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白色恐怖是這樣製成的

2016/9/15 — 9:08

劉業強見記者(蘋果動新聞片段截圖)

劉業強見記者(蘋果動新聞片段截圖)

朱凱廸與家人因受到生命威脅而報警,無論是香港政治文化的惡化或新界的土地問題都因此受到全城關注。事件在調查中,我不評論具體指控。不過,值得探討的是,為何香港有不少人會相信某些(我用「某些」,因為我不想一竹篙打一船人)新界鄉紳或其操控的勢力能對朱凱廸與家人構成真正威脅?

首先,近日有些新界人士都在暗示,如果像朱凱廸這樣企圖就新界土地議題「爆大鑊」,會得罪人甚至遇到危險是必然的。曾樹和公開說,朱凱廸的作風得罪了所有在新界擁有土地的人。然後,侯志強更說,如果一個人因為自己說一些話而害怕,就不要說或說少一點。聽到這些話的你可能會懷疑,《基本法》所賦予的言論自由是否止於新界鄉村?

第二,有人(包括侯志強)可能說,縱使有人因其言論而受到威脅,這都只是威脅者一時衝動、得個「講」字。不過,曾樹和說,朱凱廸「嗰條排骨仔喺元朗搞咗10幾年,要搞佢一早搞咗啦」。雖然曾表面上說朱凱廸不會被「搞」,但其潛議題是,有些人士絕對有能力「搞」朱凱廸,朱不被「搞」只是在計算後的選擇性「皇恩浩蕩」。如果你知道說一些話、做一些事會得罪一些有能力而隨時可以傷害你的人,這不是威脅還是甚麼?

廣告

第三,就算你無懼威脅、繼續發聲,你很快就會懷疑:這是否有用?如果沒有用,處境會否更危險?眾所周知,當年被視為「好打得」的發展局前局長林鄭月娥曾企圖整頓新界土地問題,但連她都鬥不過一群鄉紳。梁福元近日亦大膽地說,官商鄉黑在新界土地問題上不是「勾結」而是「合作」,因而把情況合理化。然而,廣東省烏坎近日的官方鎮壓亦展示了官商鄉黑勾結可以去得有幾盡。眼見這個形勢,你會否更害怕?

第四,如果你就新界土地不義發聲而受到威脅,你都會被指控為咎由自取,由受害者變成始作俑者。何君堯說,若朱凱廸有套丁等證據,就應該靜靜地報警、不應高調處理,因為這與高調公佈手握販毒集團證據一樣,是將自己暴露危險中。原來,新界鄉村土地問題是(至少在何君堯眼中)與販毒同樣壞,而某些鄉紳亦與毒梟同樣地心狠手辣,惹這些惡勢力就是你的錯。試問,你還敢不敢繼續發聲?

廣告

得罪人就要收聲。不收聲就可能隨時受襲。就算無懼受襲都看來扭轉不到甚麼。到受威脅時就是發聲者的咎由自取,而不是違規、違法者的錯。在新界鄉村土地問題上,白色恐怖就是這樣製成的。至於怎樣打破這局面,就要看香港人是否願意與朱凱廸與他的盟友站在一起、促使政府果斷改革新界鄉地制度了。

 

✽註:以上是筆者的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