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疑似來屆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的「紅」與「藍」

2017/6/22 — 15:40

蔡若蓮(資料圖片)

蔡若蓮(資料圖片)

昨天《星島日報》獨家報道蔡若蓮女士是新一屆特區教育局副局長的「敲定人選」,旋即觸發起教育界的熾熱迴響,沸沸揚揚。  在一片反對聲中,又有《香港01》的觀點,以醒目標題開宗明義表示:蔡若蓮的「原罪」只因她是建制派。(註一)  可是,筆者認為如此觀點頗為偏差,只說出蔡若蓮的部分「真相」而未能勾畫其完整「面貌」,況且用上「原罪」兩字實屬不當,似乎有意為蔡女士塗脂抹粉,試圖開脫其中糾結。  以基督教信仰角度而言,「原罪」指人類祖先亞當和夏娃偷吃禁果而留給後代子孫的「遺傳罪」,並非個人由於私慾妄念所犯上的「本身罪」,那麼,這樣的觀點是否要辯稱蔡女士本身素顏清白,卻只是因為被前人遺留下來附屬「建制派」的「原罪」而遭人質疑呢?  對此筆者絕不苟同,因為筆者以為蔡若蓮本人既「紅」且「藍」,而且在親中的「紅」與近建制的「藍」混色中欺騙效果更大!

蔡若蓮與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 (下稱「教聯會」) 和建制派,以及附庸歸邊人士的密切關係已眾所周知,不必筆者詳述解說。  從歷史發展、人事架構和活動組織看,教聯會是傳統親中的教育團體,赤紅色彩已根深柢固,該會亦一向以「愛國」為標榜。 事實上教聯會與其相關組織在配合中央和特區政府推動「國民教育」方面,一直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蔡若蓮在這樣的染缸當上副會長浸淫八年,並於2016年獲一眾左派人士加持背書,參選立法會功能組別教育界議席,力撼泛民的葉建源。 筆者試舉一例以說明紅色集團及其政治連線對蔡若蓮的吹捧和推助,豈只是視為同路人這般簡單! 有興趣的讀者翻閱4/9/2016立法會選舉投票日《文匯報》的全版報道(註二),便了解箇中道理。 須知《文匯報》是香港傳媒的中共喉舌,蔡若連是唯一的功能組別候選人得到如此大力度的宣傳支持,享有近乎選舉廣告的彩頁「專訪報道」。  蔡若蓮在香港左派集團中的份量可想而知,儼如被栽培成才的教育界「接班人」,難道還有甚麼懸念嗎?  紅色在政治上象徵左派、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革命色彩,中國共產黨一直用上赤紅顏色為標誌。 蔡若蓮的染紅色彩濃厚,豈能容易穿戴衣飾便遮掩過去呢?,

廣告

「藍絲帶」所代表的是當年反佔中的一股政治力量,與佔中人士的「黃絲帶」壁壘分明,針鋒相對,由此引申泛指「建制派支持者」,於是建制派便被貼上「藍色」,以凸顯其親政府的政治立場。  從這個角度看蔡若蓮過去的言論行徑可說是「披紅掛藍」。  蔡若蓮對於特首梁振英強悍而失民心的作風,以及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庸碌而窩囊的工作表現,其「批評」顯得相當「克制」和「寬容」,正是乖巧委婉和小罵大幫忙;對於在校內推動「國民教育」以至討論「港獨」的立場其實與教育當局口徑一致,卻又溫溫吞吞的迴避原則問題; 有關反對「校園政治化」的大肆批評與特區政府的基調亦相當配合,可是又毋視中央無形之手一直對香港教育運作的干擾。   凡此種種正是建制派對政府政策的認同和附和取態,只是蔡若蓮畢竟是老練的中學校長,面對詰難時往往以口舌便給的技倆與傳媒或公眾人士周旋,恰恰是「藍色」建制派人士的一貫應對策略。

親中國共產黨的「紅」和近特區政府的「藍」可說是一枚銅板的兩面,從政治實利來說,前者當然較後者的色彩更為「亮麗」,也難怪香港不少投機分子先沾藍後再設法染紅,以圖相得益彰。 筆者認為教育界人士對蔡若蓮真正「身分」的質疑和憂慮,正好是對又「紅」又「藍」相互映照的恐懼。

廣告

 

 

註一:21/7/2017《香港01》01觀點

註二:4/7/2016《文匯報》立法會選舉報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