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白票守尾門堪稱垃圾

2015/1/6 — 10:59

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教授早前提出及推銷特首選舉「白票守尾門」方案。他所講的「白票守尾門」,就是指大家必先遵守人大常委會831決定的政改框架,亦即先由過半數提委會成員篩選出2至3名候選人,交由全港選民選舉。屆時如果出現佔全港選民人數過半數的「白票」,就會宣佈選舉無效,啟動「重選」。「重選」方法一是由提委會自行選出任期2年的「臨時行政長官」。「重選」方法二是由提委會自行選出正常任期5年的行政長官,下一屆再以「普選」方法選出新任行政長官。陳教授還建議數名候選人綑綁在同一張名單讓提委會通過,亦即「綑綁式提名」,方便民主派與建制派事前磋商,再合組一張名單爭取提委會提名,但未說明「綑綁式提名」究竟是「可為」的權利抑或是「應為」的義務。

「18學者」之一、民主黨成員羅致光表示:陳弘毅的方案能把部分權力「交回選民」,讓選民能夠「制衡」提委會特權不會被濫用。羅致光進而提出自己的「改良」建議,認為門檻還可以調低一些:只要「白票」多於最高票候選人得票,選舉即可視為無效,進而啟動上述「重選」程序。自由黨田北俊也有同感。另一方面,「政改三人組」之一、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在1月3日指出:現在要先釐清「白票」是「完全甚麼都不填」,抑或是在各候選人以外加選項讓選民「幾個候選人都不選」或者所謂「以上皆非」,無論如何,都要在法律、政治、運作上可行,而他不會用「守尾門」來形容處理「白票」的方法。

我真不知道這樣垃圾的「白票守尾門」方案,居然由一位德高望重的資深法律學者提出,然後大家卻在一堆枝節性問題(怎樣才算白票、選舉無效的白票門檻等)兜轉,究竟是智商有問題,抑或是良知有問題,抑或是兩者都有問題。你當然可以說「以上皆非」,然後就由我來定性吧:智商、良知、勇氣、格局都有問題!

廣告

一、「白票守尾門」方案,是以人大831決定為必要前提。當大家開始討論、爭辯、研究「白票守尾門」方案的時候,就等同變相承認可以在人大831決定的框架下展開討論、爭辯、研究,亦即拋棄了對人大831決定框架的根本反對。這是一個相當明顯的政治陷阱,堪稱「陽謀」,怎能視而不見?既然大家已經確定了在人大831決定的框架之下(1200人、四大界別、候選人2至3人、提委會成員過半數提名),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真普選」空間,那麼有人如今還要奢談「白票守尾門」的細節,顯然前後矛盾,墮入圈套,愚不可及。這不是某些人所說的「活門」,而是「死路」。

二、香港人所爭取的是「真普選」,不是「白票」。況且,投了所謂過半數「白票」,或者任何較低門檻的「白票」,都根本沒有用,因為結果只不過是:交回由四大界別1200人組成的提委會自己關起門來,選出任期2年或5年的特首。簡直荒謬!就算中國大陸那些裝飾門面的選舉法律也沒有這麼荒唐的選舉制度設計。試想想:如果大多數市民不接受由1200人所提名的甲君、乙君、丙君,那麼就交回那1200人自行擇定特首,那算是甚麼貨色的民主制度?難道「假普選」行不通就搞「提委會指定」,就會魔幻地昇華為「真普選」?如今竟然有人說這是選民行使「否決權」,甚至說是選民可以「制衡」提委會,難道不是常識和智商都有問題嗎?

廣告

三、中共如今顯然繞過港共集團,然後借陳弘毅教授之口,拋出「白票守尾門」方案,目的是要試探香港民主派人士及普羅市民的反應。可幸,這次除了羅致光等個別人士之外,無人中計。包括公民黨及民主黨在內的所有民主派政黨都已明確拒絕。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表示:「白票守尾門」只會讓社會爭議「無限輪迴」,不能化解危機,強調選舉是要選賢能之士管治香港,而非拒絕某人當選。學聯秘書長周永康表示:「白票守尾門」只是一種「施捨」,因為港人同樣沒有真正選擇。至於港共集團方面,一開始時措手不及,只說「白票守尾門」不違法但中央未必接受,然後再探尋中共高層風向。及至1月4日,資深地下黨員兼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葉國謙終於表示:「白票守尾門」本末倒置,不值支持,強調如果在特首首輪投票,無人取得過半數支持,便應舉行第二輪投票,選出有過半數支持的特首。至此,大勢底定。陳弘毅的「白票守尾門」建議,成了一堆可笑的炮灰。人是共產黨,鬼也是共產黨,從來人鬼兩不分。

特此奉勸陳教授一句話。如果你真的相信你所說過的話,包括「如果過半數選民認為提委會提出的候選人不可接受或提名制度不能接受,那麼宣佈普選無效是很合理、很合乎邏輯」,那麼你現在為何不贊成立即舉辦全民投票,讓港人同樣用實際選票來決定人大831框架下的「提名制度」是否「不能接受」?如果投票結果是「不能接受提名制度」,那麼人大立即撤回831決定,重啟政改諮詢,難道不是「更合理、更合乎邏輯」嗎?話說回來,陳教授這次終於承認可以讓港人通過選票,來表達對提名制度或對由提委會所提名的候選人的不滿。不過,我們所需要的是有民意授權和實效的普選制度,而不是只讓民意宣洩而無用的白票機制。陳教授,難道你不懂嗎?挺起脊樑,清心直說,方為學者。你說過你的方案「最理性和務實」,我不敢苟同。「最理性」?再看一次上面的分析吧。「最務實」?再看一次葉國謙和劉慧卿的反應吧。自不欺人人不欺。聲稱「白票守尾門」,儼如主張「廁紙守後欄」,層次之低,堪稱一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