immovable Wall

2018/10/10 — 14:27

馬凱(Victor Mallet)

馬凱(Victor Mallet)

港獨風波波及 FCC,自外國記者協會邀請「香港民族黨」陳浩天演說後,當權者發動國家機器千方百計阻撓。演說前先由外交部出面遊說,演說後更以入境處拒絕當日主持該演說的 FCC 副主席,英國《金融時報》亞洲新聞主編 Victor Mallet 的工作簽證,令 Mallet 被逼無法再在港工作,事件遂上升至國際層面。如今不單國際間極具影響力的《金融時報》在總壇以社評來砲轟港府的處理手法,英美政府、歐盟,甚至置港的美國商會也表達高度關注。

綜合各方反應,FCC 一眾記者身負捍衛言論自由的責任,自然不可能退下來;一眾以梁振英為首的老魔小妖,無論身在制度内外,對著一眾當事人狂吠,也可說是意料之内。反而身在權力核心的林鄭月娥,由始至終反應不愠不火。由此筆者估計這次由入境處高調處理事件未必是她最希望用到的手段。另一個事件的主角,是入境處處長曾國衛。筆者有前文說過,入境處是回歸之後眾多紀律部隊中最早需要表示忠誠的,主因是其負責控制所有出入境人士,當中更包括中方希望能明裏暗裏進出香港的人,以及中方堅決不讓其進出香港的目標人物。能成為入境處處長,在這方面的考量多少都寧左勿右。

林鄭受港英培訓,自喻為本地精英,亦必然有精英心態。這班正常精英有國際視野,知道國際間潛規則的運作及玩法(是否跟隨這些規則是另一回事)。所以林鄭當選後,以她為首吸納了不少正常精英的新政府故意與一眾左上腦的搞事份子保持距離。但這些人還是充斥在制度内外,越是被執政者疏遠,就越想利用各種情況出頭,吸引最高權力者的注意,然後希望從中拿到利益,猶如一班在帝皇時代的太監一樣。所以林鄭身邊除了有一幫「正常精英」外,還有一班老魔小丑恨不得把這班「不夠我政治正確」的精英拉下來,兩幫人經常表裏較勁。故此林鄭落柯打時,有時需要平衡兩派利益。筆者估計林鄭所屬的正常精英們明白,寧願把事情冷卻,寧願專心對付民族黨,也不要與 FCC 硬碰。但由梁振英及其支持者的言論可見,一眾老魔小丑唯恐天下不亂希望大開殺戒,有可能會逼挾政府停止將物業租予 FCC。在我看來,這完全是 unstoppable force vs. immovable wall 的對壘。林鄭有可能平衡過後,選擇了犧牲 Victor Mallet,既然滿足了梁振英黨羽的嗜血,也就不需要觸碰《金融時報》的編採安排或 FCC 的會址以釀成更大的災難,以防自己因此事而被逼宮。

廣告

對林鄭月娥及其班子來說,可能認為把 FCC / 陳浩天事件的懲罰局限在一個代主席 / 副主席身上,已經是將地震的破壞減至最低。但《金融時報》在國際間的影響力,而且新聞從業員最看重言論自由以及同業間同仇敵愾精神。今日把 Victor Mallet 趕出香港,只減輕了林鄭月娥所面對的壓力,但對封殺港獨的言論毫無幫助,卻反而將事件帶到國際層面。事件的演變可以繼續發酵,對當權者最壞的情況會是,FCC 代表的各大報章即使在本地循規蹈矩,但其海外版卻可以理直氣壯地,甚至大鑼大鼓地去發掘探討港獨問題,而港府及中方都絕對無符。當記者有採訪戰地新聞,火裏火裏去的方法及勇氣時,我不認為區區特區政府能阻撓這種偵查及報道。而且在此際中美陷入新冷戰的時代,中方本應努力爭取歐洲各國的支持,最起碼不要讓其與美國走得太近。

退一萬步,既然林鄭政府深明自己夾在「不可阻力量」與「不可動高牆」之間必須有一手,又如何可以從大局出發,避免中方及香港如今成為眾矢之的呢? 中國古代智慧代表的《易經》有「亢龍有悔」的概念,《射雕英雄傳》對此概念有如下描述:「……有發必須有收。打出去的力道有十分,留在自身的力道卻還有二十分。」用更簡單的說法,英國人用權的智慧是「蓄而不發,備而不用」。如果林鄭真的深得英國人真傳,或是對中國古學問有所領悟,將中西精粹融匯貫通後,自可有更高明的處理手法。筆者認為香港政府大可按下 Mallet 的簽證申請,扣而不發。也不是不批,只不過拖個一三五個月,讓你工作上私事上也難作安排。這樣明裏我在擺姿勢,但暗裏可以看看各方反映,到適當時候才皇恩大赦,批出的簽證。這種無形壓力,收放自如,又不著邊際,既閙不上國際層面,就算閙上去全世界又無可奈何,更可以為自己留有後路。才叫高明。

廣告

林鄭這次保住了自己,卻讓主子揹黑鑊,莫名其妙讓英國及歐洲多了疏離中港的理由,這次事件最大的輸家其實是中國及香港才是。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