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白色恐怖的樣子

2019/7/10 — 9:16

被點名批評這件事,想了一整天,還是想說點什麼,在還能說的時候,因為白色恐怖其中一個危險之處就是讓人不夠膽走出來說清楚他的樣子。

沒想到輪到自己。其實不過寫了一個批評警察行動的 status(對,是 status,連文章也不如。)就被左報點名批評我辱警,附上的還有自己的工作和崗位,即是告訴你「睇路啊!」

段 status 其實是這樣:「不是歧視低學歷,但沒有讀書、沒有思考訓練,確係好容易被洗腦。結果就如街上那班連證件都沒有的唔知咩人,只懂盲動,還自覺好威好勁。他們擁有佩槍的權力,我覺得好危險。」一粒粗口也沒有,自覺好危險又唔得,竟然這樣被點名,實在唔太好意思。

廣告

說來好笑,我出身在警察之家,所以比較起同輩,我從來都對警察留有一線(我知道曾經有朋友因此而不滿),最近一連串事件的確讓我覺得不能接受,但習慣上始終不會侮辱警察,因為這是從小的家教而來。

父親大人不介意我在他面前批評警察,雖然他退休了,但這是我理解的專業態度。父親節時,他刻意逗我說對反送中的感想,我一說起 612 時警察對著學生開槍,差點哭起來。好直接的,當我想起老師們執走學生的恐怖情景,又拉又抱地走,好難不哭,好難不生氣。我問父親大人:「你們幾年前傘運也不至於會這樣,就算驅散人群也會讓條生路給人逃生,以前警察連開幾多槍都一定會報實數,現在的行動方法已不如你所理解的吧?」,父親有嘗試解釋,我們可以分析、可以討論,這本應是合情合理的警民關係。

廣告

就算退後一萬步,連政府和警務署署長都說市民有不滿可以投訴警察,但左報卻挑選對像去抹黑,指控人辱警。我就當香港還有良心警察、還有人以專業態度行事,但左報這種行為卻把警隊化成小器隊伍,何必呢。

今日的香港就是,有人會因為一個 Profile Pic 或一個 Status 而被釘上。在同一個報導中,另一位老師更因此收到大量投訴而需要辭去公職,或者我可能也會成為下一個,有朋友擔心。

我知道我有機會會影響到我學校或更多相關的人和事,可能有,也可能冇。但原諒我,我真的沒有辦法因此而不說話。

發表意見